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显和张妙的关系20万内幕,丈夫王辉与药家鑫爸爸药庆卫什么的人

2012年2月5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王辉与马延明激战,张显围观

药家鑫和张显两人死后,一个是阴魂未散,一个是冤魂未尽,但是围绕着赔偿和捐款,双方家属大打出手。昨日上午11时许,“药家鑫案”中受害者张妙的父亲张平选、丈夫王辉及其妹妹,前往药庆卫所住小区,试图“取走”药庆卫之前所赠与但又被退还的20万元。

曾表示将前去“围观看热闹”的张显,随后也赶到现场。张妙家属与药庆卫的代理人马延明发生肢体冲突,王辉、张显被警方带走……

张妙丈夫王辉挥拳揍打马延明张妙丈夫王辉挥拳揍打药庆卫的代理律师马延明

昨日上午9时许,记者联系张平选时,他还在等女婿和小女儿与他碰面,而后他们会一起乘坐公交车前往药庆卫在华山社区二十街坊的住处。

上午11时许,张平选、王辉、张妙的妹妹及另外一名同乡,来到药庆卫所住小区门口。他们在小区门房登记后,进入小区,轻车熟路地快步踱向离大门最远的那栋住宅楼。

王辉、张平选等人的“如约而至”,吸引了大批媒体前来,几人的出现,瞬间成为所有摄像机及照相机拍摄的焦点。不过,从小区大门至药庆卫所住住宅楼的路上,王辉及张平选很少回答记者问题。王辉仅表示自己是“下苦人”,生活收入靠“做活”。而张平选对有记者提出的“如果药庆卫不在家怎么办?为何当初退了钱现在又来要”的问题避而不谈,只是表示:“一会儿看了再说或现在不谈这事。”同时,他仅仅表示,来拿钱是给妻子治病。

此刻,药庆卫的代理人,曾在去年底,药庆卫诉张显微博名誉侵权案中,全权代理药庆卫出庭的马延明早已“恭候多时”。看见王辉及张平选的到来,他主动迎了上去问:“你们来说事来了?”王辉面无表情地说:“嗯,找老药家拿钱。”马延明随即表示:“我是药庆卫的代理人,他已经全权委托我处理此事,有什么话跟我说。”王辉说:“找你干啥,我只找老药。”马延明说:“我是代理人,你不给我说?”王辉说:“不给你说。”

马延明向媒体强调,药庆卫患有心脏病,身体不是很好,全权委托他处理此事。为了防止张家和药家见面后产生矛盾,所以他早早在药家楼下等候。他表示,从法律上而言,药家已经没有支付20万元的义务,另外,于情、于理、于法这三方面,他都不希望双方有冲突。

内幕和真相,张显是谁,他是什么人?

2011年6月7日,在930万学子参加高考的时候,却有一个大学生走到了自己生命的终点——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因故意杀人,被执行死刑。

在这起举国关注的案件中,除去药家鑫和受害人张妙,还有另一个人——张显,其言行引发巨大争议。2011年6月9日,在自家简陋的土炕上,因脱发而剃成光头的受害人丈夫王辉,讲起张显时说道:“没有张显,药家鑫肯定被判死缓了!”

那么,张显是谁,为何受害人家属认为没有他,药家鑫的最后结局会完全不同?

张显今年49岁,北京大学博士后,2005年后调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技术物理学院,任材料学副教授。

在一审庭审进入辩论阶段时,他表现出了锋芒与犀利。多位旁听者回忆,张显当时留给他们的印象是:情绪激动,语调激昂,不仅当庭质问药家鑫,还公开宣布,他们(受害者家属)不愿意接受药家的赔偿。

张显认为,作为一名非法律专业的高校教师,他介入药家鑫案,并担任王辉的民事代理人,纯属偶然。

2010年11月29日,《华商报》首次披露药家鑫案,他和普通读者一样,只是了解到案情而已。稍稍不同的是,12月8日,在给学生上的选修课中,他将药家鑫案与河北大学撞人案联系起来。

“当时,我给学生们传递一个观点:当代大学生应该要有责任心,不能一直被父母抱着长大;遇到突发事件不要怕,要敢于担当,敢于负责……因为人是平等的!我爸是什么,以及家里多么殷实有钱,在法律和正义面前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那次上课前,仔细检索资料的他,“才知道和受害者张妙是一个村子的”。张显说,他先后4次对学生讲课时提到药家鑫案。作为一位不相关的旁观者,他当时的态度是:“药家鑫非杀不可。”

今年正月初七(2月9日),作为宫子村的外甥,张显回老家给舅舅们拜年,串着串着,就到了王辉家。“我和王辉的爸爸认识,也喊他舅。当时,我就问王辉:案子进展怎么样啦?”

