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发改委邹司长一行莅临集团视察

2012年5月2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来源:湖南粮食集团 浏览次数: 日期:2011年12月27日 11:40

国家发改委邹司长一行莅临集团视察,集团董事长谢文辉和总裁杨永圣同志陪同参观,向邹司长一行详细介绍了集团发展情况。邹司长对集团取得的成就表示祝贺,并对集团未来的发展寄予厚望。

国家发改委邹司长参观长沙国家粮食交易大厅,并现场进行指导

邹司长认真听取公司谢董事长和杨总裁介绍精品大米“沁香一号”情况

谢董事长详细向邹司长汇报公司发展规划沙盘

闪电博客评:看了新浪的新闻,肚子都笑痛了,原来这个所谓的邹司长叫邹斌勇,新闻报道说他是个骗子,搞笑的是湖南粮食集团几个蠢蛋,把他捧为座上宾,还专门发文章炫耀~

新浪报道原文:男子冒充发改委副司长视察地方 上百官商受骗

男子冒充发改委副司长视察地方 上百官商受骗

假副司长骗倒一地官商

如果不是朋友说起,今年45岁的建筑商人熊杰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近一年来拼命结交、花费了数十万元的所谓国家发改委的一位“副司长”竟然是冒牌的!

包括熊杰在内的一些受骗的商人积极进行的调查证据显示,这位名为“邹斌勇”的国家发改委的“副司长”,实际上是一个专门冒充国家公职干部、骗吃骗喝骗钱的江湖骗子。据不完全统计,近些年来,被骗的官员从县长到省部级官员以及各地商人人数不下上百人。

5月18日,新快报记者向国家发改委求证,得到的回复是“发改委肯定没有邹斌勇这个人。”

5月20日,在新快报记者表明身份,提出采访要求时,邹斌勇这位许多人口中的“邹司长”,亲口向新快报记者承认,自己确实不是国家发改委的“副司长”,自己从未想过冒充国家官员进行行骗。

那么,这位“假副司长”邹斌勇到底是谁?他凭什么本事能把各地大小官员、商人骗得团团转?这些年来,他和官员、商人们上演了怎样的滑稽戏码?最后又是怎么被揭穿的?新快报记者对此进行了独家调查。

新快报记者 郭小为 发自长沙

“2004年后,他就冒充发改委官员行骗”

假副司长邹斌勇,今年39岁了,而他对外宣称的则是37岁。之所以这么做,几位被骗商人分析说:“更年轻点,就让人觉得他今后更有可能晋升到高位嘛!”

这一招似乎也确实奏效了,不少地方官员因此看好邹斌勇的“仕途”,努力结交,认为“这么年轻的副厅级干部,十年后混个部级干部肯定没问题。”

年龄仅仅只是邹斌勇谎言中的冰山一角。邹斌勇对一些来与他结交的官员和商人称,自己2007年北京大学法律博士毕业后,进入到国家发改委,担任过某处处长,现为国家发改委某司副司长(2011年5月后,他改口自称是副巡视员),与中央各大部委和地方省市领导关系匪浅。

实际上,新快报记者的调查显示,邹斌勇在1996年沈阳理工大学(原沈阳工业学院)工业分析专业毕业后,分配到湖南省祁东县化工厂,户籍也由此从湖南隆汇县转入到了祁东县。在进入祁东县化工厂几个月后,担任厂长秘书,2000年进入劳资科,2003年,被停薪留职,2004年在广东一家企业短暂工作过,此后并没有进入到国家公职机关中去,国家发改委更是查无此人。

邹斌勇具体从何时开始招摇行骗,目前来看,已经很难确定了。“据我所知,邹斌勇在2004年后,就一直冒充自己是国家发改委的官员,开始行骗了。”一位与邹斌勇相熟的受骗商人说。

此种说法,在后来邹斌勇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并未予以肯定性的回应。

让人不解的是,一个假的副司长,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就信了呢?

