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王牌基金Centaurus落幕,传奇交易员John Arnold巅峰战役回顾

2012年5月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闪电博客本文将带你回顾,美国知名对冲基金经理John Arnold传奇的从业经历,从他的的落寞退役,不难看出美国的天然气市场正在失去光芒,页岩气时代正在加速到来。

38岁的休斯顿对冲基金Centaurus Advisors的传奇基金经理John Arnold5月2日宣布其将要退休,在他写给投资者的信中,Arnold表示自己关闭旗舰基金Centaurus Energy Master Fund的原因是“我感到是时候追求其他东西了”。

Arnold关闭基金的决定背景是天然气价格徘回在近10年来的最低点。而Centaurus的关闭也是近四周以来第二家关闭的主要能源对冲基金。由Pierre Andurand管理的著名商品对冲基金BlueGold Capital Management4月5日表示正在清盘。

在Arnold也关闭基金的新闻公布后,天然气期货价格重挫,当日收盘下跌接近5%。

一些交易员表示,为关闭基金,Arnold可能需要结清敞口。其他分析师表示天然气价格的下跌显示出交易员们对天然气价格在短期内回升的信心正在消退。

PFG Best Research的分析师Phil Flynn表示:“天然气市场的基本面本来就差,当人们看到一个主要玩家离场后,市场的信心受到了打击。”

Centaurus基金在美国天然气期货市场上赫赫有名,当时John Arnold与Amaranth Advisors对冲基金的Brian Hunter大厮杀并最终获胜,后者因此巨亏60亿美元,而Centaurus当年获利超过300%,John Arnold一战成名。

关于Arnold其人

Arnold是德克萨斯本地人,来自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他的父亲是一名律师,在他17岁时去世,母亲是一名会计。Arnold在学校里是一名聪明的学生,给他在范德比尔德大学的教授留下深刻印象,他在三年里拿到了数学和经济学两个学位。

Arnold大学毕业后加盟了当时如日中天的安然,并很快成为安然最赚钱的交易员之一。他在安然起初在石油交易部门,随后转至天然气交易部门。在天然气交易中,Arnold赚取了创纪录的800万美元奖金。而正是依靠着这笔钱,20多岁的Arnold在2002年创立了Centaurus,后者在巅峰时规模达到50亿美元,Arnold在这一过程中累计赚到的个人财富估计在30亿美元。

一位与Centaurus竞争并失败的对冲基金高层对财富杂志表示:“我从未见过这个行业中的任何一个人能像他这般受到所有人的称赞。拥有自己私人飞机的CEO们崇拜他。当他走进屋子时,那些资深的交易员就像12岁的姑娘看到Justin Bieber一样围住他。到他这种成功地步的人通常都有很多人恨,但我从未见到任何人恨他,这对于这个行业是不可思议的。你知道,人们会当面赞扬鲍尔森或索罗斯,但背后会数落他们。但人们唯一对Arnold的评价是这家伙真是个天才。”

John Kilduff说:“用“传奇”这个词形容他的职业生涯再合适不过了。在这个行业里有竞争者和伪装者,而他无疑是竞争者。”

前Sempra明星天然气交易员Todd Esse:“我认为他的交易风格和所处的市场环境确实具有传奇性,在那种波动性下他能够一直赚钱。成功从未冲昏他的头脑。”

关于Brian Hunter其人

32岁的布赖恩出生于加拿大的卡里嘉里,他在阿尔贝塔大学的导师的研究方向就是能源金融。8年前,24岁的布赖恩开始进入能源投资领域,任职于加南大卡里嘉里一家Trans Canada输油管道公司。尽管当时的天然气价格波动很小,但是亨特认为当时的价格低估了天然气价值。

此后,布赖恩进入卡里嘉里银行。他的一位前同事说,他为该银行完善了天然气价格的数学定价模型,并且赚了很多钱。

在卡里嘉里银行的业绩让布赖恩获得了荷兰银行的职位。布赖恩开始专门投资于天然气期货,2001年他为荷兰银行赚了1700万,2002年则是5200万,为此他在2003年获得了一份160万年薪的工作合同。

