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做义工,第三章意大利面条

2011年1月3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我第一次跨进食物银行的大门,正好上次见过的管事的在小桌前给人办理登记手续,见我来了热情相迎,领着我里外转了一圈,把我介绍给当天的所有义工,握手点头之后,她就回去忙了。几个义工都在忙着发放食物,我两眼一抹黑,站在分发食品的屋子里不知能干点什么,心说怎么也没有个“上岗培训”之类的过程。后来得知,许多人都曾来试过当义工,能坚持下来的是少数,很多人被培训好了可来了几次就再也不见踪影了,所以现在就采取了大浪淘沙自生自灭政策。

看了几分钟,有一个人问我要不要顶替她当“runner”,我琢磨着这活简单,人家要啥咱给拿啥,咱手脚还算麻利,就点头说好。
不曾想,两个多小时下来,被整惨了,差点吐血身亡。

不是有人整我,而是食物的名字太邪乎了,想不到竟然有那么多老外食品我都不认识大名。比如,窗口的接待问领食物的人,你想要什么样的意大利面条,她想了想说,给我一盒“Linguine”吧。

那是什么东西?我拉长脖子仰着头在意大利面条那个货架上来回巡视,这才发现意大利面条(Pasta)各种宽度各种形状的都有不同的名称,我们一般就知道个统称,spaghetti或者pasta,平时不买不吃,哪里知道里面有很多讲究。
冷不丁听到一个生词,和东西对不上号,越急越找不到,人家在等着呢,窗口的人没法子自己走过来拿起来给我看:Linguine原来是一种细面条。

第二个人说她要Ziti,我又蒙了。Ziti是管状的,还有Tripolini那就是小花状的,Angel Hair 是最细的面条……

美国人吃的各种豆子名字和我们叫的也大不一样。中国人一般是按照颜色分,美国人吃的豆子有的按颜色分,像黑豆,有的名字有点怪,比如kidney beans。虽说那种红豆的颜色和形状都和肾脏很相像,用内脏命名一种食物不是我们的文化,听着就是怪怪的。罐头里还有按照和什么东西一起炖的来命名,比如猪肉豆,那就是猪肉炖豆,我后来买过那种罐头,里面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豆,应该叫做肉汤炖豆才贴切。好像我们中国人不吃各种豆罐头,有红豆沙罐头那是做甜点用的,不像美国人豆罐头是大众食品。

早餐麦片也是几十种都不止的,不仅有正式名称,还有俗称,还有根据厂家叫的名字……我后来干脆就把那些看着比较诱人的一个一个拿下来给他们看,他们一指,就要那个,也就省得我费神去找他们点的东西。有时他们还没等说话,我已经拿了一样在手上举着,然后他们说我就要那个,经常有人开玩笑说我会读心术。什么读心术,我专挑大包装的名厂家的我家孩子爱吃的拿,他们想要也是自然的。

第一天做完义工回家,我倒到沙发上就昏睡过去了。人的疲劳很多时候主要来自于紧张和压力,当然两个半小时一刻不停地走动也是很耗体力的。

第二周又是这样,累的回家就倒头睡觉,把那天孩子约好要去看牙医的事儿都给忘了。老公下班后看我的样子,哭笑不得地说:“你至于嘛,做个义工累成这个样子。”

真是没做不知道,一做就放倒。

后来做熟了之后,东西认得差不多了,里外的规矩、“潜规则”都了解了,人就比较放松,就不觉得多辛苦了。

义工在这里的待遇是每个人可以喝一瓶水,这个的确需要,窗口的人要不住嘴地讲话,跑腿的人一直在来回跑,都是需要补充水分的活。有一次快结束的时候很清闲,领食物的人都走光了,几个义工在随便聊天。那天有种新出产的糖果上架,她们几个就在议论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因为谁都没有吃过。管事的正在一旁点货,听了之后面无表情地走过来说,这种新产品我们是第一次进,不知道质量如何,你们打开一包尝尝吧,尝完了把感想告诉我。

那是唯一的一次,我在食物银行里吃了往外分发的食物。

随着时间推移,我对美国食物材料有了充分的认识,看到一些东西从来没有吃过,回头就自己到超市买来尝尝,因为这份义工让我对美国人的饮食有了深入细致的了解,我家餐桌上老外食品也逐渐多了起来。

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232.html

分类: 励志文章 标签:
  1. 淘宝九块九包邮
    2013年7月7日11:31 | #1

    博主呀,崇高的理想就像生长在高山上的鲜花。如果要搞下它,勤奋才能是攀登的绳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