多位受骗人称,他们刚开始与邹接触都是通过身边熟悉信任的人介绍的。

信了也就信了,怎么还会有那么多官员、商人把他捧为上宾,还不时的给他送钱送礼?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透露,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是“邹斌勇这个发改委的身份很关键。很多工程项目没有发改委的审批是办不成的。如果一个发改委的副司长来了,就是一些领导也要卖几分面子给他的,更何况那些急于拿到各种项目的商人了。”

他不像个领导

但他却做足了功课

李化是湖南当地一位颇有名望的企业家,自言与“副司长”邹斌勇的那段结交经历,“真是哭笑不得”。

李化曾经把这位假副司长捧为上宾,除了大小吃喝埋单、不时送礼送钱外,甚至还亲自给“副司长”开车当马仔;如今了解了真相的他,已经与假副司长断绝来往,“最好就把这个事情淡化了”。

与假副司长邹斌勇的第一次见面,李化的感觉并不好。他清楚记得,那是去年年初在北京的一个饭局上,他看到迎面走来一个身高不足一米六、体型微胖的中年男子,穿着一双红袜子,胸前斜跨着一个公文包,踏着八字步就走过来了。经人介绍,才知道这就是当晚的主角——“国家发改委某司的副司长”邹斌勇。

“我当时感觉他就不像个领导,因为我自己也经常会跟很多领导打交道,各种领导见得多了,但感觉他就不像是见过世面的人。”当时的李化虽然有些疑惑,但因为是同在商界的好朋友介绍认识的,“人家一个司长肯来见你就不错了”,所以也就没多想,并且马上投入到精心经营与“邹副司长”的关系中去了。

当时“邹副司长”介绍自己说,他是国家发改委某领导的远亲,所以北大毕业后才介绍进入到发改委的。后来证实,这些都是邹斌勇编造出来,用来取信于人的谎话。

“但当时大家都信了。”在李化的印象中,邹斌勇对于国家发改委整个系统内的人事关系很熟,“所有处级以上的干部,你随便说谁,他都知道,都了解。”“他的知识面很广,对国家政策,特别是房地产政策、未来农业政策能说出一套,把握得很好。当然,后来知道了,这些都是他上网查的,应该是做足了功课。”

这次饭局之后,李化与“副司长”邹斌勇的关系开始热络起来,直到邹的谎言最终被戳破。

他得到了不少好处

送礼者希望“拨来钱,带来项目”

与李化相似,建筑商人熊杰在经人介绍认识假副司长邹斌勇后,心里是一阵狂喜。按熊杰的话说,就是“一个发改委的副司长,不得了呢!他只要拿手指轻轻一抠,随便给个基建项目,我们就赚大了。”

抱着这样的期待,对于“邹副司长”熊杰总是鞍前马后,照顾得妥妥帖帖。

熊杰记得,去年清明节前两天,当他得知“邹副司长”要回湖南新化县祭祖时,马上安排车辆全程接送,备好豪华酒店套房和娱乐活动,自己还全程陪同。他甚至考虑到了新化,“怎么也得找一个有身份的人来陪着这位京官吃饭吧”。

多位知情人回忆,当时很多新化县当地的官员听到“邹副司长”回来了,纷纷前来拜访。某市市政府则直接派车把“邹司长”从新化县接到某市,带着“邹副司长”参观开发区,安排视察各个单位,送去各种家乡“特产”,这都是因为“要通过邹副司长让发改委拨一点钱”。

现在看来,假副司长邹斌勇不仅没有给很多托他办事的人“拨来钱,带来项目”,反倒是邹斌勇自己收了不少好处。

熊杰说,在邹斌勇的岳母过生日时,自己就亲自送去了18800元的现金,其他送礼的人也不在少数。“我自己知道的,他在其它场合,收过十几万元的。”

去年4月,邹斌勇过生日时,在北京为他庆生的有40多人,有些还是从湖南等地专门赶过去的。据参加宴会的几位知情人回忆,当时除了一些部委的人可能没给礼金外,其他的人都给几万元。

多年来,邹斌勇到底收了多少礼、多少钱,目前还很难确定,不过一个细节,似乎可以从侧面窥知一二。

曾经去过邹斌勇家里的李化清楚记得,在这个位于北京城区、130多平方米的家中,摆满了各种礼品:红酒、高档油、食品、补品……

李化曾亲眼见过三四个人往“邹副司长”家里搬礼品,而一般人是享受不了这种“进贡”的待遇的。而令他印象最深的,是邹斌勇口中的某省某市副市长专程送过来的牡丹花,这种牡丹花只会在大年三十的零时开始盛开。

假副司长“视察”企业酒后发表雷人语言

如果在电脑上输入“国家发改委邹司长”进行搜索,不难发现有这样一条《国家发改委邹司长一行莅临集团视察》的公司内部新闻,这里说的“邹司长”正是假副司长邹斌勇,而他视察的集团则是“湖南粮食集团”。

这篇发表于2011年12月27日的新闻中说,“国家发改委邹司长一行莅临集团视察,集团董事长谢文辉和总裁杨永圣同志陪同参观,向邹司长一行详细介绍了集团发展情况。邹司长对集团取得的成就表示祝贺,并对集团未来的发展寄予厚望。”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这篇字数不超过200字的新闻背后,却有着让部分当事者都大跌眼镜的故事。

