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L最好的老板——绿湾包装工队CEO马克-墨菲

2012年4月3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美国全国橄榄球联赛中有一支非常特殊的球队——绿湾包装工队,作为最新的超级碗冠军它是联盟中唯一的上市公司但却不给股东分红,它所在的市场规模在联盟中是最小的但是却利润丰厚,它为什么能够成功,到底有什么独特之处呢?

如果把朗博体育场看成是美国全国橄榄球联赛(NFL)的圣地,那么9月初,联盟的官员们聚集到这里开启新赛季就再合适不过了。然而过去几个月,32支球队老板和球员工会之间的合同纠纷把整个联盟搞得天翻地覆,老板们关闭了球队并且取消了训练营。如果在星期六的开幕式前双方不能达成劳资协议,新赛季很有可能无法正常进行。

新赛季的第一场比赛在最近的两个超级碗冠军——绿湾包装工队和新奥尔良圣徒队之间进行。绿湾包装工队的董事长兼CEO,马克-墨菲(Mark H. Murphy)站在球场不远处,一般的球迷很少能认出他来,但他却是让这场比赛得以实现的关键人物。墨菲是现实版的灰姑娘,尽管也曾有球员后来成为球队老板,但是墨菲是唯一在当球员和老板期间都获得总冠军的人。在NFL的历史上,很少有球员像墨菲这样能够转换的如此成功,他管理着美国最流行的运动中最棒的球队。

无论从历史、文化还是地理角度考虑,绿湾包装工队都是一个怪胎。它是一家上市公司,可是NFL不准许旗下的球队上市;它是一个利润丰厚的企业,可是根据公司章程股东不能从利润在获取一分钱;它是一个繁荣的特许会员队,可它的却市场是整个联盟中最小的。所有最初的NFL特许会员队都位于大城市,比如印第安纳州的曼西,纽约州的罗切斯特市,而绿湾是一个只有102000人口的小镇。但是包装工队不但存活下来而且还是NFL中最重要的球队,并于2011年被ESPN授予全球最佳球队的称号。

包装工队连续295场主场比赛的门票已经售罄,而仍然有80000人等待购买赛季套票,在绿湾到处都能看到“包装工加油”的标语。包装工队的服装销售在NFL处于首位,去年仅仅在朗博球场专卖店和球队官网上出售服装的收入就有2700万美元。2011年包装工队的收入达到2.8亿美元,在整个联盟中排名第11,可是它的主场却是联盟32个城市中最小的。

和包装工队的管理层交谈后会发现,他们的成功是基于对两样东西细心而又坚持不懈的呵护:球场上的胜利以及整个社区对球队的热情。墨菲说,我们当然希望球队胜利,但是我们不会忘记我们所处的社区,球队是属于绿湾的。包装工队谨慎的处理着利润和社区之间的关系。其他的NFL球队都是由一个大股东控制,NFL也禁止其他方式,(包装工队所有制结构产生于现存NFL制度之前)因此门票收入、场地冠名权以及特许商品销售收入全部进入老板的口袋。可是包装工队并不是这么运作。尽管作为超级碗冠军,今年票价上涨了9%,但最高票价只有83美元,在联盟中排倒数第三;和其他球队的主场充斥着铺天盖地的广告不同,朗博朴素的就像一个高中的运动场,唯一能看到的告示就是记分牌。

球队的副总裁Jason Wied说,我们和别人一样在努力增加收入并控制成本,但是我们更在意社区对球队的评价。如果我们将球票定价像新英格兰爱国者一样,那么收入可以增加一倍,但是我们必须考虑我们的蓝领球迷。作为土生土长的绿湾人Wied说,我们的工作就是让球队可持续发展,确保包装工队一直留在绿湾,经常我们做出得决定是基于对整个社区的利益考虑而不是球队的利益。

