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溃:男友拿我身体去报恩

2011年3月25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文章转自女性情感杂志月刊。

事情已经过去六年了,现在的我已经有一个很爱我的老公。现在我肚子里面也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小精灵,每当他在我腹中伸展拳脚的时候,我总是为那小生命而感动着。

还有半个小时,老公就要回来了。他是我两年前认识的,曾经我一度认为,我这辈子是非得嫁给那个人不可。时过境迁,我早已离开了我们曾经发誓言要一起待在一起的那个小城市,现在我在广州过得很好。虽然我知道事情过去了还去想不好,但是总会在一起夜清人静或者金色黄昏的时候,以前的日子总是不由自主地就涌现出来,一切仿佛还在昨天……

他,叫枫,最让我刻骨铭心的一个人,想起来,心头还会隐隐作痛。

我与枫相识在我18岁那年,我们是高中同学。后来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在这座有着温热天气的小城中,我们的学校靠山面海,无比的诗意,我们也就在这样美好的环境中开始了我们美好的爱情。

大四那年,我在这小城中找到了一份还不错的工作,一家有名的台企工作。初出校门,我的压力很大。那阵子,我的脚极易长水泡,枫就跪在床上,一手拿着针一手扶着我的脚帮我水泡一个个挑破一个个挤出来,在那一刻,看着他全神贯注的神情,我心里很温暖,我抱着他说:“这辈子不嫁你,嫁谁呢?”他总是乐呵呵地笑。在我的心中,如果一个男人肯跪在床上,双手捧着一个女人的脚专心致志地挑水泡,那这样的男人是非常值得把心交出去的。

我一直执意地认为我是会嫁给他的,因为他是那么地好。他会帮我洗衣服,洗袜子。那阵子他忙着考试,也就没有出去工作。时间比较多,我下班后我们会一起去自习,一起去海边骑车,一起去逛街,在车水马龙有大街上,他丝毫不掩饰对我的爱,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当众吻我,那刻我真的觉得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候了,也终天明白什么叫只羡鸳鸯不羡仙。我就是一个快乐幸福的小女人,第天脸上带着傻傻的笑。

后来我们同居了,我们开始像对小夫妻一样生活在一起。他说以后我们肯定会在一起的,我也相信,因为我是那么地爱他。我是顶着很大的压力与他同居的。欺瞒着家人。长期的工作压力与心理负担让我很是抑郁。我开始哭,开始心情不好。我会在晚上的时候边哭边在想我跟他是不是完了。每当这时候地,他就会跟着我哭。男儿有泪不轻弹,他这么一哭,我反而心里发毛,心中着实震惊。我哭着问他:“你哭什么呀?”他就会哭着回答我说;”老婆,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这时我的心里就会变得很软很软。我就会从床上爬起来,去拿纸巾,给他擦眼泪。没想到,一个男人哭起来比女人还凶,杀伤力这么大。我就会特别特别地心疼他。也就会更舍不得离开他。

两年后,我来到了他家。他父母想见我。那一天我特意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坐了8小时的汽车过去见他们。他父母很是热情,对我印象很好,把我当成准儿媳一样看待。席上,他妈妈还给我夹了好多菜。他是独子,家中并无女儿,把以特别喜欢女孩子。我的温顺与乖巧他们更是赞不绝口。

吃完饭后,我和他准备去他伯母家。对于他伯母我还是略有耳闻的。听说是一家国企里面的财务总监,虽然学历不高,但是人非常精明厉害,家里的财务几乎是她一人打下来的。现在家中有五幢五层楼高的房子,只有一独子。年龄比枫大8岁。平庸得很,远不及他母亲厉害。见这样的人未免紧张。枫用力的抓了抓我的手:”别怕,是我要娶你又不是她要娶你,再说了,我妈都同意了,你还怕什么?“乍一听,也便释然了。只是没想到以后会发生这么多事情来。如果不是她,我到现在肯定早已经和枫有孩子了。

走进那富丽堂皇的家,他伯母出现了。一同坐在客厅的还有一个男子,三十二三岁的样子,人长得有点丑,总之说不上来,给我的第一眼感觉不好。他伯母倒是挺客气的,虽说不是亲切,倒是对我印象不错。还在那边笑咪咪地说:“小枫,你小子有福气职,找他个这么好的老婆。“说得我脸上红霞乱飞。倒是那男子,一直用很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感觉心里怪怪的。

走出伯母家,他神采飞扬,一路上都在说我的好,还告诉我他小时候在他伯母家住了八年,他伯母养了他八年,这对他是有恩的。刚才那男子便是他堂哥,小的时候他们的房间在隔壁,他哥什么东西都会让着他。

