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如何欺骗希腊政府,代价高昂的秘密贷款

2012年4月2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导读:国外媒体今日刊载文章称,希腊从高盛集团那里获得的秘密贷款从一开始就是个代价高昂的错误。文章指出,在2001年达成旨在隐瞒债务负担的货币互换协议时,希腊政府对高盛集团的欠款较其从该集团借入的28亿欧元就要多出6亿欧元左右;而到2005年时,这项交易的价格更是将近翻了一番,至51亿欧元。以下是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希腊从高盛集团(GS)那里获得的秘密贷款从一开始就是个代价高昂的错误。

在2005年接手希腊债务管理局的斯派罗斯-帕帕尼科拉乌(Spyros Papanicolaou)称,在2001年达成衍生品协议时,希腊政府对高盛集团的欠款较其从该集团借入的28亿欧元(约合37亿美元)多出6亿欧元(约合7.93亿美元)左右。到2005年时,这项交易的价格将近翻了一番,至51亿欧元(约合67亿美元)。

衍生品是与股票、债券、贷款、货币和商品相关,或是与利率或天气变化等特殊事件相关的不受监管的金融工具,其功能是降低潜在资产的损失风险。目前全球衍生品市场的总额高达600万亿美元,这一市场上的交易活动被指责为导致最近一次金融危机发生的部分原因。

帕帕尼科拉乌及其前任克里斯托佛罗斯-萨迪力斯(Christoforos Sardelis)此前首次披露了希腊与高盛集团之间协议的细节,这项协议帮助希腊隐瞒了该国增长中的主权债务,从而使其符合欧盟的要求。两人表示,在与高盛集团签订协议时,希腊政府并不真正明白自己是在购买什么东西,而且也不具备正确判断风险或成本的能力。

曾在1999年到2004年之间担任希腊债务管理局局长的萨迪力斯在接受采访时称:“与高盛集团之间的交易是两个‘罪人’之间一个非常性感的故事。”

高盛集团从这项交易中获得的即时利润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复杂的、定制的交易中,客户将会面临很大风险,原因是这些交易缺少可比的市场价格,而且其服务费不对外披露。哈佛大学、美国阿拉巴马州的杰斐逊县以及德国普福尔茨海姆(Pforzheim)市都已发现,在通常由证券公司向其提供的某种旨在增强其财务状况的私下交易中,它们都是蒙受损失的一方。

高盛的DNA

风险顾问、《极端货币:宇宙的主宰和崇拜的风险》(Extreme Money: Masters of the Universe and the Cult of Risk)一书作者Satyajit Das在接受电话采访时称:“与市场机关一样,希腊也只不过是管理不良的客户被粗暴对待的又一个例子。”他指出:“这些交易的结构决定了它们是不会被解除的,高盛集团在确保自身利益不能被妥协的问题上是无情的——这是该集团DNA的一部分。”

在高盛集团2001年交易和本金投资业务的63.5亿美元营收中,6亿欧元的收入所占比重大约为12%。高盛集团交易和本金投资部门旗下囊括固定收益、外汇和商品部门,该部门安排了与希腊政府之间的衍生品交易,并在2001年中创下了销售额的历史最高记录。在当时,这个部门的运营负责人是劳埃德-布兰克费恩(Lloyd C. Blankfein),也就是现在的高盛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在随后的一年中,该部门的季度营收继续创下历史记录。

盈利颇丰

萨迪力斯称,高盛集团与希腊政府达成的这桩交易将希腊以美元和日元发行的债券交换为欧元债券,这一机制意味着希腊债务被人为压低。此外,希腊政府还利用一项市场外利率互换协议来偿还贷款。这些互换协议允许交易对手交换有关名义金额债务的两种形式的利息付款,比如说固息或浮动利息债券的利息付款等。

据一名熟知内情但要求不被具名的前希腊政府官员透露,这项互换协议的交易成本上升的原因在于,该交易的名义价值为150亿欧元(约合197亿美元)以上,超过贷款本身的金额。他透露,这项交易的规模和复杂性意味着,高盛集团收取了相称比例的高于标准规模和结构之交易的交易费。