大多数情况下,两种利益是一致的。1919年,当地高中的足球明星Curly Lambeau创建了包装工队。1923年球队根据威斯康辛州的一个现在已经废止的非盈利税务制度制定了公司章程,并以此作为球队管理的基础。章程规定,如果球队被出售或者转移,那么所得收入将捐给当地的退伍军人协会(1997年条款进行了修改,受益人改做名为绿湾包装工基金会的慈善机构)。1950年球队公开上市。1997年重新制定了所有权规则,这个规则足以让今天任何一位CEO眼花缭乱。112158名绿湾包装工队的股东没有权利获取利润或者分红,也不能向第三方出售转让球队的股份。

持有股份的唯一权利就是在每年一届的股东大会上选举董事。现在的董事会将邀请候选人参加股东大会,这些候选人通常是当地成功的商人或者社区的名人。球队前副董事长、Valley Bancorporation的CEO,Peter M. Platten III说,能被邀请加入董事会是莫大的光荣,因为我们和球队一同成长,如果可以被邀请,说明你获得了认可。

董事会接下来会推选执行委员会,他们将就球队如何运转做出决定。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由谁来担任球队的CEO,而在联盟其他球队里,这个职务都是由老板本人兼任。2007前的CEO是本地商人Bob Harlan,因为过了法定退休年龄,Bob Harlan于那年卸任。而他的继任者John Jones,因为健康问题也不得不被迫辞职。几十年来,包装工队第一次无法在内部找到合适的CEO。他们雇佣了一家猎头公司帮他们寻找CEO,而最后这家公司提供的人选对董事会所有人来说的非常陌生。他不是绿湾本地居民,而从球队管理角度考虑更让人担心的是,新任CEO以前是一名球员,他因为反对联盟的体制而闻名,可现在却要花钱雇他来维护这个体制。

墨菲在纽约州北部度过了自己的童年,他的父亲是一家钢铁厂的劳资关系主管,经常带着他开车赶往各处的工厂处理劳资纠纷。到现在墨菲还能回忆起父亲在路上和他讲的一些名言警句,父亲常说,不管谈判桌对面是谁,你都要努力和他们保持良好的人际关系,这样即便是在谈判最激烈的时候,你也不会忘记和你辩论的人背后有一个家庭在支持着他。墨菲说,就像教练的儿子非常熟悉运动一样,我善于处理劳资关系。

墨菲是家中的长子,高中的时候他参加了三项运动,在科尔盖特大学他主要从事棒球和橄榄球运动。毕业后他收到了匹兹堡海盗队和纽约大都会队的邀请,但是墨菲更喜欢橄榄球,因此参加了1977年NFL的新人选秀,他第一次有了和管理层谈判的经验。当时华盛顿红人队的主教练是乔治-艾伦第一眼就看中了墨菲,并迫不急待的想把墨菲招致麾下。

墨菲后来回忆,艾伦给他安排了一家旅馆入住,并告诉服务人员,如果有人找墨菲,就回答这里没这个人。当时有五家球队希望和墨菲签约,但是找不到他。不久墨菲同红人队签了协议,一份为期2年,年薪21000美元的合同。

那个时期,墨菲是红人队防守的绝对核心,但是让他出名的却是场外的角色,墨菲成为了国家橄榄球联盟球员协会的代表,这个角色也帮助他塑造了未来的职业。红人队当时的中后卫Peter Cronan说,那时如果被邀请进入球员协会就意味着提前退役,而且一直都有这样的潜规则,就是如果你在协会里表现的太积极,那么老板们就会对付你。墨菲说,在职业生涯的头三年里,他看到了很多遭受不公平待遇的球员,他们处于弱势地位,没有应对手段,不能自由转会。墨菲认为联盟的退休金应该提高,那些在退休保障前退役的球员也应该享有退休金。

