蒋庆泉近况现状报道,待遇不高生活还算安逸

2011年4月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电影英雄儿女王成原型,抗美援朝志愿军老兵蒋庆泉现在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呢?引起了很多影迷的兴趣,最近有记者走访了蒋庆泉辽宁锦州的老家。

蒋庆泉个人简介资料小档案
蒋庆泉结婚了吗:
蒋庆泉老婆妻子:
蒋庆泉年龄
蒋庆泉身高:175
蒋庆泉体重:50
蒋庆泉生日:1928年
蒋庆泉家乡籍贯祖籍:辽宁锦州
血型:
性格:
爱好:看书
蒋庆泉新浪博客地址:
蒋庆泉新浪微博地址:
贴吧:
QQ号:
演过的电视剧
演过的电影
外号:
毕业学校:
蒋庆泉背景:农民
女儿:
孩子儿子:
父亲爸爸:
母亲妈妈:
联系方式手机电话邮箱:

蒋庆泉近况新闻
蒋庆泉现在和二儿子住在一起。这个东北乡村的普通农户家里,只有一台电视。二儿子看起来有些木讷,通过土地微薄的收入与大哥一起负担年迈的父亲和母亲。

大儿子蒋立是葫芦岛一所小学的教务人员,妻子是中学的老师,家里有个正上学的儿子。他们像普通城市居民一样有自己的生活和压力。几乎每周他都会坐长途车回去看蒋庆泉。

蒋立对于我们的到来本来有些犹豫。他最后说,你们能让他感觉自己的付出还是有人承认,他心里高兴多活几年,我们做儿女的就满足了。

采访蒋庆泉
蒋庆泉:不去日本 不上台湾 我只回大陆

解说:由于蒋庆泉的拼死反抗,字没有刺成,他马上被剥夺了所有优待条件,然后送往釜山战俘营。

蒋庆泉:走到十号战俘营门口,一进门呼啦一下子,有十多个提着棒子拿着匕首就来了,就喊口号,打死他,他是gong长但的顽固分子,这是坚决分子。过来一个就是一棒子,用手一挡打我胳膊上了,这个时候,这哐哐哐连韩国的警察带宪兵就往里头开呀,赶着正紧急关要的时候,我就豁出来了,两手攥成拳头往这儿一站,就拼了。最后有个人喊了,他们就喊,在屋里喊,我听清了,同志要坚强起来,做一个中国人就挺起胸膛,中国人都是硬骨头,他打不垮也吓不垮。

陈晓楠:你只能听见声音,看不见人?

蒋庆泉:那我就来劲了,我就有主心骨了,要不我孤军作战那只有死路一条。

解说:原来这支持蒋庆泉的声音,来自战俘营的东侧,那里关押的都是和蒋庆泉一样坚决要回大陆的志愿军战俘。

蒋庆泉:西屋一帮,东屋一帮,把我送到东屋。我一到东屋了,同志们就欢迎我。欢迎你来,有勇气,伸大拇哥。完了有人就告诉我了,那屋的都是坏分子,去台湾的,咱们这屋都是回国的。

解说:为了反抗战俘营方面对坚决回大陆的志愿军战俘的迫害,蒋庆泉和战友们在战俘营中,也开始了与敌人针锋相对的斗争。

蒋庆泉:一天只要一亮天,一个战俘营唱,七号唱,六号跟着,八号跟着,九号跟着,五号跟着都唱。不间断地唱,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向着法斯齐开火,让一切不ming主的制度死亡,向着太阳,向着自由,向着新中国发出万丈的光芒。

解说:战俘营中蒋庆泉靠着顽强的信念,和战友们互相鼓励着,又一次守住了阵地。1953年8月的一天,蒋庆泉和这部分坚决回国的战友,突然被带出战俘营,押上了一艘登陆艇。一路上他们已抱定被处决的准备,万没想到,等待他们的竟是一个天大的喜讯。

蒋庆泉:完了上岸了,用火车运到什么地方还不知道,最后到了一个地方,整个是大木板铺似的,支那么一个大棚子。大伙正在那儿纳闷呢,同志们,祖国派亲人来接你们。这一听,我的妈,大伙都炸锅鬼哭狼嚎的,不是声了那都,没成想呀,只有哭呀。可出来了没死,活着回来了是真正的回来了。

陈晓楠:大家都哭成一片?

蒋庆泉:哭成一片,一片哭声,都哭,没有一个不哭嗷嗷的,代表就过来了,一人给我们一盒大中华香烟,这回知道回国了。

解说:1953年7月27日,志愿军和联合国军,在板门店签署《朝鲜停战协定》随后,双方进行了交换战俘的工作,历时三年的朝鲜战争终于结束了。

蒋庆泉:不一会儿就拉到板门店,一抬头看着了美国鬼子的俘虏。穿得神气,蓝色的制服,吃得白白胖胖。看着咱们的战俘骨瘦嶙峋,那肋条骨都一根一根的,都一道一拐弯呀,我把衣裳都脱了,扔了。

陈晓楠:就是把那些有着耻辱印记的东西,都给它扔了。

蒋庆泉:不要了,宁可光膀子回去,也不穿他的衣服,鞋也扔了。

陈晓楠:但是你其实过程中也没有低头啊?

蒋庆泉:我答复不了,我总认为我被俘了,这个到死我也解不开这个扣,几张纸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陈晓楠:什么纸?

蒋庆泉:那几张纸你还不明白,就是档案,这是永远抹不掉的。

陈晓楠:可是你也曾经战斗到最后要死的那一刹那,你还曾经说过向我开炮,你不觉得自己是个英雄吗?