2004年布赖恩加盟Amaranth Advisors,当时的马奥乌尼斯是少数专门从事天然气对冲投机的基金老板之一,布赖恩投资的年回报率稳定地超过20%。

2005年,墨西哥湾的飓风导致天然气价格大涨,布赖恩为此替Amaranth Advisors赚了无数的钱,也获得了在基金公司内,甚至在华尔街的权威地位。

可以说在碰到John Arnold以前,Brian是天然气期货市场的国王,很少有人和他对着干。

John Arnold VS Brian Hunter王牌对决

Amaranth Advisors在天然气期货上的投入超过30亿美元,押注将于2007年3月和4月到期的期货合约价差将变大。我们根据了2004年开始的经验,每年冬季的期货价格差要大于夏季的期货价格差。利用这一理论,Amaranth Advisors在2005年从天然气市场上赚了超过10亿美元。摘自Amaranth Advisors一位内部员工的博客。

不过次债危机当时已经在发酵,经济的形势正在迅速的改变。

布赖恩·亨特(Brian Hunter)显然不愿意看到,2006年9月27日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3月天然气期货合约已跌至每百万BTU(英式热度单位)7.67美元,而三个星期前该合约价格还在11美元以上。

这次下跌,使布赖恩在三个星期内亏损了60亿美元,他操盘的对冲基金Amaranth Advisors可能遭遇灭顶危机。这甚至超过当年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对冲基金爆仓时的损失。

即使远在加拿大,32岁的布赖恩还是掀起了华尔街的金融风暴。目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已启动对该基金公司的调查。

9月20日,Amaranth Advisors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尼古拉斯·马奥乌尼斯(Nicholas Maounis)在纽约召开与投资者的电话会议,宣布至9月19日,该基金旗下的Amaranth International与Amaranth Partners两只基金因为投资失误产生超过65%的损失。

该基金公司8月底的管理资金总额超过95亿美元,三个星期内的亏损规模达60亿美元。值得关注的是,该公司的报表显示,截至8月底,今年度盈利达到21.7亿美元。

从大赚到暴亏如过山车般的变化,发生在仅仅不足三个星期内,马奥乌尼斯声明说这都源于Amaranth Advisors错误豪赌能源商品,未预计到的天然气期货价格走势几乎彻底毁灭了该基金的未来。Amaranth Advisors一位内部员工在自己的博客中说,该对冲基金在天然气期货上的投入超过30亿美元,押注将于2007年3月和4月到期的期货合约价差将变大。这实际上根据了2004年开始的经验,每年冬季的期货价格差要大于夏季的期货价格差,利用这一理论,该基金在2005年从天然气市场上赚了超过10亿美元。

但从今年9月开始,经济形势的改变,让这一理论失去了市场支持。9月初,2007年3、4月的期货合约价差为2.60美元,但到9月20日左右已经跌至0.7美元左右。即相对于4月合约,3月合约价格下跌过快。所以一直在做多的Amaranth Advisors开始巨亏。

但是荷兰银行的一位分析师认为,如果单纯进行对冲操作以获得低风险利润,Amaranth Advisors不应该会产生如此巨大的亏损规模,更多的可能性是该对冲基金持有了过大的敞口多头头寸,即有太多的3月多头头寸合约并没有进行对冲。根据30亿美元的资金投入,产生60亿的亏损推断,肯定有大多数多头头寸未进行对冲操作。

布赖恩坚持,甚至有些固执的相信自己的判断,甚至在市场出现偏离时也坚信自己,他在TransCanada的一位前同事回忆说,即使在2005年天然气价格剧烈波动时,在卡里嘉里度假的布赖恩也只是很少的听了几次电话,他询问自己“喜欢目前的持仓么?”答案是肯定是,他就继续增仓。这位同事认为,这是他在2005年爆赚,也是在2006年9月巨亏的原因。

