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VS微软两大软件巨头之间的较量趣闻:垃圾门事件回顾

2012年4月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2000年6月底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记者们这样问甲骨文总裁埃里森:“听说最近你一直住在比尔·盖茨的垃圾筒里啃垃圾,这是真的吗?”

美国软件巨头甲骨文(Oracle)和另一软件巨头微软公司可以说是不共戴天的对手,微软因此成为Oracle头号间谍活动对象。

1999年6月,当微软面临危及其生存的反垄断诉讼时,一个名为“独立学院”的团体购买了整页整页的报纸广告版面,密密麻麻地排列出240位学院人士的名字,对政府以反垄断名义起诉微软表示批评。Oracle怀疑这家机构并不像其名称那样独立,决定探个究竟。公司聘请了华盛顿一家名为InvestigativeGroupInternationalInc.(简称IGI)的侦探事务所。

随后,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将这两家素来交恶的公司引向了直接交锋,暴露出“光彩照人”的软件行业阴暗丑陋的一面。期间,稀奇古怪的事情丛生:一会儿有人声称笔记本电脑被盗,一会儿有可疑人物在微软盟友的办公室门外鬼鬼祟祟地闪动。更有甚者,在这个高科技产品层出不穷的行业,Oracle的间谍们最终却主要依靠最没有高科技色彩的办法:靠翻检办公室的文件垃圾来获取情报。

Oracle怀疑微软自己是“微软支持运动”的幕后操纵者,因此给IGI分派了一项任务:了解独立学院的资金数据。双方讨论了一些调查手段,其中包括仔细翻检垃圾。IGI被要求必须合法操作。没过多久,IGI就拿出了调查结论:内部文件显示,微软曾经付给独立学院15.3万美元。随后,这一机密情报在9月18日《纽约时报》上被披露出来,使微软和独立学院大为窘迫。

Oracle随后又将侦查矛头对准了受微软支持的AssociationforCompetitiveTechnology(简称ACT)。这个团体今年1月宣布,将动用由资深的前政府律师组成的法律小组,代表微软向法庭提交一项“本案友人”的名单。Oracle认为这项行动极其无耻,因为微软很可能为这张名单支付了酬金。4月,Oracle要求IGI对ACT进行调查。

很快又有一个角色登场———全国纳税人联盟(NationalTaxpayersUnion)。该团体一直公开抨击对微软的诉讼是“政府带头偷窃微软的知识产权”。Oracle怀疑隐藏幕后的黑手又是微软。Oracle再次派遣IGI进行调查,IGI马上投入翻检垃圾的行动。IGI发现全国纳税人联盟曾经收取微软超过20万美元的资金。这一信息在5月份通过《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被披露了出来。

纳税人联盟的总裁约翰·伯绍德说,曾经接连有几批访问者冒名出现在该联盟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办公室。另一个微软的盟友、总部在华盛顿的CitizensforaSoundEconomy则说,在1999年11月和今年1月期间,其位于市中心的办公室连续失窃了3台笔记本电脑,其中存有关于微软向该团体提供财政支持的资料。随后,这方面的情报就出现在《华盛顿邮报》上。

然而,对ACT展开的翻检垃圾行动最终将Oracle的幕后角色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这得归功于大大咧咧的IGI首席反微软侦探罗伯特·M·沃特斯以及一位有良知的清洁工。5月份,沃特斯在ACT的华盛顿办公室附近租了房间,用的是他真实的姓名,但自称为UpstreamTechnologies的一名官员。据熟悉内情的人士透露,沃特斯涉嫌安排一位名为布兰卡·洛佩兹的女士向ACT的一名清洁工出价1200美元现金,要求其在办公室内收集垃圾,并带到附近Upstream的办公室。那位清洁工拒绝了这笔意外之财,并且汇报了这一情况。

当IGI被询问是否有人向这位清洁工提供现金时,这家侦探事务所拒绝作答。Oracle的创始人劳伦斯·埃里森声称,在接手侦查微软同盟任务的前一天才知道Oracle聘请了IGI,也不清楚有关翻检垃圾的行动。当问到如果竞争对手也来偷偷地翻Oracle的垃圾,他会作何反应时,他面无表情地回答:“我们会把垃圾运给他们,我们会把所有的垃圾都送给他们。”

在6月底的一个简报会上,Oracle希望谈谈关于其伺服器8i的激动人心的消息———如何为40多个国家所接受,又是如何“在中型伺服器市场上刮起一阵旋风”,但挤满了房间的记者都希望谈谈垃圾的事。经历了1个多小时的新品展示后,记者们开始感到厌倦和不耐烦。最后,埃里森登场了,人们突然精神高涨,第一个问题是:“拉利,我们听说最近你一直住在比尔·盖茨的垃圾筒里啃垃圾,这是真的吗?”

闪电博客评:陈年往事依旧有趣,埃里森的攻击性是与生俱来的,过去如此,现在依然如此。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2138.html

分类: 科技资讯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