王辉说,还在等。问赔偿情况,“王辉支支吾吾说不出。后来问多了,他就说:哥,我不认识字啊!”张显感到难过,“你想,我们读过书的人,花几分钟能办好的事,他们要多浪费多少时间!”

闲聊中,王辉告诉张显,律师要他在一份文件上签个字按个手印,具体是什么他闹不清楚。张显警觉起来:什么文书?考虑到这是位免费而来的律师,“油然而生一种不信任感”的他,以表哥的身份电话律师,让其暂不要将文件送至中级法院,先发到自己邮箱,由他过目后再定。

从这时起,以一个老乡加亲戚的身份,张显介入药家鑫案。

“那天下着雪,我记得很清楚,从宫子村回来,很晚了。”当天晚上,张显就找了几个懂法律的朋友,看了律师传过来的起诉书,朋友们说写得不错,很专业。于是,第二天,他带着王辉到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到了法院,他连身份证都不知道带,门都进不去,也不知道怎么查案子开庭时间什么的。”这让张显感慨,“我想,在我们周围有着许多像王辉这样的人,他们是需要我们知识分子来维权的。”

有了高学历的副教授“表哥”帮忙,王辉“心里感到非常踏实”。其岳父张平选一家,也对这个突然降临的远方亲属很信任。在张妙妹妹张朗的印象中,张显很热情,很有正义感。

3月22日,一审开庭的前一天,法院通知王辉和张显去拿旁听证。“那一天我很忙,5点多才到法院,他们就很不高兴,说我到晚了。我也不高兴了,说你们法院进个门还安检,摸啊摸!”

法官告诫张显,明天法庭上可不能这么说话,要说话必须是代理人。张显就问怎么能代理,“当场就签了代理合同,最后法院还派车送我们回来了。”

张显从此正式参与了药家鑫案全程。

张显与张妙家属索要20万,网友50多万捐款竟已全花光

2月7日上午,药家鑫案中受害人的代理人张显发微博称,将代张妙的亲人发布公告:“现在张妙的亲人表示愿意接受药家鑫之父药庆卫无条件赠与的20万元,并定于2012年2月8日上午前往药庆卫住处接受该款。”此前,张家曾拒绝药家这20万元的赠与。8日上午,张显来到药家“接受”钱款,围观群众普遍认为,张显的做法有失风度。

在很多网友看来,张家对这20万态度的转变令人费解。据知名学者傅蔚冈在去年7月14日发布的微博:“从4月22日在网上发出给张妙的孩子捐款的微博以来……总共捐赠金额54.5万。其中40万以保险的方式捐赠,受益人为张妙的儿子王思宇,10万捐赠给其父母,4.5万捐赠给王辉。”

还有一些网友的零星捐款直接寄到张家。

但显然,张平选对这些公诸于众捐款竟表示不知具体数额,只称他拿到了10万元。而现在,这笔钱已花光了,“不够用”,大都是支付刘小欠(张妙的母亲)的医疗费。因此,有网友质疑称“从7月至今,六个多月时间就花费了小10万元的医疗费,如果再将新农合的报销考虑在内,那这10万块的确花得有点多。”

而据《西安晚报》报道,从2012年1月1日开始,该市参加新农合的农民个人每年只需缴纳50元,即可享受到最高补偿封顶线为每人每年15万元的新农合补偿。显然,那笔捐款有没有花光,够不够花,仅凭张家的一面之词是无从考证的。

更多的网友从原来对张家的同情开始变为蔑视,而张显在微博上的发狠,王辉的打人上门臭骂的行为也令人错愕,网友的众多捐款去向更是成为谜底。

闪电博客评:药家鑫这王八蛋确实该死100次,网友去年为支持你们不拿药家的20万已经捐了50多万,还有很多零碎的捐款,你们从不公布数目,现在又去讨20万,还是不是人?张妙真成了你们的摇钱树了,快他妈的滚蛋吧,还去闹事打架,真想揍姓张的全家一顿!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2034.html

分类: 生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