红人队老板Jack Kent Cooke的一句话可以概括所有联盟老板的观点,他说墨菲是个共产主义者,因为他和其他球员要求分享联盟55%的收入。在1982年的罢工中,墨菲成为最活跃也是最善谈的球员。NFL的前总裁Paul Tagliabue当时是联盟的首席顾问,他在回忆中说,他一直觉得墨菲非常特别,墨菲总是会提出很多问题,但是不会触及底线。即便不同意我们的立场,墨菲也会通过询问试图理解我们的真实想法。

墨菲相信在罢工时产生的敌意是缩短他职业生涯的一个重要原因。1983年,墨菲是联盟的最佳拦截手,并一直是首发成员,可1984年他的左膝盖受伤不得不停止几场比赛。一天下午,墨菲正在做拉伸练习的时候,球队老板Jack Kent Cooke过来询问他的伤情。墨菲说应该需要几个星期才能好,Cooke却说,没关系,你觉得以后都不上场怎么样?

今天墨菲仍然坚持提前退役是非常明智的选择。他说,我当然可以继续比赛,而且我认为自己当时还处在一个黄金的阶段,但是人生中最困难的事情是如何做好退役后的转型。后来墨菲晚上去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读书,而白天则成为NFLPA的助理执行理事。在解决1987年的第二次罢工中,墨菲是最重要的人物。他和NFLPA的执行理事Gene Upshaw一起试图提出一个新的联盟劳动协议。1989年,NFLPA将联盟的老板们告上法庭,最后他们获得了胜利,并在1993年制定了新的劳资谈判协议。根据这个协议,球员可以自由转会,同时老板们的收入被封顶。墨菲说,至今他仍然十分怀念那段奋斗的时光。

后来墨菲在司法部做了诉讼律师,然后又回到母校科尔盖特大学当了一名运动主管。2003年,他来到西北大学担任运动主管,负责19个运动项目并掌管4000万美元的预算。在此期间,墨菲的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西北大学学生运动员的毕业率为98%,是全国最高的。墨菲说,他不想离开西北大学,但是当有人问我是否对包装工队的工作感兴趣的时候,我怎么能说不呢?

2007-2008赛季结束后布雷特-法佛尔退役了,他只是带领球队进入过国家足球联盟的决赛。这时球队有一个合适的四分卫候选人,亚伦-罗杰斯。当法佛尔还在犹豫是否退役的时候,向罗杰斯的过渡在训练营里就悄悄进行了。

2008年墨菲成为了包装工队的CEO,6月他飞到路易斯安那和法佛尔进行了磋商。墨菲说,法佛尔可能以为如果他想回来就可以随时回来,可我认为他已经不适合继续留在这个位置上了。墨菲给法佛尔提供了一份10年2000万美元的合约,在外界看来,这份合同就是安抚法佛尔安静的离开。对于一个像墨菲这样的空降兵,本应该把当地人心中的英雄请回来更为稳妥,但是总经理Ted Thompson和总教练Mike McCarthy认为罗杰斯已经准备好了,如果等着法佛尔退役只是耽误无法避免的过渡的时间。因此,墨菲决定快刀斩乱麻。包装工队和法佛尔解除了合约,后来他又效力过其他球队,并且场外的绯闻不断,而此后罗杰斯的表现非常突出,包装工队上上下下都对墨菲掌控局势的能力深感钦佩。去年,罗杰斯率领球队获得了超级碗的冠军,而且本赛季还保持不败。从2008年以来球队的运行收入增加了30%。墨菲提高了专卖店和官网的销售业绩,还安装了可以准确跟踪收入的软件。包装工队官网的点击率比大的电子商务网站都高,在淡季每周的销售收入也有10万美元,上个赛季的季后赛期间,六周的收入就超过了900万美元,为此墨菲还斥资400万美元在运动场附近买了一个大仓库。

包装工队还宣布改造体育场,并通过发行新股来筹集资金,这样球队每个赛季的收入将增加800到1000万美元。尽管NFL在美国的影响力已经达到了顶峰,但是墨菲仍然希望今后球队的收入增加4%到5%。墨菲认为,比赛的收视率仍然在提高,而且NFL的赛事是少有的几个观众仍然希望观看现场直播的节目,并且NFL正在走向世界。

也许对墨菲而言,最大的挑战就是被NFL总裁罗杰-古德尔提名为联盟管理委员会的执行委员。去年夏天,墨菲参加了联盟专门于球员协会商讨劳资协议的谈判小组。现在墨菲彻底从员工转变为管理者,而他面对的是年轻版的自己。虽然名字和面孔发生了变化,但是谈判的内容没有变,实质问题和墨菲当年推动的一样:球员应该分享联盟收入的比例该有多大?