伦敦全球投资者衍生品纠纷顾问机构Devon Capital LLP的合伙人索尔-海顿-罗(Saul Haydon Rowe)称:“这看起来对高盛集团来说是一项盈利颇丰的交易。”

高盛集团拒绝就该集团从互换协议中获得了多少盈利的问题置评。高盛集团驻伦敦的发言人菲奥娜-拉梵(Fiona Laffan)称,这些交易符合欧盟统计局提供的指导方针的要求。

消失的债务

拉梵发表电子邮件声明称:“希腊执行这些互换交易是为了压低自身的债务与GDP总额比率,原因是根据马斯特里赫条约的规定,所有成员国都必须证明自身的公共财务状况有所改善。这种互换交易是许多欧洲国家政府都会使用的伎俩之一,用来满足条约的要求。”

“货币互换”又称“货币掉期”,是一项常用的债务保值工具,主要用来控制中长期汇率风险,把以一种外汇计价的债务或资产转换为以另一种外汇计价的债务或资产,达到规避汇率风险、降低成本的目的。早期的“平行贷款”、“背对背贷款”就具有类似的功能。根据2003年最初的报道,高盛集团在互换交易中利用一种虚构的、历史性的利率让大约2%的希腊债务从其国家账户中“消失”。为了偿还从高盛集团借入的28亿欧元,希腊政府还达成了另一项与利率波动有关的互换协议。

但在此以后,债券收益率的下降导致这种押注变得“有毒”,而且互换协议也未能阻止希腊债务规模在2005年8月份接近翻番。

截至去年为止,希腊债务总额在GDP总额中所占比例大约为160%,迫使其继续寻求国际援助。在上个月,欧盟官员同意向其提供总额1300亿欧元(约合1700亿美元)的第二项援助计划。

欧盟统计局

根据欧盟统计局的会计规则,欧盟各国在2008年以前被允许利用所谓的“市场外利率互换”来管理自身债务。包括萨迪力斯在内的希腊官员都表示,他们获悉意大利等其他欧盟国家也曾利用类似的方法来压低自身债务,只不过它们所利用的是店头交易衍生品合约相对于交易所互换交易的保密性。

所谓“店头市场交易”(Over-the-counter Market Transaction),又称“柜台交易”,是指证券公司之间、证券公司与顾客之间在证券交易所外某一固定场所进行的股票交易,其交易对象包括注册股票与不上市的股票。

欧盟统计局称,在2008年该局要求欧盟各国重述自身账户时,希腊并未上报与高盛集团之间的交易。欧盟统计局在上个月发表声明称:“希腊当局从未向欧盟统计局通知这项复杂交易。”

彭博诉讼

彭博新闻社已在欧洲普通法院(General Court)提出一项诉讼,要求欧洲央行披露与希腊利用衍生品合约来隐瞒贷款的相关文件。欧洲央行则在去年5月份对这项诉讼作出回应称,发布这些信息可能会损害欧洲央行交易对手的商业利益、对银行和市场造成损害、以及破坏希腊与欧盟的经济政策。有关这项诉讼的判决尚未作出。

现年61岁的萨迪力斯和72岁的帕帕尼科拉乌表示,包括高盛集团在内的多家银行曾提议为希腊政府管理债务。当时,代表高盛集团向希腊政府提出这一要求的是时任该集团欧洲销售高管的Addy Loudiadis。帕帕尼科拉乌称,Loudiadis颇受政府信任,原因是她曾自1999年帮助定价竞争对手的衍生品合约,而且还曾警告希腊政府不要买入复杂的互换协议。

曾担任银行经济学家的萨迪力斯则表示,Loudiadis是“非常专业的人士——但与高盛集团中的所有人一样,她也具备一些侵略性。”

闪电博客评:高盛在这方面确实厉害。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2144.html

分类: 财经资料 标签:
  1. 深圳婚纱摄影
    2012年4月4日13:06 | #1

    厉害啊。。。 你的博客速度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