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ve Eyes五只眼情报联盟揭秘

2014年7月13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五只眼”five eyes情报联盟,在英美情报共享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在二战结束后的1946年,英美签署了英美通信协定,将情报共享机制化。1948年,加拿大加入该协定。1956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加入。

这五个国家共同组成了五只眼情报共享联盟。联盟成员国彼此交换情报和情报评估,并且在行动上与各成员国有着广泛的交流。

“五只眼”情报联盟,被誉为冷战时期保存最好的秘密。

这是五只监视全球的“眼睛”,一份报告显示:英国负责欧洲和俄罗斯西部;美国负责加勒比地区、中国、俄罗斯、中东和非洲;澳大利亚负责南亚和东亚;新西兰负责南太平洋和东南亚;至于加拿大,负责监听俄罗斯和中国,兼顾拉丁美洲、北大西洋和北太平洋地区。

澳大利亚惨了,它将面临一个新的外交困局。

继美国和加拿大之后,澳大利亚作为又一个参与监听外国政府官员电话的国家被斯诺登曝光。

2013年11月18日,澳大利亚广播电台和英国《卫报》同时发布了由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斯诺登提供的机密资料,显示澳大利亚曾经监听包括印尼总统在内的印尼政府高级官员的手机通话。当晚,印尼外交部召回其驻澳大利亚大使。

同日,欧盟派出司法专员前往华盛顿,就美国监听欧盟国家一事,向美国国安局寻求解释。

19日,印尼宣布下调与澳大利亚的双边关系等级。

冷战机密

就像1941年美国没能预见日本偷袭珍珠港,2013年,包括美国在内的“五只眼”情报联盟似乎没料到,美国国安局一个前雇员可以带走多少文件,给他们造成多大麻烦。

“五只眼”联盟,源于一份简称UKUSA的英美协议,最早由英美两国二战期间签署,首先催生了英美情报联盟,其中一个成就,是两国情报机关通过紧密合作,成功破译德国和日本的密码,为在大西洋扫除德国潜艇部队威胁以及在太平洋击败日本海军奠定了基础。

在美国这边,负责对接的情报机构是美国国安局(简称NSA)。该局解密文件显示,早在二战初期,英美就存在情报领域的合作;随着战事趋紧,截取和破译敌方密码通讯的需求变得越来越迫切:1940年7月,英国驻美大使洛锡安致信美国总统罗斯福,表示英国希望尽快在英美建立全面情报技术交流。

战后,这一联盟扩大到五个国家,分别是美国、英国以及三个英联邦国家(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称为“五只眼”。五国除了合作对其他国家从事监听活动,还承诺互不监听对方。

然而此事高度保密,以至于该联盟的成员国领导人也未必都能及时得知;比如,加拿大一个电视节目最近在谈到加拿大在“五只眼”联盟的作用时提到,澳大利亚总理迟至1973年才得知这一联盟的存在。该联盟也因此被称为冷战时期保存最好的秘密。

“五只眼”成员国如何分工?2012年12月一份关于加拿大在“五只眼”联盟作用的报告面世,发布者加拿大智库“防务与外交事务研究所”指出,研究显示:英国负责欧洲和俄罗斯西部;美国负责加勒比地区、中国、俄罗斯、中东和非洲;澳大利亚负责南亚和东亚;新西兰负责南太平洋和东南亚;至于加拿大,负责监听俄罗斯和中国,兼顾拉丁美洲、北大西洋和北太平洋地区。

“这跟各国自身的优先考虑有关,但准确的分工情况并未公开。”这份报告作者是加拿大一位退役将军,他曾在1998年参与主持北约在欧亚大陆进行的战略军事情报活动。

少数公众最早知道这一联盟存在,一般认为是在2010年6月,当时美国司法部审结一起间谍案,其中八人被控长期为俄罗斯提供情报,其间提及“五只眼”。同年6月25日,英国国家档案馆和美国国安局同时公开有关《英美协议》的解密文件,世人第一次可以从网上很方便地看到这一联盟的来龙去脉。

