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尔·巴斯Kyle Bass个人资料,海曼资本Hayman Advisors创始人

2012年3月3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得克萨斯州素以牛仔而闻名,然而鲜为人知的是,这里还聚集着一群规模惊人的对冲基金玩家,而该州也成为继纽约、康涅狄格、马萨诸塞和加利福尼亚之后,在全美拥有对冲基金资本第五大的州。凯尔·巴斯(Kyle Bass)是其中最为著名的一位。

巴斯于2006年创办对冲基金公司——海曼资本(Hayman Advisors),因在次贷危机中做空次级抵押贷款债券获利5.9亿美元而声名大噪。数据显示,目前该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约为7.4亿美元,在2006年~2009年的四年时间里,年收益分别达20%、216%、6%以及9%。

凯尔-巴斯小档案简介

巴斯1960年生于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市,父亲经营当地一家大型酒店。此后,他们全家因父亲工作变动而迁往得克萨斯州的达拉斯市。1981年,巴斯获得得克萨斯州基督教大学工商管理学学士学位。

巴斯职业生涯的头7年在贝尔斯登的得克萨斯分部度过,他的主要工作是为公司销售债券。28岁时,他升任该公司的高级董事。随后,他跳槽至美盛集团(Legg Mason)并开始涉足房地产业务。

2006年,巴斯决定单干,从多年积攒下的1000万美元中拿出一半,又动用自己的关系募集到5亿美元,建立了自己的对冲基金。

可以说,巴斯是一个典型的乡土对冲基金经理,他既不会说一门外语,也很少出国旅行,但他却不是那种与世隔绝,只喜欢蹲在办公室或家里的“宅男”。相反,他性格外向,喜欢冒险。2002年,他曾参加一个从曼哈顿到洛杉矶的小型汽车拉力赛,开着保时捷赛车夺得了最快速度奖,并获20万美元的奖金。

次贷危机过后,巴斯用赚来的钱在达拉斯的旷野中盖了一座4000平方米的豪宅,这里面自带给水系统,军械库里藏着足够装备一个营的自动武器、狙击步枪和小型爆炸物。平日里,巴斯总是开着他那辆改装得花里胡哨的悍马汽车招摇过市,汽车的保险杠上还贴着“上帝保佑我们的连队,特别是狙击手们”。此外,巴斯还总是乐于帮助那些伤残退伍军人。

巴斯认为,欧元区债务危机将加速日本局势的恶化,危机很可能将改变投资者对日本债券的想法,日本很快就会出现在报纸的头版上。

2011年下半年,巴斯花费100万美元买入了2000万枚面值5美分的镍币。他认为,每个面值5美分的镍币中镍金属的实际价值为6.8美分。他寄望若干年后制币机构改变镍币的成分,那时就是这些镍币为他带来利润的时候。

做空次贷一举成名

与保尔森一样,海曼资本是一家以事件驱动为主要策略的对冲基金。就在基金成立后没多久,巴斯就利用杠杆以1.1亿美元资本卖空40亿美元的次级贷款担保债券凭证(CDO)。

不过,据华尔街著名作家迈克尔·刘易斯在所著《大空头》一书中所述,巴斯卖空次级抵押贷款债券的想法并非出自他自己的研究和判断,而是来源于新泽西州彭南特资本(Pennant Capital)的艾伦·博尼叶(Alan Fournier),而博尼叶则是听从了德意志银行债券交易员李普曼的分析建议。

在次级抵押贷款债券市场里押上了巨额空头筹码,巴斯开始告诫他人谨防信贷市场的崩溃,但贝尔斯登的交易员们却对他的“危言耸听”不以为然。其中一位交易员还这样对他说:“咱们各自盯住自己篮子里的鸡蛋就好。”

与那些曾参与卖空次贷的投资者一样,巴斯也经历了孤身荡舟般的痛苦,但在一个“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世界里,巴斯从来没有因为站在随波逐流的对立面而惧怕。