我在枫家里住了差不多有一个月吧,那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和他的家人相处愉快,告别是他妈妈对我特别好。还会在他伯母、婶婶面前说我的好。只是他堂哥,总让我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我就问枫怎么他堂哥还没有结婚,枫说你就不要问了。他们家这么有钱,找个老婆还不容易?我也便不语。只是对他堂哥实在印象好不起来,他会突然间出现在我身后,呵呵地对我笑,这让我觉得恐怖。

从枫家回来之后我们一起去了我家。我父母对枫也很满意,我们便商定在6月的时候订婚,年底就可以结婚了。我总以为我的幸福就是这样了,哪知道没有幸福是一帆风顺的,我太顺利了,老天开始布置一些麻烦给我。如果说有遇到困难的话,如果枫与我并肩作战,那么我们还是会在一起的,只是枫连我都放弃了。我一个人就孤注无援了。

4月底5月初的时候,我与枫再去了趟他家,商量订婚事宜。一路上我神采飞扬,呵呵~~我也将是一个漂亮的准新娘了。一下车就感觉有点不太对,之前来的时候他父母都会来车站接我们,现在没有了。不过可能是比较忙吧,没时间来。我笑嘻嘻地问枫,我待会要叫他父母什么。“当然是叫爹妈了呀,上次叫你叫你都不叫!”枫嘟嚷起了嘴向我抱怨。呵呵~~可爱的大男生。

一进他家门,看到亲切的两个老人,我满心欢喜略带羞涩地叫了声:“爸,妈!”我发现他父母应得很勉强,表情极其不自然。我一脸的疑惑,枫说:“怎么了?”他母亲见状,赶紧说“没啦,小亦坐了这么久的车也累了。赶紧先吃饭吧。”

席上大家都没怎么讲话,我与枫倒是很纳闷。吃完饭,枫就被叫去他父母房间,过一会他大伯母也来了,还很奇怪地看了一一眼。我很是好奇。隐隐约约中听到他大伯母说:"你别忘了,你是我抚养长大的。再说了,阿明喜欢,你就不能让下吗?你们家有今天可都是我给的!没什么好说的,就是这样了。一切我来安排!"一小时后,枫满脸郁闷地回来了,我看他眼眶红红的,直觉告诉我出事了。

我关切地问机怎么了。枫沉默许久说:“家人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非常震惊,因为我之前来他们是多么地喜欢我,怎么说变就变呢?“那是因为什么原因呢?”“你不要问这么多了,我会解决的。”枫用力地拥抱着我,只是我心里非常不安。我一晚上都睡不着,半夜枫喃喃地说:“老婆,我舍不得你。”

第二天,枫的大伯母来枫家,这回她对我非常热情。一起来的还有枫的堂哥,他一来就冲着我笑,但是说实话,我怕。只是碍于他是枫的堂哥我不得不打起精神去招待。

枫的大伯母要我与枫去她家住几天。枫不说话,枫的母亲说:“可以啊,反正枫小时候都是在大伯母家长大的。”那天晚上我就与枫一起去他大伯母家了。如果知道会发生以后的事情的话,我就肯定不会去的。

大伯母还特意把枫小时候住的房间整理出来,让我住。枫就住在我对面。他堂哥住我旁边。那晚上洗完澡出来,他堂哥刚好站在门口,他看我的眼神让我害怕。我赶紧走回房间,把门反锁上。

半夜,当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身上压着一个人,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枫,也就没多大在意。后来我感觉不对,我的门是反锁上,而且枫身上没有这么多肉。我就尝试着要把灯打开,但是一直挣扎一直不成功。我意识到出事了,我突然间想起来了晚上看到他堂哥时他有点邪气的笑。我死命挣扎,拿起桌上的台灯拼尽了全部力气往那人头上砸。他人叫了一声就放开我了。我连鞋子都没穿,就死命往门那边跑。嘴里一直大叫着:“枫,来救我!救救我!”可是门打不开,怎么都打不开。

这时他堂哥走过来,拧笑地说:“你打不开的,就别白费力气了!”我的体力透支,没有力气挣扎了,就只会一直叫枫来救我,叫得声嘶力竭。当我被扔到床上的时候,我再也没有力气反抗了。只是眼泪一直流。完了之后,他堂哥说:“你知道为什么家人会不同意你嫁给枫吗?因为我喜欢上你了,我就想你做我妻子。从小到大,我什么都让给枫。他得到的东西太多了。这回我就是要把你从他手中抢过来。还有,你放心吧。我会娶你的,家里已经在操办了。下个月初七我们结婚。还有,你要相信枫就在对面,你刚刚那么大声叫,他是不可能听不到了,他也已经同意了。”说完他就回自己房间了。