纽约时报的评论员认为一位前安然的明星交易员约翰·阿诺德(John D.Arnold)在休斯敦的Centaurus Energy是此次最大的赢家。

华盛顿一家对冲基金的持有人安迪·维斯曼(Andy Weissman)在纽约时报上说布赖恩·亨特的做法是难以置信的,“这些本来都是可以避免的。”

多年从事商品交易的香港对冲基金经理萨慕杰透露,不仅是Amaranth Advisors,近期的原油价格下跌已将许多对冲基金逼出市场。“凡是在70多美元左右入场的,目前基本上已经被清除,目前持仓的多是60美元左右入场的,他们尚有部分空间,但是具体能撑多久,还得看国际石油价格的变化。”

萨慕杰认为,目前石油价格正处于一个方向模糊时期,很难判断下一步走向。“我们自己只做一小部分的差价交易,不做中长线。”他说,“或许要到冬季用油高峰期的来临,国际原油价格才会再次回升,而那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对于稳妥的投资者来说,应该持有现金或是转投债券市场。”

天然气市场近年的变化

Kilduff表示,随着天然气产量连创纪录,在天然气市场赚钱越来越困难。

据美国能源部预计,可交易的天然气产量在2011年达到创纪录的662.2亿立方尺/天,而在今年预计还将上升4.5%。能源部的数据显示,在4月20日截止的那周里,天然气库存上升至2.548万亿立方尺,超过5年平均值55%。

许多交易员表示天然气价格的大幅波动期已经过去了。

根据路透数据,在过去10年里,天然气价格平均每7天就会有一天波动超过5%,使其成为全球范围内最具波动性的商品。

但自2010年以来,这种规模的波动要平均17天才会发生一次,这使得在此前那种波动程度下获利的交易员感到机会稀少。

长期担任Arnold交易商的OTC Global Holdings的CEO Javier Loya表示:“我们市场的损失正在成为人们的福音。”

监管压制

如同许多对冲基金经理一样,Arnold回避媒体的报道,但他的年轻和成功仍然引发了广泛的关注。而随着2008年高涨的能源价格引发政治上对投机者的攻击,Arnold当时也被国会要求作证。

交易员们表示美国监管层对商品市场投机头寸的限制影响了像Arnold这样习惯于大额下注的交易员。Centaurus在过去几年由于违反NYMEX天然气的头寸限制而屡遭小额罚款。

在2007年6月,CFTC强制要求洲际交易所(ICE)上报个体交易头寸给美国监管层,这是该交易所此前不需要做的。在2009年6月,NYMEX改变交易规则对主要天然气交易合约施加硬性头寸限制。

Arnold在2009年的一份书面声明中恳请CFTC不要强制施加头寸限制。

他写到:“这一要求将导致交易员们不得不关闭已有头寸,从而产生大量不必要的交易和更大的波动性。”但他未能赢得这场战斗。去年,CFTC进一步采取措施限制商品投机,从而有效钳制了像Arnold这样的大交易商。

传奇落幕

像Arnold这样的传奇交易员为何要退休呢?这与其竞争优势有关,由于Arnold的激情在于竞争并获胜,但近年来下滑的基金收益迫使他思考这场游戏的本质。他所仰赖的天然气市场不再是以前的样子了,页岩气的开发彻底改变了市场的格局。由于在可见的未来有充裕的供给,天然气价格不再能够如以前那般无视地球引力似的飙升,而这正是天然气过去吸引交易员的地方。这对美国是好事,但对交易员不是。尤其对于像Arnold这样季度以来天然气交易作为利润引擎的交易员。

也许金融市场没有圣杯,当市场不再适合博弈时,交易员离场的时候也就到了。

近年来Arnold已经将注意力更多放在慈善事业上,他和妻子Laura在2008年建立了Laura and John Arnold基金,资助司法和教育事业。Arnold也是参与巴菲特"The Giving Pledge"计划的富人之一,他承诺在有生之年捐出75%的财产。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2163.html

分类: 财经资料 标签:
  1. 休闲椅
    2012年5月8日21:30 | #1

    传奇啊

  2. 全讯网
    2013年12月1日23:32 | #2

    一件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天,我遇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