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red Little做空中国概念股幕后主谋Jon R.Carnes浮现

2012年1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闪电博客评:蛮有意思的一篇文章,大致主角有Alfredlittle.com、EOS基金、IFRA公司IFRAgroup.com、Jon R.Carnes、Zane Heilig、黄宏发和青岛联信。

目前的进展是国内被抓了几个,国外的诉讼还没有结果,Alfred Little是类似香椽浑水之类的专门研究中国概念股公司的机构。文章最后,有个专家建议对国内的那几个为外资卖命的调查人员判重刑,来遮住做空机构的双眼,闪电博客实在不敢苟同,这样下去只会让优质中国公司海外上市的成本和难度大大增加。

你不想被质疑和调查,那就别上市,上市了就得要有必要的透明度。你不敢打开大门,说明你家里有鬼。

以下为《法制晚报·中概股猎杀者首次被揭开真容》全文

连续“猎杀”15只中国概念股,导致股价大跌、做空者暴赚的Alfred Little,终于被揭开神秘面纱——这是化名,极可能是由境外投资基金EOS和境外调查公司IFRA的人共同组成。   

日前,在美上市公司希尔威金属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冯锐接受《经济大案》栏目独家专访,讲述了调查的详细经过。

据悉,这是国外做空机构“猎杀”中国概念股以来,做空者Alfred Little真实身份在世界范围内的首次曝光。

遭袭

中国矿业股  被指13亿会计欺诈

2011年9月2日早上6点钟,希尔威金属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冯锐刚起床就接到公司独立董事的来电,称有人匿名给公司寄来一份报告,指责希尔威“存在13亿加拿大元的会计欺诈”。

希尔威是一家在多伦多交易所和纽约证券交易所双板上市的加拿大注册的矿业公司,通过运营在河南等国内省份的六座矿山,成为中国最大的原生白银精粉生产商,但公司主要资产在中国,主要高管都是中国人,属于典型的“中国概念股”。

这份长达87页的报告被同时寄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纽约证券交易所以及全球最大的财经资讯公司彭博新闻社。此前,已经有数十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遭到做空者“猎杀”,股价狂跌。

这时一查股市数据,希尔威股票做空方已猛涨到2700万股,占总股本近16%。

当晚,冯锐与大多数高管通宵整理财务数据,第二天抢在股市开盘前,把工商年检报告、银行对账单、纳税申报表等95页材料在网上公布。

“对方的指责要么毫无根据,要么草率武断。公布的目的在于澄清事实。”冯锐解释说。

开盘后股价从每股8.5美元直落到7美元,经过澄清,最终稳定在7美元以上,几天后回升至9美元。

潜入矿区秘拍视频  “猎杀”致损几亿美元

但第二轮“猎杀”迅速而至。9月13日、19日、21日、22日,一名自称Alfred Little的人在“Alfredlittle.com”网站上连发4篇文章,称希尔威在地质储量、金属品位、产量和盈利状况等方面造假。

对方还公布了一份视频文件,称IFRA的“调查员”潜入矿区秘密监控拍摄了20天,还在运矿路上捡了矿石进行了品位化验。

所有解释都无济于事,希尔威股价暴跌。仅9月14日一天,股价就下跌19%,当天换手率占股本的三分之一。

10月24日,希尔威公司雇请的会计师事务所作出审计报告证实不存在造假,之后股价才从6.20美元的谷底逐渐回升至9.5 美元。

但冯锐咽不下这口气。他拍着厚厚的审计报告对记者说:“我们审计花了250万美元,回购股票花了3500万美元,市值少了几亿美元。做空者却通过造假至少获利几亿美元,凭什么?”

审计报告发布当天,冯锐和公司的高管一致决定:“我们要跟他们干到底!”

起诉

发调查传票  催款函显示做空者“足迹”

想斗,至少要知道对方是谁、在哪里。

撰写报告的Alfred Little已经攻击并做空了包括希尔威、中国绿色农业在内的15家“中国概念股”,但一直隐藏在暗处,对方只承认,Alfred Little是化名。

希尔威公司花数百万美元聘请国外律所进行调查。在律师建议下,2011年9月23日,希尔威公司将Alfred Little等匿名人士告上纽约州高等法院索赔1亿美元

根据美国法律,该诉讼赋予了希尔威公司律师以纽约州高等法院名义,向证人发出调查传票的权利。

此前律师发现,2011年3月29日,Alfred Little通过美通社(PR Newswire)发布了一条由IFRA编写的攻击“中概股”西安宝润的做空新闻。于是,律师向美通社发出调查传票。12月21日,美通社向希尔威提供了关于Alfred Little的一切资料。