考虑到墨菲曾经是球员代表,他现在的强硬立场非常令人惊讶。在一次访谈中,当谈到关于支付给因伤退役球员的养老金和遣散费时,墨菲说他认为现在联盟已经给球员够多了,如果他们还想工作,联盟会给他们提供帮助。NFLPA的代表对他的讲话非常愤怒,并且表示如果墨菲在场他们将拒绝进行谈判。

新的劳资协议在赛季即将开始的时候达成了,球员获得了联盟收入的48%,这个比例和1982年罢工后的结果相当。但是墨菲说,现在收入更高,而且球员可以自由转会,他们不会像以前那样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了。

这也许是真的,现在NFL球员的平均工资是77万美元一年,但是球员和管理层之间仍然存在着巨大分歧。代表40位NFL球员的运动经纪人J.R. Rickert说,如果想获得同NBA和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球员一样的保障性合同,NFL的球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就退休福利而言,确实增加了,但是它的起点原本就太低。

墨菲坚持他在谈判过程中都是真诚的。他说,人成熟后就会变得更有远见。他认为球员在80年代确实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但是现在情况完全不同。首先,球员已经有了更多的权利,而且在球员和老板相互之间更加尊敬,这在他那个时候是没有的。尽管现在他代表的是谈判的另一方,做到平衡并不容易,但是他很早开始就已经适应了。

包装工队在NFL的地位非常特殊,因为没有在绿湾没有任何人可以从联盟特殊的政策中获利,因此也就无法质疑包装工队的财务动机。联盟前总裁Tagliabue就说,绿湾道德上纯洁而经济上客观。当需要其他球队的老板一同批准新的劳资谈判协议时,Goodell派遣道德上纯洁的包装工队的墨菲和他们解释协议中的细微差别。Goodell说,能够达成协议,墨菲功不可没。

包装工队能够存活下来是历史的偶然。如果这个球队的章程准许股东获取超过20万的股份,如果球队没有在赛场上取得如此高的成就,又或者没有这么多忠实的球迷,包装工队还能在绿湾继续存活么?恐怕不能,它很可能像其他小市场的球队一样,要么消失要么转移到更大的市场去。

联盟的体制特点是有秩序、可预期,最重要的是从其他运动的标准来看,更加公平,而包装工队充分利用了这些:包装工队的大部分收入,约9600万美元来自于NFL的电视转播权分红,而NFL的电视转播权收入在32家球队中评分。现在美国不可能在出现第二个包装工队,因为NFL的规则不准许再出现公共股东,他们希望球队有一个有资金实力和管理能力的老板,不希望为了控制球队而出现代理战争。一些小市场球队也曾试图效仿包装工队,但是均以失败告终。根据福布斯的估计,现在一个NFL特许会员队的价值为10亿美元,如果不给股东分红或者不能以高价转手卖掉股份,那么没有人会愿意投资。

最后,包装工队能够生存下来也是一种美国文化的象征,美国人更喜欢看到失意的人奋发图强。每一次在朗博体育场进行的主场比赛都充斥强烈的感情,在美国也许只有季后赛时波士顿红袜队的芬威球场能与其相提并论。对于主场的6万名观众而言,他们已经不仅仅是观看着一场比赛,更多的是捍卫着自己的荣誉。

闪电博客评:了解下美国人的橄榄球文化。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2145.html

分类: 生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