一位熟悉湖南粮食集团系统的知情人向新快报记者透露,当时是由长沙市的一位主要领导引荐,把假副司长邹斌勇介绍给了湖南粮食系统的主要官员认识,并在中午的饭局之后,由湖南粮食集团部分领导陪同邹斌勇“视察”了一番粮食集团。

据上述知情人回忆,当天在“视察”完后开的座谈会上,喝了不少茅台酒的邹斌勇一席总结性发言,让不少人大跌眼镜。当时,邹斌勇的发言主要是讲了三条:

一是粮食集团很有前景,符合政策,但是胆子要大一点,你们搞一个上市公司不行,就应该一下子就搞三个上市公司,证监会我来搞掂;二是你们最好的米是卖几十块钱一斤,我看要卖就卖一千块一斤;三是我一切都听我大哥(记者注:同在座谈会上的一位商人)的,大哥说什么我就干什么。

“他就讲了这三点,条条雷死人,当时的领导听得都愣在那里了。”这位知情人现在回忆起来,还是觉得哭笑不得。

昨日,湖南粮食集团总裁杨永圣在电话中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当记者告知邹斌勇是一位假副司长时,他脱口而出:“啊!是假的?”沉默了数秒,随后回应称自己并不清楚这件事,现在还没法核实。同时,他表示在那次“视察”之后,粮食集团也一直未与“邹司长”有过联系。

发现受骗后

有人碍于面子不声张

有人让他写了保证书别再为恶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虽然假副司长邹斌勇极力掩盖谎言,但在2011年年底,李化等人还是对邹斌勇的真实身份产生了怀疑。

此前,李化也曾疑惑:发改委作为一个很繁忙的政府部门,为什么“邹司长”从来不用去发改委上班?“邹副司长”的解释是,他每年有40天的假期。40天假期过去了,“邹副司长”又解释称国家发改委有很多年度报告、政策规划需要由他来起草,发改委专门让他在家或是宾馆里完成。

听到这样的解释,虽然有疑惑,但李化也没有进一步细想。

直到2011年11月,李化听到在国家发改委工作的朋友说,确定国家发改委并没有一个名叫“邹斌勇”的副司长,李化才真正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于是,他通过律师、公安等方面开始调查,花费了将近一个月,最终证实了邹斌勇确实是个打着发改委旗号招摇撞骗的骗子。

得知这一真相后,李化马上告知了其他尚未知情的受骗人。在这一过程中,他发现有些人早就知道了真相,只是碍于“被骗了,没面子”而没有声张。

李化还找了个机会,向假副司长邹斌勇摊了牌,并警告他不要再出来行骗了。据李化回忆,当时他对邹斌勇提了两点要求:一是把以前的手机号换掉,不再联系那些受骗人;二是重新做人,不再行骗。“当时邹斌勇都亲口承认了自己行骗了,最后还哭了,请我原谅他。”

此后的三四个月,邹斌勇的电话果然再也打不通,他也从以往熟稔的政商圈中消失了。李化本来以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但没想到的是,最近几天在长沙举行的中博会上,“他竟然又出来骗人了!”李化决定报案。

但截至记者发稿前,本打算报案的几名受骗人最终并没有选择报案,只是让邹斌勇写了一份保证书,内容如下:自今日起,一切社会活动不以发改委官员身份活动,否则由某某某先生处置。落款:邹斌勇;时间:2012年5月20日。

假副司长是怎样炼成的?

有人说了,拜的人多了,假菩萨也成真菩萨了

那么,假副司长邹斌勇到底是怎么走上行骗之路的?从新快报记者数日的调查走访中,借助一些零星的片段和当事人的讲述,或许能勾勒出其中一二。

多位熟悉邹斌勇的受骗人告诉新快报记者,大概三四年前,邹斌勇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同学聚会,他对其中一位已经是中央某机关副处级干部和另一位已是一家大型公司老总的高中同学称,自己是国家发改委的正处级干部,两名高中同学信以为真,并逐渐在一些圈子中流传开来。

在一些受骗人看来,正是由于这两位有一定社会身份的同学的引荐介绍,才使得很多官员、商人对邹斌勇“国家发改委官员”的身份信以为真。结果,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信了,没有人会想到这些有身份的人介绍的人,竟然会是假的。

对于这种说法,当新快报记者向邹斌勇求证时,他陷入了沉默,在反复追问下,他说:“就是开了个玩笑,没想到都当真了。”

