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赌王的赌注,谢尔登-埃德森与拉斯维加斯金沙公司东山再起

2012年2月2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福布斯》杂志3月12日印刷版撰文称,拉斯维加斯金沙公司董事长谢尔登-埃德森在3年前的金融危机中处在近乎无法偿债的窘境,而他此后东山再起,再度跻身美国十大富豪之列,不仅仅他的公司在华人博彩业中居于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且他本人正通过政治捐款对美国政治发挥重要影响力。

小资料关于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

企业全称: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
英文名称:Las Vegas Sands Corp.
企业简称:金沙集团公司

美国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经营酒店、娱乐场、度假村及会展业务,总部设于美国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公司于拉斯维加斯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分别拥有威尼斯人度假村–酒店–娱乐场、金沙会议展览中心以及澳门金沙娱乐场。

目前,集团正在发展其它娱乐场酒店度假村项目,其中包括拉斯维加斯的Palazzo Resort Hotel 、澳门威尼斯人度假村酒店,以及新加坡的The Marina Bay Sands。

闪电博客评:这篇文章因为是摘译,所以有点不通畅,但是故事还是很精彩的,金沙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赌博帝国。

以下是文章摘译:

这个星球上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的密室坐落在拉斯维加斯巨大的威尼斯人酒店内部,前往那里要经过仿制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外观和一排排旋转老虎机,穿过两套没有记号的门,经过一个没有窗户的等候室,一行行杂乱的书桌和一只在咳嗽的微型狮子狗。

从这个堡垒可以鸟瞰一个私人庭院,在堡垒的墙壁上的亲密合影中的人物代表着这位要人结识的保守派王朝,其中包括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前副总统迪克-切尼(Dick Cheney)、纽约市前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和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Netanyahu)。

但当谢尔登-埃德森步履蹒跚地走进房间,经过他的助步车和机动滑板车时,他强壮的坐姿无法掩饰神经疾病造成的他身体上的虚弱。不过不要紧:他的握手依然有力,他的声音依然坚定,他的思维是敏捷的,并且整个美国现在都想知道他在计划什么。埃德森最近向美国国会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提供的用于竞选的捐款,已使埃德森成为一位在政治上令人感兴趣的人物。这是他在向金里奇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赢得我们的未来”(Winning Our Future)提供了八位数美元之高的捐款以来首次接受专访。

今年1月以来,他已拒绝了数以百计的采访要求,电视和互联网上人们对他的所作所为已进行了数以千次的剖析。但媒体的狂热错过了关于谢尔登-埃德森的更大故事。是的,他支持金里奇,并暗示将支持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任何人,他的举动已把美国总统竞选进程搞得天翻地覆。

埃德森真正的实力源自从他的国际商业帝国,过去三年中,这个帝国已悄然实现了爆炸性增长。他向澳门的四个赌场项目投入了120亿美元,他很可能是有史以来向中国投资规模最大的外国投资者。埃德森拥有近5,700万平方英尺的度假胜地,他控制的房地产规模相当于21座帝国大厦。他自称,他已帮助推动新加坡“从一个平庸的、沉闷的城镇变成一个令人兴奋的拥有烹饪艺术和博物馆的城市”。他的权力从以色列伸展到他的发家地拉斯韦加斯,在以色列他拥有一家有影响力的右翼报纸,并把数以亿计的美元投入到当地慈善机构,在拉斯维阿斯,他控制着有4000套套房的威尼斯人赌场。

市场已作出反应。在我此次采访前的一星期,拉斯维加斯金沙公司(Las VegasSands)公布,受公司在博彩业兴旺的澳门的产业表现强劲的推动,公司季度净收入达到创纪录高位(25.4亿美元),公司还宣布将派发其有史以来的首笔股息。该股股价已飙升,市值已达390亿美元左右,几乎是其博彩业竞争对手永利(Wynn)和米高梅(MGM)市值总和的两倍。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这些钱来的速度快得惊人。就在仅三年前,埃德森帝国还面临资不抵债的窘境,《福布斯》估计当时他的净资产从280亿美元骤降至30亿美元左右。从那时起,他几乎已把这些钱都赚回来了——金沙股价上涨了3700%,埃德森的资产净值已反弹至250亿美元,再度使他跻身美国10位最富有的人士之列。他本来似乎曾注定会成为体现过渡杠杆导致自作自受的陷阱的反面教材,但现年78岁的他却可能已成功完成了后金融危机时代最伟大的转机,2009年以来他积累的财富比其他任何一位美国人都多,包括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在内。

2007年时埃德森像太多的美国人一样,处在狂热花钱中,他借款100亿美元,用于为在拉斯维加斯的19亿美元扩张项目、在澳门路氹金光大道(Cotai Strip)建设一个包括7个赌场的耗资120亿美元的项目,以及他在新加坡的55亿美元滨海湾金沙酒店(Marina Bay Sands Singapore)提供资金。投资者们为这些大型的亚洲度假胜地的潜在收益冲昏了头脑,对金沙的估值达到了其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DTA)的60倍。