我心如死灰,我不相信枫会这样对我,但是他就在我对面是不可能听不到我的求救声的。枫,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枫进来了,他不说话就是抱着我。我也不反抗,没力气了。我只是死死地看着他,他泪流满面“是我对不起你,小亦,你打我吧。”“这都是你们设的局对不对?我一开始就栽进来了对不对?你怎么可以样对我?不喜欢我就放了我,我也不要你这样对我!”

枫给我跪下了,“小亦,我很爱你,真的很爱你!但是你知道吗?我大伯母对我有恩,对我们家有恩,晚上的时候我父母都给你下跪了!你说我能怎么办?”

“那你就真的想我嫁给你哥?”“从小他什么都让给我,再说了,他家这么有钱,你跟着他会比跟着我幸福!”我很用力地打了枫一个耳光,"无耻! "穿起衣服一路跑出去。枫跟在我后面,试图想靠近我。我站在桥边“你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我一脸的决绝把枫也吓住了,他一路跟在我身后却不敢靠近。我上了回家的车,枫就站在车外,隔着玻璃掉泪。一路上我的眼泪都没有停过。枫,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回家后,我很平静地跟家人说,我和枫完了,因为他家人不同意,再说了,枫这么穷,我也不想跟着他吃苦!回到房间后,我倒在床上一直哭,三天后,我搬出了家,找了一处郊区的房子。这里比较安静,我现在身心疲惫,我想好好休息。

一周后,枫出现在我门口,我没理他,直接开了进去。枫在外面没走,一直待到第二天我起床开门的时候他还蹲在门口。这样过了一周后,我决定好好把我们的关系理一下。看到我开门,枫眼中闪过一丝惊喜。“我们谈谈!”我很冷漠。“你还想娶我吗?”“想,我当然想。小亦,我想好了,我们找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好好过日子,你说好不好?”

“不好,枫,我跟你完了。你知道吗?不管你们的家庭怎么样,你都不可以这样对我。你怎么可以把你老婆往别人床上送呢?我告诉你,我可以告他强奸!你这样的男人也不是我想要的,我们都这么多年的感情了,你竟然想叫我嫁给你堂哥那样的人,不过我认了,只能怪我当初眼瞎!只是,你以后别再找我了,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看到你让我恶心!我们就当做不认识吧。你走吧,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你了。你走吧。”

“小亦,你原谅我!小亦,原谅我!我现在已经和家里脱离关系了,我们结婚好不好?”枫又朝我跪下了为。“枫,你知道吗?因为我很爱你,所以我才会把我的第一次给你,我才会和你同居在一起。现在事情弄成这样,我跟你是绝对不可能的了。曾经我是很憧憬可以跟你结婚,只是这个梦被你亲手给毁了。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的话,我宁愿我从不认识你!” “小亦,我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吗?”“是!”

枫听后,很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我知道,这一次我跟他是真的完了。

第二天我去了广州,我开始平静下来。不大喜不大悲,我的脸上只有一种表情,平静。就是因为我的这一点,我现在的先生喜欢上了我。他说我与世无争,有一种静谥的美。他是一家公司里面的技术总监,人很老实,不太爱说话。我们在一起的生活很平静,很好,这样我很喜欢。一个半月前,我检查出了有身孕。

怀孕七月后,我妈妈来家中照顾我,为我开心地忙碌着。只是有一天早晨,妈妈对我说:“你和枫的事情其实我们都知道了,枫有留了一封信给我们。还有一封是给你的。我也一直在想要不要交给你,但是这是你的东西。”妈妈递了一个粉红色信封过来。“还有,枫在你来广州的那天自杀了。”“哦。”我努力装着很平静。“妈,我累了,想回房间躺一下。”我用擅抖的手打开了信,边看边哭。

枫说小亦,我对不起你!如果还有下辈子的话我还是会娶你为妻的,这回说什么也不能放手了!我犯下的错误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偿还。希望你原谅我。小亦,我爱你。几年来的伪装卸了下来,我这回哭得天崩地裂,我想用眼泪来减轻我心中的痛。哭着哭着,肚子越来越痛,我知道我可能要早产了。我妈妈赶紧给我先生打电话,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我送到医院去。接近十点的时候,我生了个男婴。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624.html

分类: 生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