刘易斯也指出,在次贷危机爆发之前,大约有15个人孤注一掷,巴斯就是其中一人,这显示出他敢于冒险的精神。

2008年,债务驱动的美国房地产崩溃,贝尔斯登也被卷入其中,巴斯大获全胜,并且在投资圈里建立起了名气。

更大手笔——做空政府

在做空次级抵押贷款债券后不久,巴斯便将目光放在了政府的债务问题上。

在巴斯看来,从2002年起,发达世界用入不敷出的借贷行为来驱动经济增长,使得一轮虚假繁荣开始上演,而刚刚爆发的次贷危机只是一个开始。

他粗略估算,2008年时,全球公共和个人的债务总和已达到2002年的两倍强,从84万亿美元猛增至195万亿美元,如此负债累累是史无前例的。以爱尔兰为例,赤字惊人且增长迅速,负债是其年度税收的25倍强。法国和西班牙也同样沉重。大型银行由于信用过度扩张,已经不能被视为私营企业,而是等同于必救的地方政府了。一旦再次发生危机,国家不仅要负担来自政府方面的公共债务,还要负担银行业体系的债务。

因此早在2008年底,巴斯就认为,如果政府沿着高负债的路走下去,唯一结果就是违约倒闭,他同时预计,希腊将是推倒欧元的第一张骨牌。

虽然巴斯也吃不太准政府违约什么时候会发生,“也许是两年,也有可能是五年或者七年,但等大家都知道有些国家可能违约就晚了,而且等来等去做空的成本会变高”,于是他开始果断建仓,直接与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等投行做对手交易,买入了最初几笔他认定偿债无望的希腊、爱尔兰、意大利、瑞士、葡萄牙和西班牙等国家的信用违约掉期。

2年过去后,事情正朝着巴斯预期的那样发展:希腊已处于违约边缘,爱尔兰和葡萄牙奄奄一息,亟待纾困,西班牙和意大利的信用也是一落千丈。而他在2011年,又开始大规模买入许多国家的信用违约掉期合约。

“我或许不知道哪个苹果先熟,但这并不影响我知道苹果最终都会掉下来。”巴斯这样说道,“不要相信政府告诉你‘一切都会好的’。我从来不靠乐观主义或者悲观主义赚钱。我能够赚钱是因为我是个现实主义者,而目前的现实是负面的。”

有媒体报道,如果这些国家违约,那巴斯的获利将达到650倍。

对于美国的债务问题,巴斯认为美国将用10年或更多时间去解决,但只有3~5年的时间窗口去寻找可靠的解决方案,否则所有拖延政策将不再奏效。至于债务危机将如何演变,巴斯认为:“由于我们这个时代经历了历史上最长的和平时期,因此全球债务的累积程度也是前所未有的,而债务危机的产生是目前全球的社会制度所致,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战争。世界秩序的产生和终结都来自冲突,因此最终会有新的世界秩序产生。”

“日本是巨大的庞氏骗局”

除了做空欧元区几个深陷债务困境的国家之外,巴斯自2011年以来,还大手笔做空日本。

巴斯在最新题为《违约正在逼近》的致投资者信件中指出,日本是巨大的庞氏骗局。

“导致麦道夫骗局破灭的主要原因是离开这一骗局的投资者要多于新进入的。这一情况一旦发生,骗局就完蛋了。根据最新的人口普查,日本人口在过去几年达到1.279亿的最高峰值,此后已下降了300万。日本社会是发达国家里面最同质的,或者说就是最排外的。日本与邻国的关系不佳不是秘密,因此移民并不是解决人口下降问题的办法。很快日本的利息支出将超过利息收入,日本将失去国内融资能力。”巴斯这样说道。

巴斯还指出,日本资产负债表上的债务是全世界最高的,大约为GDP的229%。而欧洲债务危机将加速日本局势的恶化,因为危机很可能将改变投资者对日本债券的想法。相信未来几个月就能见到这些事件先后发生,日本很快就会出现在报纸的头版上。

事实上,2011年3月日本地震发生以来,巴斯已经因做空日本政府债券和企业债券而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巨额利润。

除了主权国家债务之外,巴斯还不停寻找值得投资的资产。据媒体报道,2011年下半年,巴斯花费100万美元买入了2000万枚面值5美分的镍币。他认为,每个面值5美分的镍币中镍金属的实际价值为6.8美分。

目前,他将堆积如山的镍币储藏在达拉斯市城区的一间地库里,等待着若干年后制币机构改变镍币的成分,那时就是这些镍币为他带来利润的时候。

除此之外,巴斯还指出:“过去两年的股市并不是危机后的周期性反弹,投资者不应该因为市盈率相对历史记录偏低而购买股票。现在虽然盈利处于历史峰值,但盈利状况是虚假的,因为公司把所有的不良资产都留在财务报表上。未来,我们将看到股市下跌。”

闪电博客评:还算是个人物,不知未来会如何?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2093.html

分类: 励志文章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