“这就像你有金矿,但还没有能力把黄金挖掘出来一样,”金沙的总裁迈克尔-利文(Michael Leven)说。当时利文是公司董事会成员。“但市场上给你的估价恰恰就像你已获得了黄金一样。”

很快金沙就耗尽了要完成这些金矿的挖掘所需的资金。随着拉斯韦加斯陷入疲软,金沙的主要收入来源威尼斯人停滞不前。建造工程的延误进一步损害了公司的资产负债表。突然间投资者们忘记了公司的增长潜力,发现了公司巨大的债务负担。2007年10月到2008年1月之间,金沙股价暴跌了50%。

随着经济疲软,赌徒们资金不足,企业则取消了大型会议。埃德森的50亿美元的信用额度,注定将持续低于7.5倍现金流水平,开始倾向于无法偿债的边缘。

分析师们,甚至他的一些高管们,恳求埃德森放慢建设脚步或暂停建设,以把成本保持低位,埃德森则脚踩油门不放松。但傲慢是有代价的:截至2008年7月,金沙股价较2007年高位下跌了80%。

“我曾告诉他,‘对公司进行再融资,否则我们是在将我们自身置于巨大危险中’,”当时的公司二号人物比尔-韦德纳(Bill Weidner)回忆说。韦德纳说,从2007年年底开始,他向埃德森提交了来自三家不同投行的四项不同的交易方案,但老板拒绝了他们,老伴寄希望于经济会改善。

多位参与人士称,在2008年7月,随着形势变得严峻,高盛设计了一项可转债交易,但永远的赌徒埃德森再次拒绝,他知道他需要再融资,但他说服董事会等到9月份,他预计届时他的股票会反弹,从而降低交易带来的股权摊薄(埃德森拥有公司69%的权益)。

其结果是公司内部发生政变:公司总裁韦德纳跨过了他的老板,同时也是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和大股东的埃德森。“我对董事会说,与我合作吧,我已失去了对他的信心,他没作出理性的决策,”韦德纳说。“那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傻瓜举动。”

在短期内韦德纳被证明是正确的。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公司(Lehman Brothers)申请破产保护。信用市场遭受重创。金沙与高盛的交易破灭,无人放贷,尤其是向一家自由下落的赌场公司放款——该股股价一度较其高位低99%。能避免金沙无法偿债的唯一资金来源是埃德森自己腰包的现金(他在银行有约30亿美元存款)。

该公司的股东要求个人担保。因此埃德森召集他妻子和已成年的女儿们举行家庭会议。“爸爸,我们相信您,我们相信公司,我们认为这是正确的事,”他女儿斯万(Sivan)记起自己这样说过。

但埃德森不是像股东们所期望的那样填写了一张空白支票,而是决定分期递增地支出这笔钱,他假定其他投资者会支持他的赌注。“我想,如果我可以分次做这件事….。。这将鼓励其他人投入金钱,”埃德森说。

于是,他借给公司4.75亿美元。“我本可能轻易地垮掉,不投入一分钱。但当时公司并非处在不好的状态,它处在良好的状态.。。公司的基本面从未改变,”埃德森说,这是在市场低迷时期他向分析师们和记者们反复诉说的口头禅。

从外界看来情况看起来并非他所说的那样:拉斯维加斯在经历灾难,新加坡项目没有接近完工的可能,在澳门的建设项目最终停顿。即使在埃德森向公司提供了5亿美元借款的情况下,金沙股价依然重挫。

公司内部,埃德森和韦德纳公开争斗。公司董事会成立了一个委员会,作为公司首席执行官与总裁间的缓冲。韦德纳2008年3月被迫辞职,公司首席财务官不久也辞职了。埃德森是典型的控制狂——他甚至对我的采访进行了录像,声称这是为了“他的档案”的需要——他现在怪罪是那个团队导致金沙面临财务危险。

不管好坏,这位控制狂重新控制了局面。他成倍加码了,2008年11月8日发行的20亿美元新股中他购买了其中的5.25亿美元,这使他的所有权被稀释到50%——此时他的金沙投注恰好达到10亿美元。

埃德森知道,如果他能完成对“金矿”的挖掘——削减成本、在华人世界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在亚洲建立新的管理层以及进行新轮次的再融资最终将使他渡过难关——黄金对他来说是一个五个字母的单词:中国(China)。

要理解这胡迪尼(Houdini,魔术大师)式逃生行为的根源,你必须知道谢尔登-埃德森来自哪里:波士顿简陋的多切斯特(Dorchester)附近的一套有一个卧室的出租房。他父母睡在床垫上,他和三个兄弟姐妹睡在地板上。他在立陶宛出生的父亲开出租车,他母亲是一位乌克兰矿工的女儿,她在威尔士出生,是编织能手。

埃德森12岁时从叔叔手中借了200美元买下了一处售报角。16岁时他买了一些自动售货机,他把自动售货机从工厂搬到像他父亲这样的出租司机喜欢光顾的加油站。

中学毕业后他参军,后在一家华尔街杂志从事广告销售。他注意到,寻求上市的小企业经常被大型投行忽略。他成了介绍人,在企业与小型投行之间搭桥配对。在帮助36家企业上市的过程中,他知晓了金融如何运作。

