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鸿基郭氏家族三兄弟内斗郭炳湘VS郭炳江和郭炳联,唐锦馨卷入

2012年4月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香港豪门家族郭氏三兄弟内斗,据传大哥郭炳湘早年与红颜知己美女唐锦馨的恋情被曝光。连日来,因牵连香港特区政府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行贿案而被拘捕的新鸿基郭氏兄弟以及其家族成为了香港内外关注的焦点。

4月3日下午4点,香港新鸿基中心,已获“保释”的新鸿基地产联席主席郭炳江、郭炳联带领新鸿基一众高管团队,首次在媒体面前公开露面,宣读声明称公司并未受此事件的影响,运作一切正常,兄弟二人“没有做错事”,希望廉政公署的调查能还他们以清白。

处在各种传言风口浪尖的兄弟二人在宣读完简短的声明后即匆匆离去,并未回答现场记者的提问,关于两人被调查的缘由和进展仍然充满了各种想象。新鸿基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地”)3月29日发布的一则公告称,兄弟二人是因怀疑涉及(其中包括)触犯防止贿赂条例的调查而被廉政公署拘留,但公告未提及更多该案的细节。

当前外界普遍猜测认为,郭氏兄弟忽遭廉政公署拘捕,或与郭氏家族多年来的兄弟纷争有关,兄弟二人被调查或缘起于“老大”郭炳湘的举报。这不仅因为事发之后,郭炳湘通过发言人称对此事“不作评论”,更因为在2008年与两名胞弟决裂后,郭炳湘曾两度举报两名弟弟与许仕仁存在“利益输送”。

新鸿基兄弟情仇

作为拥有香港最大地产公司的香江豪门,郭氏家族三兄弟中的老大郭炳湘与其两位胞弟郭炳江、郭炳联积怨已久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事情缘起于四年前的一场“夺宫之变”。

2008年2月,时任新鸿基地产主席兼行政总裁的郭炳湘被两位弟弟以其“患有躁狂抑郁症”、不适宜担任公司管理职务为由“强制休假”。三个月后,郭炳湘被正式“赶下”了新鸿基公司主席及行政总裁的“宝座”,转任非执行董事,其董事局主席的职位由三兄弟79岁的母亲郭邝肖卿接任。

外界传言,郭炳湘当时被“踢出”新鸿基管理层的真正原因缘起于一名为唐锦馨的女子。自幼就与郭炳湘熟识的唐锦馨比郭炳湘年长三岁,离异单身,一直被有家室的郭炳湘视为“红颜知己”,在担任新鸿基主席期间,其被安排介入新鸿基的经营管理,这引起了郭炳湘两位胞弟的不满。而郭母亦反对两人交往,多次劝说郭炳湘离开唐锦馨,但没有效果,最终导致郭炳湘被“夺权”。

并不甘心出局的郭炳湘此后曾向香港法院申请禁止公司管理层变动令,同时向法院控告两位弟弟诽谤,申明自己的精神没有问题,能够胜任公司主席,但无奈却被香港高等法院驳回。

事情并未就此结束。2008年10月4日,持有10.817亿股或约42.09%股新地股权的新鸿基郭氏家族信托基金进行内部重组,郭邝肖卿被认定为该信托基金及其所持有的全部新地股份权益的受益人,但作为郭氏三兄弟的“老大”,郭炳湘却被排除在受益人的名单之外。

当时,新鸿基发布的新闻稿只称“郭炳湘的家人是其中三分一股份权益的受益人”,与其两位兄弟“郭炳江及其家人是其中三分一股份权益的受益人、郭炳联及其家人是其中三分一股份权益的受益人”的表述相比,郭炳湘未被明确单独列出。

对此,郭炳湘当时就发表声明称,他本人及其家人,与郭炳江及其家人以至郭炳联及其家人均是郭氏家族信托基金权益的受益人,三兄弟的权益应该没有分别,同时,母亲郭邝肖卿也并不是全部郭氏家族所拥有的新地股份权益的受益人。但该信托基金重组之后,外界已经普遍认为,郭炳湘已被排除在新鸿基家族的决策圈之外。

随后的几年时间里,郭炳湘两度向香港廉政公署举报新鸿基地产与许仕仁的利益输送问题。根据目前公开的信息,郭炳湘举报的要点有两点:一是许仕仁任香港公积金管理局(以下简称“积金局”)行政总监期间,积金局续租新鸿基物业中环国金中心时租金“明显有益于新鸿基地产”;其二就是新鸿基地产借香港礼顿山豪宅向许仕仁提供利益。

然而,第一点在廉政公署的调查下却并未有结果,惟有新鸿基地产与许仕仁之间的利益输送调查取得了进展。2012年3月中旬,在新鸿基地产工作39年的执行董事陈巨源遭廉政公署拘捕,随后,郭炳江及郭炳联亦开始卷入其中。

“此案调查经历了三年的时间,到2012年3月才开始拘捕相关人士,相信廉政公署应该是获得了比较有力的证据才会采取此措施”,相关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称,廉政公署拘捕如此高级别的政商界人士“非常罕见”。

根据新鸿基3月29日发布的公告,除了公司联席主席郭炳江、郭炳联被要求协助调查外,廉政公署也对新地写字楼发出了搜查令,被要求提供若干相关指控的资料。

角色人物许仕仁

在这起案件当中,被廉政公署调查的香港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之所以成为郭炳湘“举报”新鸿基“行贿”的关键人物,或许也与其曾在新鸿基兄弟纷争中充当郭氏兄弟的幕后军师有关联。在2008年的新鸿基家变中,有港媒曾传许仕仁站在了郭氏兄弟一方,为郭老太太以及郭氏兄弟出谋划策,最终把郭炳湘“踢出”了新鸿基管理层。