通过美通社发布新闻是有偿的。美通社发出的催款函显示,做空新闻的提供者是一名72岁的美国老太,地址为美国密歇根州的Lapeer市某街区。催款后,她从住处寄出一张金额为1495美元的支票。

律师调查发现,她有个42岁的儿子,叫Zane Andrew Heilig。做空新闻是他让母亲替自己发给美通社的, 钱也是他给母亲的。

老人曾给美通社留下两个联系电话,其中一个号码为604824××××,位于加拿大温哥华附近。

Zane是EOS基金公司温哥华分公司的经理。那个温哥华座机正是EOS基金公司的办公电话。

调查

涉嫌基金公司  主业为中国企业融资上市

EOS基金的主要业务是“帮中国等国家的中小型企业进行融资”。

EOS基金的高管,半数是美国白人,半数是华人。大多数高管的学历都在硕士以上,且在金融投资领域经验极为丰富。

EOS基金的发起人和公司主席叫Jon R.Carnes。2004年他将EOS基金带进中国,如今半数高管常驻中国。

调查发现一连串“巧合”:EOS公司原副总裁专门负责中国公司在美国的上市事宜,他是两家中国公司的投资联系人,这两家公司均遭“猎杀”。

EOS基金一位前中国合伙人在两家中国公司担任独立董事,在另一家中国公司担任特别顾问,这三家公司也遭“猎杀”。

“我们高度怀疑,EOS基金先通过帮助中国公司在美国包装上市,之后再利用了解到的对公司不利的信息做空。先杀熟,杀光了之后,又开始盯上我们这些生脸儿。”冯锐说。

基金公司承认  利用调查公司名义活动

另一个电话号码位于香港,是商务调查公司IFRA的办公电话。

律师调查发现:为了回应德尔电器的起诉,Alfred Little曾向纽约州高等法院递交宣誓书,承认其是利用IFRA的名义开展活动。

之后律师又查到了一份铁证:IFRA联系人黄宏发在美国东部时间2011年10月11日上午,在成都上网,IP地址为112.193.146.202;半小时后,EOS基金主席Jon R.Carnes用同一IP地址上网。

“可见,IFRA和EOS就是一伙的!”冯锐说。

行踪诡秘  公布的办公地址是“钟点房”

EOS和IFRA,行踪都十分诡秘。律师按照EOS官网上显示的温哥华办公地址上门查找,发现该地址是个“钟点房”。

当律师询问如何联系到Jon R.Carnes时,前台服务员手写了一张便条,便条上的联系电话正是Zane的母亲留给美通社的号码。以电话号码为线索,律师最终确认,其真实办公地址位于温哥华附近的Richmond市。

EOS在成都也有办事处,有5位全职人员及数名兼职工作人员。但律师发现,其公布的地址也是“钟点房”。

律师还根据IFRAgroup.com的域名注册公司提供的信息,找到IFRA在美国旧金山和香港的办公地址。实地调查时律师发现,前一地址是一家桑拿按摩店,后一地址又是一家“钟点房”。

威胁

做空者撰文称  不停止诉讼将“进一步调查”

希尔威的调查被做空者察觉。2011年12月19日,“Alfredlittle.com”网站上出现一篇文章称:“今后本网站只刊登试图不断通过威胁、绑架或法律诉讼迫使批评者闭嘴的中国公司的研究报告”。

文章中使用了“极权主义”、“暴君”等字眼形容起诉维权的中国公司,还透露出威胁之意:“如果希望阻止网站的进一步调查,需要停止‘冗长而无聊的法律诉讼’,并‘放过撰稿人’。”

“我们觉得这篇文章很可笑。这正说明他们已经害怕了,我们一定要维权到底!”冯锐说。

●最新进展

中国境内已有突破

希尔威公司先后向美国联邦调查局、加拿大皇家骑警、美国证监会、美国证券交易监管协会、加拿大BC省证监会以及中国有关执法机构报案并获得立案。

报案后,Alfred Little 撰文宣称,他的两名调查员在中国境内被警察扣留了。

据知情人介绍,2011年底,此案在中国境内已经取得突破性进展,但由于此案正处于侦查阶段,有关人士表示目前不便透露详情。

追加起诉欲揪对冲基金

2012年1月9日,希尔威公司向美国纽约州高等法院递交了一份修改后的起诉书,追加EOS基金、Jon R.Carnes、Zane Heilig、黄宏发以及IFRA公司作为被告。

受访时希尔威公司董事长冯锐表示,追加起诉EOS和IFRA是希望顺藤摸瓜,抓出其背后的对冲基金。

“EOS和IFRA的背后,有对冲基金。不是可能有,是肯定有!”冯锐说。

据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2011年9月14日,IFRA分析师Dino Huang接受采访时称,IFRA是受雇于一家对冲基金公司去调查希尔威的。该基金大量卖空希尔威的股票,从中获利。  