从这些解密文件可见,1941年,英美在《大西洋宪章》基础上签署《英美协议》,为合作开展情报工作铺平道路。1952年11月,美国总统杜鲁门以秘密的行政命令形式创建美国国家安全局,其主要功能依然是破译密码通讯。

而一份题为《国安局起源》的解密史料显示,在二战开始之后,海军和陆军依然各做各的密码破译工作,效果低下,互不买账。

这种局面随着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得到扭转,托马斯·伯恩斯在《国安局起源》中写道,美国海军和陆军终于在各自的情报机构之间建起一种更加密切的技术合作关系,包括合作破译密码,并最终通过《英美协议》而将合作延伸到了英国。

斯诺登推动了“多米诺骨牌”

2013年5月,斯诺登陆续将他带出来的秘密文件交给不同的媒体,包括澳大利亚监听印尼总统手机通话的证明,“五只眼”情报联盟成为关注焦点。

几乎同一时间,澳大利亚为彰显本国在“五只眼”的对接情报机构“澳大利亚防务信息理事会”的工作,宣布将其更名为“澳大利亚信息理事会”,简称ASD,继续隶属国防部。

新西兰也不甘落后:8月,国会以61票对59票的微弱多数,通过富有争议的法案,正式赋予“新西兰政府通讯安全局”与“五只眼”其他成员国对接机构的同等地位,迫使电信公司允许情报机构获取本国用户的电子邮件、电话和短信。

11月7日,英国国会情报与安全委员会召开听证会,不仅英国三大情报机构(政府通讯总部、军情五处、军情六处)的主管全部到场接受提问,并且通过国会电视进行转播,这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其中有人问到,为什么一个初级雇员用一个优盘就可以拷贝和上传成千上万份机密文件,情报机构如何应对?

军情五处主管回答,尽管对于信息技术领域可能出现的安全问题,公众往往希望看到一个一揽子解决方案,但实际上还是有赖于一整套非常严格的安全措施,英国就是这么做的,结果是到目前为止只有一个雇员曾经试图犯规,而且很快就被发现了,造成的影响很小。

军情五处主管同时表示,他不能评论美国的做法。

“它超越了所有条约”?

从目前曝光的资料判断,在“五只眼”联盟的成员国看来,这一联盟有着高于其他一些条约的优先级。

直到11月20日,也就是印尼宣布下调与澳大利亚双边关系等级以后,在澳大利亚外交部官网关于印尼的章节,开篇依然称印尼为澳大利亚最重要的盟友之一:2006年,两国签署《龙目条约》,“为两国合作应对传统及非传统安全挑战提供了条约级别的框架”;2010年,两国缔结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012年9月,两国签署“防务合作安排”协议,加强两国在防务领域的合作。

2013年9月30日,澳大利亚新首相托尼·阿博特第一次出国访问,目的地就选在印尼,而印尼总统苏西洛在其任期内也已多次访问澳大利亚,是印尼历史上访澳次数最多的总统。

然而,斯诺登曝光的文件证实,澳大利亚至少在2009年8月曾经监听印尼总统的手机通话。

文件列出了印尼政府一份十人名单,排在最前面的两位正是印尼总统苏西洛和他的夫人,同时列出的还有这十人所用的手机品牌和型号,全都是3G手机。

可见,至少对澳大利亚而言,“五只眼”高于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其他条约,澳大利亚仍在继续按照“五只眼”的分工,负责监听南亚和东亚,即使是战略合作伙伴印尼也不例外。

2013年10月,美国监听德国政府官员手机通话一事曝光,监听名单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内。11月12日,德国《明镜周刊》报道,德国向美国要求加入“五只眼”的互不监控条约,但美国表示不太可能同意。

德国与美国同为北约成员国。“五只眼”联盟还有两个国家在北约,分别为英国和加拿大。

北约拥有28个成员国,是目前世界上最强大的政治军事集团。

当欧盟派出司法专员于11月18日前往华盛顿,就美国监听欧盟盟友一事向美国国安局寻求解释,北约能从“五只眼”联盟就监听北约其他成员国一事得到怎样的答复,大家也在拭目以待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2386.html

分类: 生活 标签:
  1. 小林
    2014年8月23日12:17 | #1

    二战的事情,渐渐不被人们所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