出身于名门世家的许仕仁是香港政经界的知名人物,1997年曾出任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任财经事务局局长,2000年6月离开公务员队伍,担任了三年的积金局行政总监,随后其在商界混迹了两年,2005年再次出任公职,担任港府政务司司长。

外界一直指许仕仁与新鸿基郭氏家族关系密切。其不仅自小就与郭氏三兄弟是玩伴,而且在离开公务员队伍期间,先后获邀担任新鸿基的顾问以及新鸿基旗下公司九巴集团的董事。当时有传言还称,新鸿基给其每年的顾问费高达1000万港元,尽管许仕仁2005年接受访问时自称,其当时主要是给新鸿基提供政治、经济意见,并不包括游说政府,但并未洗脱其与新鸿基集团存在利益关系的嫌疑。

不可否认的是,许仕仁在担任九巴集团董事以及政务司司长期间,确实租住了新鸿基名下的豪宅物业,即上述被指控的铜锣湾礼顿山中层双连单位。港媒的消息称,在出任新鸿基旗下公司职务之前大约半年多时间里,许仕仁均没有交租入住该豪宅单位,累积涉及租金至少132万港元。直至2003年11月起,许仕仁才开始每月交租,每月租金11万港元,后来又加租至每月租金16万港元。

许仕仁与新鸿基之间的上述种种“渊源”使其在2008年郭氏家族内斗期间充当的角色令人遐想。当时港媒曾爆料郭家内斗是由他向郭老太“爆料”而引发,但这样的传闻遭到了当事双方的极力否认,许仕仁甚至表明“与郭老太不相熟”,没有经常来往,希望置身事外,但其充当郭氏兄弟幕后军师的小道消息仍然很快就流传了开来。

时至今日,该说法已经无法确定真伪,但可以确定的是,廉政公署此次针对新鸿基行贿案的调查均与许仕仁有关。除了前述的指控外,廉政公署的调查还涉及许仕仁在2005年至2007年担任政务司司长期间,向新鸿基泄露政府机密资料,而有关资料将会影响土地价值。其中包括2005年,担任政务司司长的许仕仁主持西九文娱艺术区发展计划,而新鸿基则是入围投标的财团之一,当时外界就曾指他或涉及利益冲突。

新鸿基的未来

目前,廉政公署针对该案的调查仍在进行,虽然郭氏兄弟、许仕仁至今还未被提起正式指控,但若指控成立,这将成为香港历史上涉及政商两界地位最高、影响力最大的案件,对于新鸿基而言,这也是一场“劫难”。

事发以来,新鸿基这家香港最大地产公司的市值已经蒸发逾400亿港元。4月2日,新鸿基地产召开了一场投资者电话会议,虽然郭炳江以及郭炳联并未出席,但主持会议的新地财务总监陈国威向投资者强调,集团运作如常,有足够的现金、土地储备等,并未受事件影响,同时集团有完善的机制,不需要为此更换最高管理层。当前新鸿基已成立特别委员会负责处理所有因目前的调查而产生的相关事宜。

尽管如此,市场对于新鸿基管理层稳定性的担忧却未见消除。瑞信分析师梁启棠表示,虽然郭氏兄弟继续履行公司的职务,但瑞信相信事件会严重破坏新地的企业形象。新鸿基金融资料研究部分析员苏沛丰也认为,高层被拘捕会令人质疑上市公司的企业治理,以及之后是否会有其他问题出现。

如若针对郭氏兄弟的指控成立,谁将成为新鸿基新的掌管者也成为疑问,而郭炳湘借此复出的机会显然并不乐观。目前,郭氏家族通过其家族信托基金持有大约42%的新地股权,而该家族信托基金的实际“话事人”是2011年就已从董事局主席位置上退任的郭氏三兄弟之母郭邝肖卿。

一名熟悉信托基金操作的人士表示,一般东方人的家族信托基金均由财产授予人操绝对话事权,郭老太近年一直是家族基金话事人,而郭炳湘一直得不到郭老太的支持,因此,即便郭炳江、郭炳联陷入任何刑事拘控,郭炳湘复出的机会也不大。“但郭老太年过八十,郭氏第三代亦似未有足够能力接班,一旦新地需要更换主席,人选将成为疑问。”

小资料:新鸿基家族纠纷大事记

2008年2月2日

郭炳江、郭炳联突然要求召开董事会,建议终止郭炳湘(家族长兄)的主席兼行政总裁职务。

2008年5月15日

郭炳湘申请禁制令,披露与胞弟在业务上的分歧。

2008年5月27日

郭炳湘被罢免,郭老太邝肖卿任新地非执行主席。

2010年10月初

持有新地逾42%股权的郭氏家族信托基金重组,郭邝肖卿是基金全部受益人,郭炳湘的家人、郭炳江及郭炳联各占三分之一,唯郭炳湘要求澄清。

2011年9月15日

郭老太退休,郭炳江及郭炳联出任新地联席主席。

内地业务

最早进入内地的港资地产商,新鸿基在内地业务颇具规模。财报显示,截至2011年底,其内地储备已达853万平方米,包括778万平方米的发展中物业,土地储备中逾75%均为高级住宅或服务式公寓,其余为优质写字楼、商场及酒店。

闪电博客评:大家族的恩怨,香港电视剧一直上演的孽缘恋搬到了现实中,后续剧情值得大家期待。如此大动干戈,可能与香港新任特首上任有关。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2152.html

分类: 生活 标签:
  1. proe
    2012年4月9日19:20 | #1

    好久没来l,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