EOS电话已无法接通

通过公开途径无法查到EOS基金和商务调查公司IFRA的联系方式。记者几经辗转,找到了EOS公司位于加拿大的座机号码和IFRA位于香港的座机号码。但多日来记者一直拨打,但均无人接听。

记者还找到了EOS分析师黄晓夫的手机号码,但拨打后发现已停机。

做空“主谋”简介

Jon R.Carnes,现年39岁,美国籍,住拉斯韦加斯市。EOS基金的发起人和公司主席。经过调查,EOS基金有做空希尔威的重大嫌疑。据报道,EOS基金利用IFRA的名义开展活动。

美国股市“做空中国概念股”产业链

做空者潜入某只股票、唱空者发布研究报告质疑业绩不实、美国媒体跟进炒作,形成舆论氛围、股价大跌后由对冲基金抛售股票获利

主要做空“嫌疑人”名单

海外人员

黄崑(Kun Huang), 加拿大籍,EOS基金亚洲区经理

黄晓夫(Jeff Huang),持加拿大绿卡,EOS分析师

黄必强,国籍不明,EOS副总裁

在华人员

刘北辰(Beth Liu)副总裁,住青岛

王希平,董秘,住成都

刘丽(Li Liu),董秘,住成都

根据希尔威以及其他被“猎杀”的中概股公司的调查,那些“上天入地”获取各种公司内幕资料的“间谍”,基本来自国内的商务调查公司及临时收买的线人。   

而这些公司,也多半没有涉外调查许可证。法律专家表示,这些调查公司的行为涉嫌非法经营罪,如希尔威案最终被国内外执法机构严厉查处,将具有极大的判例效应,可能会使“做空潮”从此退去,对海外中国概念股公司的命运有重大影响。

“做空”·调查一

国内调查公司  充当做空调查员

希尔威公司董事长冯锐对记者说,该公司股价被做空后,令他惊诧于对手的“神通广大”:潜入矿区、安装摄像头,偷拍20天别人却浑然不觉;某些文件,只有政府部门和企业内部才有,竟能被轻松获得。

这些商场谍战片里的场景,居然在现实中发生了,对方是如何做到的呢?

“经过调查我们认为,做空者有一个秘密而完整的链条,出钱的是境外对冲基金,制造、发布报告的是EOS、IFRA这样的机构,但做一线调查的是其在国内的雇员和线人,以及被雇用的中国国内的调查公司。”冯锐说。

做空者给希尔威寄来的匿名信中,发信者并没有注明资料来源,但提到:“这种资料能够从青岛联信这样的征信机构获得。”

冯锐说,希尔威的有关人员曾专程找到青岛联信质询,对方承认在2011年将希尔威公司的工商资料卖给了三家外国基金,但拒绝透露其名称。

在青岛联信的官方网站上,该公司称,其能够为客户制作“企业投资深度报告”,报告内容包括目标企业的公开信息、官方信息、“采访”关联方获得的信息、详细的财务分析等。

青岛联信还强调了公司的“特色”——信息可靠,内容翔实,主要内容均由律师从工商局查询获得;速度快,3至7个工作日可取;如果仅查询目标企业的注册信息、公司章程、股东及股份比例、股东和高管个人背景及财务报表等,“48小时之内可取”。

网站上还特别注明:适合于基金和投资公司,帮助其“全面了解目标企业,把握正确的投资机遇”。

“做空”·调查二

涉案调查公司  未获得统计局许可证

有媒体称,青岛联信在华尔街的做空者当中名头甚响。2009年,从来没有到过中国的美国做空者JohnBird靠青岛联信提供的工商资料,成功猎杀“天一医药”。之后青岛联信招来了专业做空者的大量订单,其最大的客户是在“猎杀中概股”风波中名扬天下的“空军”——浑水公司。

《经济大案》记者通过工商部门了解到,青岛联信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经营项目,包括企业管理咨询、财务管理咨询和“市场调查”。

但记者发现一个关键性问题:根据国家统计局颁布的《统计法实施细则》、《涉外调查管理办法》规定,受境外组织或个人委托、资助或与其合作进行的市场调查和将调查资料、调查结果提供给境外组织或个人的市场调查,均为涉外调查。