他当时不知道,他正在爬上直接通往金沙公司的梯子。为企业的牵线搭桥导致他回到波士顿从事商业抵押贷款中介。

按揭贷款上的运作最终使他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成为新英格兰地区首批公寓开发商之一。公寓最终导致他进入酒店业,埃德森把酒店与他的旅游公司和他的有五架飞机的航空公司打包在一起,以服务顾客。

他此后顺理成章的举措影响最为巨大。1972年他成立行业展览组织机构Interface,7年后,预见到某种被称为“个人电脑”的东西(他还不知如何使用)的扩散,他在拉斯维加斯开创了计算机经销商博览会(Comdex)。1989年,他从租客变成房东,花费1.28亿美元用于改造破破烂烂的金沙赌场及建设一个邻近的会展中心以承办Comdex和其他展出。

学会如何把运行良好的赌场变成摇钱树之后,埃德森全身投入。他1995年以约8.62亿美元的价格将Comdex出售给软银(Softbank),个人获利5.1亿美元。一年后,他开始建造威尼斯人,在这家豪华酒店投下15亿美元,除博彩之外,该酒店还有美食餐厅、时尚零售店和巨大的会议空间。到本世纪初,威尼斯人是拉斯维加斯大道(Las Vegas Strip)地带最有利可图的地产项目,他在2004年12月将金沙上市,该股在其首日交易中股价上涨了60%。

他对这种模式感到满意,决定将他的赌场业务搬到一个有更多需求的地方。他选择了澳门。“我绝对地、毫不含糊地、不可抗拒地,毫无疑问地确信我可以在这里建立另一个拉斯维加斯,”埃德森说。

葡萄牙人统治澳门时,亿万富翁何洪燊从1962年起垄断澳门博彩业40年余之久。

在中国于1999年对澳门恢复行使主权后不久,中国采取迅速和漂亮的措施清理澳门博彩业的问题,向史蒂夫-永利(Steve Wynn)和埃德森两人发放了博彩经营许可证。

埃德森率先出击。在永利还在作计划时,埃德森已迅速建起了澳门金沙。2004年,他推出了100万平方英尺的小型赌场,该赌场只有50个房间,但他比竞争对手永利早两年开张并获得了博彩战利品。

现金滚滚来,埃德森的梦想更大了。在我跟他会面时,埃德森按下了他的对讲机,并要求他的助手拿来一张关于名叫路氹金光大道的填海地段的2004年照片,当时那里仅仅不过是脏土堆和泥水坑。 “在我心中,我知道这是建造亚洲大道(strip)的完美地方,亚洲的拉斯维加斯,完美。”

人人都以为他疯了。“你知道我提出把路氹金光大道的一半卖给史蒂夫-永利,”埃德森说,他重复了他在2005年是向《福布斯》首次提出的论断。 “他对我说,那是他一辈子听到的最愚蠢的想法——几乎一字不差。”不过,有一段时间,永利也是正确的。有3000间客房的澳门威尼斯人,其五颜六色的房顶霓虹灯在澳门岛上闪闪发光,像电影《第三类接触》 中的飞行器。澳门威尼斯人使金沙陷入债务,它在2007年年中提前投入使用。该酒店的拉斯维加斯格调并没有立即为当地人所接受。与此同时,他在路氹金光大道的另一家巨型酒店百利沙娱乐场(Plaza Casino)没有完工,这是埃德森企业心脏病发作的见证。

但一旦埃德森克服了他的债务危机,且世界市场稳定下来,这两家酒店就变身为金矿脉:公司目前EBIDTA的45%由澳门产生,在今年4月他的1370万平方英尺的澳门金沙城中心(Cotai Central)开张后,这一比例还将增长。

埃德森在新加坡的业绩已证明是同样醒目。那个耗资60亿美元的项目在2008年看起来像是围绕在金沙脖子周围的枷锁。但埃德森在当地拥有寡头垄断地位——新加坡仅授出了两张博彩许可证。滨海湾金沙(Marina Bay Sands)2010年4月在新加坡开业,美林预测,到今年新加坡的两家赌场所带来的现金收入就会超过拉斯维加斯所有赌场的总和。

这位78岁的老人下一步将做什么?埃德森誓言,退休不在他的日程考虑范围,但承认,他可能放慢脚步——在10年或15年之后。

他正寻求将他的实力基础扩展到一个新大陆。埃德森下一个大赌注是西班牙。“在我控制之内的事情是建造建立一个欧洲维加斯,建立一个相当于拉斯维加斯大道一半大小的我无法继续在澳门建造的地方,” 埃德森说。他正勾勒微型拉斯韦加斯的选项,即在巴塞罗那的外围或马德里的外围建立全部由他所有的由12座酒店构成的大道。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2081.html

分类: 励志文章 标签:
  1. 橱柜加盟
    2012年2月29日10:29 | #1

    写的很好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