“你想啊,你已经是一位领导干部了,或者是至少有几亿身家的成功商人,你介绍的人我会轻易怀疑他的身份吗?”一位受骗人这样说,在他看来邹斌勇行骗的手段并不高明,而他的假身份由于类似于相互担保,相互背书形成了一个群体效应:你们都说是真的,那就是真的。

“大家都信他,拜他,拜的人多了,假菩萨也成真菩萨了。关键是,这个假菩萨,有时还能显灵,还能给你办成事。”一位知情人做出了这样一个比方。

“怎么就没多想想,他是假的呢?”在几位受骗人之间的讨论中,有人提出了这样的反思。

“即使对他有疑问,万一要是真的呢?”另一位受骗人说了这句话后,其他人一时都答不上话了。

(文中除邹斌勇外均为化名。)

对话邹斌勇

我从来没说过我是副司长

5月20日下午,新快报记者在长沙市某宾馆见到了邹斌勇,他在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承认,自己并非是国家发改委的副司长,只是和别人提过“在运作当个副巡视员”,也否认主动索要过礼品礼金。

在接受采访期间,面对记者所提的敏感问题,邹斌勇更多是以长时间的沉默来应对,同时,神色凝重的他,内心似乎并不平静。

新快报:据我了解,你并不是国家发改委的副司长,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国家发改委的么?

邹斌勇:我去年10月份就被开除了。因为我当时考国家发改委是冒充别人的名字考的,后来因为调档,就被发现开除了。

新快报:那你在发改委待过吗?

邹斌勇:我确实没有在发改委待过。原来是在国家信息中心待过,这是属于发改委底下的一个部门,是临时工。

新快报:你能告诉我们,你为什么要去做这样的事情?

邹斌勇:这东西……我现在……也确实,有苦说不出。我当时也从来没有主动向他们要过什么东西,对不对?

新快报:从来没有吗?

邹斌勇:我……我跟他们接触,吃饭什么的,我都是自己能埋单的,都自己埋单。我丈母娘生日的时候,我都是电话告诉他们,叫他们不要过来,对不对?

新快报: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以副司长身份出现的?

邹斌勇: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副司长。(沉默)我……我说我以后有可能做……做副巡视员,我在运作这个事情。

新快报:那为什么别人叫你副司长,你不否认呢?

邹斌勇:(沉默)

新快报:你是下面机构的一个临时工,你不可能去当一个副巡视员吧?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邹斌勇:当时也是我认识一个人,人家说我花几十万元能够运作这样一个事情。

新快报:你有收受过别人的礼品礼金么?

邹斌勇:我绝对没有主动去提,要收什么钱。

新快报:你刚才说你根据这些年的经历,写了一部17万字的小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邹斌勇:(沉默)这个社会,好的时候,锦上添花的时候,大家都会去做;但落井下石的事情,就会更多。人踩人,就踩死人。

新快报:那它是关于什么的?是你这些年在官场、在商场看到的各色人等,一些现象,对吧?

邹斌勇:对。小说叫《鲫鱼之恋》,我可以发给你看。

新快报:为什么要写这么一部小说?

邹斌勇:我唯一能留给世人的就这么一点。

新快报:写完后不想活了?为什么要去轻生呢?

邹斌勇:希望你们自己好好的活着,至于我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太多的留恋。我自己都没说我是什么样的人,但人家天天说要见你,要吃饭,要……要拜托这个,拜托那个,我当着那么多人,我是什么什么样,那能说得出口么?我自己掉进一个一个陷阱里面,别人通过什么样的联络上了,他们做什么事情都拿着很大的利益,而我现在是个什么样的下场。

(来源:新快报 )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2172.html

分类: 生活 标签:
  1. 徐州铸造厂
    2012年5月23日10:32 | #1

    做最真实的自己……

  2. 远超团队博客
    2012年5月24日20:35 | #2

    这个文章的内容,让我们这些站长可以沉思一会儿了,作为远超团队的一员我也应该好好的

    吸收下您发的这篇文章的精华。

  3. 金牌优质课
    2012年5月30日07:13 | #3

    不好说什么。

  4. dota2博彩
    2014年2月15日00:15 | #4

    9、家是什么,家,是一间房、一盏灯、一张柔软的床。有了房,不再担心风吹和雨打,有了灯,不再害怕夜晚没有星星和月亮,有了床,累了、困了、可以睡上甜甜的觉、做个美美的梦。家是什么,家是一轮太阳,爸爸妈妈欢乐的笑容,合成一缕温暖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