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男上司拒绝又渴望

2011年3月2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转载自女性杂志周刊

领导喜欢我

我大学毕业那年,分配到一个很好的机关单位,这个单位年轻人很少,女孩子就更少。我的到来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分管我们处室的领导专门找我谈话,说我年轻有为,风华正茂,前途光明,让我发挥聪明才智之类的激励语言,让我听后热血沸腾,好像美好的前程在向我招手。

接着是直接领导找我谈话,说我朝气蓬勃,聪明热情,让我发挥优势干好工作。得到领导的肯定和指示后,我下决心一定好好干出一番事业来。

于是我每天第一个到办公室打扫卫生,整理文件,我性格外向,对人热情,同事们比我年纪大,加上我又勤快,他们都很喜欢我。我的积极能干,经常得到领导和同事的表扬,在这样的环境工作,我也非常开心。

久了,我总觉得有双眼睛在注视着我,他就是我的直接领导。这位顶头上司高大英俊,有个漂亮的老婆,乖巧的女儿,家庭很幸福,所以我提醒自己不要多心,他是我的领导,又有幸福的家庭,不会对我有非分之想的。

可是,他的眼神的确让我十分困惑和不安。我几次在走廊上碰到他,他眼里充满柔情,我出于礼貌跟他打招呼,他眼里带着笑:“小可,工作干得不错,大家反映很好啊!”有时,他还会顺手拍拍我的肩膀。

有时,路过他办公室,正巧遇见他,他会让我进去谈谈,问问我最近工作怎么样?有什么困难吗?需要他做些什么?我都如实汇报。他还会推荐我看一些书,他办公室的书特别多,让我拿去看,有机会还跟我交流心得。

一次,这位领导把我叫到办公室,先是问我最近的工作和思想情况,然后帮我设计着未来和目标,并引导我如何走向这些目标。我知道,要想实现这些美好目标,他是最能帮助我的人。他说着说着,话题突然一转,转到了个人生活上,问我有男朋友了吗?我摇摇头,他又问我要什么条件的?

我说现在还没考虑这个问题,他听后非常高兴:“好,年轻就应该以事业为重,趁着年轻干出成绩来。”我点点头:“还请领导多指教。”他笑了,很开心的样子:“没问题,我就喜欢有上进心、要求进步的同志。”

说着,他走到我的身边,很自然地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我一时不知怎么好,呆呆地坐着,不知是推开他的手还是就这样。我正犹豫着,他的手开始抚摸我的脸,就在我不知所措时,正好有人敲门,他很从容地坐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

一位同事进来了,我的心咚咚直跳,可是对方一脸的平静,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对我说:“嗯,写得不错,有进步,语言还需要再精炼一些,好,先放这吧,我再看看,回头找你。”

对我说完这些话,就冲着我的同事说:“小张,报告准备得怎么样了?”同事小张开始汇报,我像做了亏心事一样溜出了办公室。之后,我会经常收到他发来的暧昧短信。尽管我不喜欢他,但在寂寞时有人能够时时关心你,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还是很受用的。

一天快下班的时候,顶头上司叫我去他办公室安排一项紧急工作,我去了,他坐在那儿,温柔地看着我。为了掩饰紧张,我汇报着,语言有些乱,他并不反感,眼里充满着怜爱,还有别的内容,我形容不出来。

我终于汇报完了,他看着我,说了一堆冠冕堂皇的话,之后,就开始说一些喜欢我之类的情话,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心跳也在加速,可他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转身向门外走去,他几步追了过来抱住我,亲吻我,我挣扎着想喊,但我没有,我知道这样做对我对他都不好,何况同事们都下班了。他吻着我,我反抗着,慢慢地感觉很舒服,竟然享受起来。

也许他感觉到了我的变化,把我抱到沙发上,开始抚摸我的身体,很忘情地吻着我,喊着“心肝宝贝”,说他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我的上衣被他打开,我突然恢复理智,我不能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一个不能成为我丈夫的男人,我说不要不要,并推开他。

他终于停下来看着我:“宝贝,我真的喜欢你,给我吧,我想要你。”“不行,我还没有结婚,不可以。”我很坚决地说。他坐起来,帮我穿好上衣,我理了理头发,走了。

第二天上班,我躲在办公室里,除了上厕所不敢迈出一步,我担心碰见他,并提醒自己一定要自然,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还好,一直到下班也没碰见他,我长吁了一口气。下班的路上,我接到了他的电话:“小可,我昨天喝了些酒,你给我汇报的工作都忘了,什么也记不清了,你是怎么回家的?”“哦,我打车回家的,谢谢领导关心。”从这以后,这位顶头上司很少找我了。

