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做义工,第四章施比受有福

2011年1月3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来领取免费食品的人千姿百态,看久了很耐人寻味。有的人是失业了,还没有找到工作,所以临时来拿些食物贴补家里生活,有的人身有残疾或者重病在身,无法工作,全靠政府救济生活,还有的人身强力壮,精神正常,不知为什么也会长年累月地领救济。

要知道,美国人推崇个人奋斗,推崇自食其力,所谓的美国梦就是靠个人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在这样的文化里会把接收社会救济当做是一件比较羞耻的事情。坐在那儿等着叫号时他们大多数人都是默默无语地低头坐着,感觉应该是不大好受的。所以我们义工的态度都特别诚恳,特别友好,生怕碰触到对方的自尊心和敏感处。

我曾遇到一件尴尬事,那天窗口来了一个女人,我愣了一下,她好像是儿子三猪同班同学的妈妈。那时三猪在幼儿园刚上一个新班,大家彼此都不是很熟,我心说可能是记错了。那天正好是我们这一组接待她,我给她拿货一定会和她说话,可她一直都不看我,回避和我的视线相碰,视我如无物。我由此肯定她是三猪同学的妈妈,否则她不应该这样。三猪班上一共有十六个孩子,只有他一个亚裔,在一群白孩子里很显眼,我有可能记不住她,她不会不认识我。

我是送了孩子来当义工,她是送了孩子来领食物,我们俩的时间表完全一致,所以从那以后每一次我做义工时都会遇到她。

后来送孩子时见面,她依然把我当空气,从来没有和我对视过。在走廊里等着进教室,家长们都在此起彼伏地聊天,她不说话,默默地听着,好像隐身人一样。

她老公有时也来接送孩子,穿着工作服,有时候上面还有污迹,感觉上是做体力活的,从工厂或者工地直接来幼儿园了。我想起来第一天送孩子的时候,他老公和我聊过两句,可后来在食物银行见过他太太后,他也再不理我了。

尴尬了几个星期之后,一次到幼儿园去,上了楼我发现把给孩子们带的间食忘在车上了,正好她坐在边上,我直接叫她的名字跟她说,你能否帮我看一下三猪,我回车上拿点东西?她点点头,我回来后很真诚地谢了她。从那以后,在食物银行里我也主动跟她说话,给她介绍食物,她也就我讲话了。后来她儿子还来参加了三猪的生日party 。

食物银行的气氛总是比较平和的,义工们经常和来领食物的人开玩笑,互相调侃,调节气氛,唯一一次听到争吵声,是从大门口传来的。

那一个十几岁的大男孩,气愤地拉着他的父亲的胳膊,质问道:“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我们家里有食物,你缺食物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父亲小声地解释着,儿子又大声说:“你回去,我不会进这里的,打死我都不会进这里的!”

过了好一会儿,那个父亲一个人进来了,满脸的沮丧和难堪,窗口接待的人和他说笑想缓解一下气氛,可是他一直都没有缓过劲来。后来负责登记的人告诉我们,这个父亲失业好一阵儿了,失业金已经领完了,所以不得不开始申请救济,同时也来食物银行领取食物,而他的儿子很不理解。家里虽然没到揭不开锅的地步,但是其它的花销总是要有的,买食物的钱省下了可以干别的。按照中国的俗语说,孩子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

这个父亲后来终于重新找到了工作。他每两周发一次工资,发了工资就到食物银行来送一张支票,面额都是一百元。送支票的时候再看他,那真是抬头挺胸笑逐颜开的。

他说,我困难的时候,在这里得到了很多帮助,现在我有能力了,也希望能够尽点力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这个人,让我深深感受到,什么叫“施比受有福”。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233.html

分类: 励志文章 标签:
  1. 小羿
    2011年1月31日19:50 | #1

    想去美国

    新春快乐。

  2. 闪电博客
    2011年1月31日21:23 | #2

    @小羿
    嗯,同乐!

  3. 发哥
    2011年2月1日13:24 | #3

    闪电,新年快乐,兔年我们一起努力哦

  4. 闪电博客
    2011年2月1日14:28 | #4

    @发哥
    嗯,好的,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