涉外调查必须通过具有涉外调查许可证的国内机构进行,境外组织或个人不得在中国境内直接进行调查或委托无证机构调查。

涉外调查许可证由国家统计局颁发,有证企业名单在国家统计局官网上可查,但记者在名单上没有找到青岛联信的名字。

EOS在成都的办事处同样没有涉外调查许可证。

海外中国概念股,在过去的2011年,成为不少做空者(网络上俗称“空军”)“猎杀”的目标

对冲基金频频出手,连续“猎杀”15只中国概念股,导致中国公司股价大跌,做空者却赚取巨额利润

看跌期权的效用在于当股票价位跌破期权限定的价格时,卖方期权的持有者可将手中持有的股票以期权限定的价格卖出,从而使股票跌价的风险得到对冲。

经过几十年的演变,对冲基金已失去初始的风险对冲的内涵,成为一种新的高风险、高收益的投资模式。

“做空”·调查三

“做空调查员”  普遍没有调查许可证

根据《涉外调查管理办法》第31条规定,组织或个人不通过有资质机构进行涉外调查,调查机构未取得资质而擅自进行涉外调查,且调查活动属于经营性的,将被国家统计机构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采访过程中,多家被猎杀的中概股公司负责人表示,根据各家公司的初步调查,在做空潮中,秘密针对中概股公司进行调查的所谓商务调查公司,普遍没有涉外调查许可证。

著名金融、证券律师张远忠认为,这些无资质的调查公司以及境外做空者,均涉嫌非法经营罪。

“非法经营罪的本质在于行为人破坏了市场准入制度,擅自进入具有特定资格的民事主体才能进入的市场。刑法设定此罪的目的正是为了规范准入秩序。因此,当法律或行政法规规定从事某种经营活动必须要经有关部门批准,而行为人没有获准而擅自经营,即涉嫌非法经营罪。”张远忠说。

北京大学法学院王世洲教授认为,做空者将调查得来的不真实的信息在网上公布,损害了上市公司的声誉,致使股价大跌,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按照刑法的规定,捏造并散布虚假事实,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

●专家分析

做空者若获刑  做空潮可能从此退去

近年来,本市及外地多个省市出现大量商务调查公司的老板及员工被判非法经营罪的判例。但由于涉外调查属于新兴业务,国内尚无构罪判例。

张远忠表示,如果希尔威案在国内外执法机构的共同查处下,行为人最终被追究了刑事责任,此案将具有极大的判例效应,对做空者将产生极大的震慑。

“这相当于蒙住了做空者的双眼,使其无法再对中概股进行‘研究’。做空潮可能从此退去,这对未来的海外中国概念股公司的前景,有着巨大的影响。”他说。

“我并不是说做空就一定是坏事。某些公司确因财务数据造假而被‘猎杀’,是咎由自取。我只是想说,如果做空者为了牟利目的,不惜发布不实的研究报告欺诈媒体和公众,给像希尔威这样的公司泼脏水,让守法的公司和投资者利益无辜受损,那么这些做空者就应该受到惩罚!”冯锐说。

多数被“猎杀”的中概股经证实是被冤枉的。2011年12月3日,全国工商联并购公会等机构共同发布《在美中概企业问题分析及退市转板策略报告》,称有问题的中概股公司只是少数,多数公司受到的攻击都是无中生有,或只是细微瑕疵。

希尔威案结果  将对国内A股产生影响

而做空者的一系列做法导致中概股公司损失惨重。

据WIND资讯显示,2011年3月中旬以来,170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有130家公司股票下跌,其中46家跌幅超过30%。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77家中国公司中,有52家股价下跌,其中12家跌幅超过30%。

另据报道,2011年前11个月,从美国主板市场退市的中概股有28家,相当于每10家上市公司,就有一家被迫离开美国。纽约一家对冲基金经理说,过去一年投资中国股票唯一的赚钱方式就是做空。

做空者的手法不只是针对中国的海外概念股,专家分析说,中国的A股市场中也将看到做空者的身影。

2010年4月16日起,股指期货上市交易,投资者可进行做空投资。

2011年11月25日,《上海证券交易所融资融券交易实施细则》开始施行。所谓的“融券”,即为做空。

张远忠对此表示:“理论上说,通过类似手段‘猎杀’国内上市公司也成为可能。一旦出现类似于美国股市上的做空潮,上市公司和股民可能都会蒙受巨大损失。所以,希尔威案的处理结果,也影响着国内A股上市公司的命运以及众多股民的利益。”

名词解释

■做空

是指当你预计某一股票未来会跌,就在当期价位高时卖出你拥有的股票(实际是买入看跌的合约),再到股价跌到一定程度时买进,以现价还给卖方,差价就是利润。

■对冲基金

对冲基金采用卖空等交易手段进行对冲、换位、套头、套期来赚取利润。最基本的对冲操作是:基金管理人在购入一种股票后,同时购入这种股票的一定价位和时效的看跌期权。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1998.html

分类: 财经资料 标签:
  1. 徐州回转支承
    2012年1月30日16:53 | #1

    好长的文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