分管领导说爱我

庄是我的分管领导,也是我直接领导的领导。他对我很和蔼很关心,大我20岁,做事沉稳老练,气质儒雅,是个非常成熟有魅力的男人。有时,我在走廊见到他,他嘴角带着笑,声音低而柔,让人听着非常舒服。

有时,我也会到他的办公室坐一坐,他很耐心地听我说,还会教我一些工作上的技巧,我能感觉到,他非常宠我。所以在他面前,我比较放松。单位上有应酬的时候,他也是带上我和一位30多岁的女同事,我们让他很有面子。30多岁的女同事在关键时刻都能挺身而出,替分管领导喝几杯,她每次都能把对方喝倒几个,而她面不改色心不跳。

一次,分管领导又带我们去喝酒,不同的是,这次是他亲自开车,没用司机。酒席像往常一样进行着,那些男人灌我喝酒,尽管不胜酒力,但没办法还是喝了一些,分管领导想保护我,但他一保护,那些人就会开些乱七八糟的玩笑。这次分管领导喝得不多,差不多是那位女同事代劳。

几个小时过去了,大家喝得横七竖八,分管领导送我俩回家,女同事已经喝得不行了,歪在车里,到了她家,我使出吃奶的劲才把她弄回家。分管领导开车送我回家,可他却把车开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下车,他来到后座上,坐在我的身边,眼睛里好像冒着火,搂住我疯狂地吻了起来。他那充满酒气的嘴让人反感和恶心,我想推开他,可他的力量巨大,怎么也推不开,他那充满男人的力量和味道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开始享受这种感觉,他亲吻着我的唇,我的脖子,他把我的衣服也扯开了,那一刻,我在他面前没有了秘密,他如痴如醉地趴在我身上,吻遍我整个身体,每个角落。我心里反对着,身体却不听从自己的指挥,享受着他的爱抚和亲吻……最后,我们整理好凌乱的衣服后,他把我送回家。

晚上,躺在床上,有点后怕,如果他执意想要与我发生关系,也许我真的守不住那道最后防线了。想着想着,我身体里又有种渴望,渴望他的激情和刺激,我很好奇那种感觉和体验,很想试试,但理智再一次告诉我,一定要把宝贵的第一次留给自己最终要嫁的爱人。这次之后,我经常收到分管领导的短信和电话,有时接到他的电话,他也说不了几句话,问他有什么事,他说想听听我的声音。每到天气转变,他都会发短信提醒我增减衣服,有时,还会告诉我一些人事变动的事情。

一次,他妻子和儿子旅游去了,他叫我去他家,我犹豫着,但还是去了。他的家很温馨,床头上挂着他们的婚纱照,很幸福的样子。他给我煮了咖啡,喝着喝着,他让我喂他,我把杯子端到他嘴边,他摇头,让我先喝到嘴里,然后嘴对嘴地喂他,刚刚喂了第二口,他就紧紧地吸住我,吸得很紧,吻得很急,然后就铺天盖地压在我身上。他的身体很有力,我软软地躺在那儿,任由他放肆地亲吻和抚摸,当他想突破最后防线时,我说不可以,真的不可以。他停下来抱着我,躺了一会儿,就让我回家了。

他对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关心,那些关心的语言很温暖我的心,我有时想,能找他做丈夫也不错的。那天,路过他的办公室进去坐了一会儿,他温和地看着我。我说,“你忙什么呢?”他笑了,“宝贝,我想你呢,今晚你在××等我,我去接你,她出差了,去我家玩一会儿。”我没答应,也没不答应。

下班时,我又接到他的电话,说他在××等我,我去了,上了他的车,去了他家。他家冰箱里的东西非常多,他问我爱吃什么,然后做起饭来,看着他忙碌的背影,我过去搂住他的腰,紧紧贴在他的后背,竟然自言自语地说:“这如果是真的该有多好!”

“宝贝,这不就是真的吗?”“我是说,如果我们是真的一家人该有多好。”听我这样说,他突然停下来,有些担心地看着我:“可能性太小了,你这小脑子想什么呢?”那一刻,我感觉很悲凉,反驳他:“不是可能性小的问题,是根本不可能,你比我大20岁呢,我可不想要个小老头做丈夫。”他笑了:“就是,小可真是个聪明的女孩。”我吃了几口饭就走了,从那次起,他很少给我打电话了。

我为什么一边拒绝他们,又一边渴望他们呢?原来,他们总是短信电话不断,如今他们不怎么打扰我了,反而我不习惯了,而且还有种失落的感觉,我到底是怎么了?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577.html

分类: 生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