蒋庆泉:不想那些,真不想,说句迷信话,命该如此,命该如此。

解说:1954年,蒋庆泉岭回到大岭村,17岁就出门参军,十年戎马,他终于落叶归根。

蒋庆泉:一切都没了,打那些仗我没说嘛,前途给打没了,啥都给打没了。我也感到了伤心,如果要不这样,我敢吹我是英雄,在同志面前,复员回家的不有的是嘛,我在哪儿打的仗,怎么打的,打得怎么好,这个那个的。我只能听,掉眼泪,人家那才真正的英雄,我不是英雄。

陈晓楠:有没有人不小心问你啊,说哎,你当年都怎么打的仗呀什么的?问到你你怎么说?

蒋庆泉:问到我呀,我会遮,我说我没打多少仗,我就会唱歌,我给你唱个歌吧,就遮过去了。

解说:回乡后,蒋庆泉取妻生子,本本分分地务农,亲人和乡邻都只认为,他是个普通的退伍兵,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内心波兰汹涌的隐秘历史。1965年电影《英雄儿女》上映,蒋庆泉一下子就在银幕上的王成身上,认出了当年的自己。

蒋庆泉:细节像我,话也一样,但是回家我不敢说,没说,只能趴被窝里哭。那阵我就有感觉,这不是我嘛,不过我不能承认,这家伙,这心里蹦呀。白天不敢哭,白天干活上沟里,自个儿擦擦眼泪。干活休息了锄头放下来擦擦眼泪,可以说一年当中也没忘过,自演过这电影。

陈晓楠:所以你的任何回忆都没法跟人分享,无论是让你激动的,让你难过的,都不能跟人家分享?

蒋庆泉:不和人分享,我没法和人分享,我自个儿的阴影。

陈晓楠:为什么不愿意让它,就索性忘了就算了?

蒋庆泉:索性忘了,忘不了,做梦都在想。

事隔58年 蒋庆泉终于坦然说出“我就是王成”

解说:就这样蒋庆泉在孤独中沉默了下去,那曾经气吞山河的英雄气概和壮烈往事,在他看来,都只属于电影中那个高大的形象,而与自己已没有丝毫的关联。又是四十年过去了,在辽西这与世隔绝的小村,蒋庆泉渐渐老去,他不知道山外的世界,已经悄悄发生了变化。2004年的一天,忽然有几个邻居闯进了蒋家,他们兴奋地说,在电视上有人提起蒋庆泉的名字了。

蒋庆泉:找到我家了,进我门就说,那提到你了,你是王成的形象啊。我说那不是,不是。那咋不是你,人家提你蒋庆泉了。我说不是,他炒作呢,炒呢。天底下叫蒋庆泉的人你知道有多少啊?我乱承认行么。

陈晓楠:为什么你还不承认呢?

蒋庆泉:不承认,因为啥呢?我没证实,没有证明人,我光说不行。

陈晓楠:在孤独和压抑的内心隐秘当中,煎熬了大半辈子,当第一次听到一个声音,把自己的名字和王成联系在一起的时候,蒋庆泉的第一反应甚至不是激动,不是兴奋,而是一瞬间的茫然和慌乱。他早已经不习惯自己的名字能和英雄二字挂钩了,这个本打算在偏僻的小山村里就这么终老一生的老人,他当然没法想像,这世上还有竟还有几个人一直记挂着他,甚至苦苦寻找着他。2010年4月,洪炉终于在大岭村找到了蒋庆泉,而且他把当年描写他英雄事迹的那篇战地通讯《顽强的声音》的手稿交给了他。不久之后在媒体的帮助之下,蒋庆泉和同样寻找了他,几十年的陆洪坤也取得了联络。二人相见,当年曾经在惨烈的战斗当中,被步话机的电波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两个年轻战士,如今都已是白发苍苍了。相隔58年的重逢,面对洪炉和忽洪坤两位老战友的证明,蒋庆泉终于坦然地说出了那一句,我就是王成。

蒋庆泉:这下一子我心里头就亮堂了,陆洪坤我们俩战场的对话,他这一证明,这回行,我才有今天,畅畅快快,欢欢乐乐地和你谈话。

陈晓楠:会不会觉得来得太晚了?

蒋庆泉:不晚,不晚呐,重活一回人,真正在人前当个实实在在光明磊落的人,等于给我的又一次生命。这洪老整整找了我十多年,陆洪坤也在找,找我十多年,这是何等,何种感情,用什么语言可以表达,我说不好,谢谢同志们了。

洪炉:这就证明了你,发现敌人,报告的情况正确,所以我们消灭了敌人。

蒋庆泉:谢谢你,战友啊。

洪炉:我们好好活,好好活。

蒋庆泉:好好活。

洪炉:好好活。

注意:网络上关于蒋庆泉战时的图片照片相片等有部分可能不真实。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748.html

分类: 生活 标签:
  1. 匿名
    2014年5月21日21:51 | #1

    最可爱的人

  2. 杨来义
    2016年8月27日23:04 | #2

    蒋伯:原来的200团二营五连战士杨正银的儿子杨来义向你问好!!祝你老健康长寿!!

  3. 特意来点赞
    2017年9月17日00:14 | #3

    向最可爱的英雄敬礼!没有你们就没有我们今天幸福日子!

  4. 秋春斋
    2017年11月28日22:09 | #4

    蒋庆泉就是最可爱的人,就是战斗英雄。俘虏的经历挡不住他战斗英雄的光辉。祝英雄晚年幸福。民政部门应该考虑优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