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比尼访谈笔录,看空黄金并预测中国经济硬着陆

2012年1月23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今天上午对于末日博士鲁比尼来说,多伦多只是一个36小时行程中的一站,其它目的地包括印度、香港与墨西哥。他将在曼哈顿度过本周末,然后飞往欧洲并在那停留两周,参加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然后走访米兰、伦敦、柏林与莫斯科。

一月份只是鲁比尼颠簸旅行生活的一个缩影,这位世界上最著名的经济学家曾提前两年准确预测到美国地产泡沫的破裂。

他是鲁比尼全球经济咨询公司董事长兼纽约大学教授。他今年52岁,他的人生有60%至70%耗费在路上,在旅行时平均每日睡眠时间仅为4至5小时。

他在多伦多参加Grano Speaker Series讲演前接受了加拿大环球邮报专栏作家迈克尔-波斯纳(Michael Posner)的采访。

以下为采访主要内容:

波斯纳:我怀疑你在2006年对美国房产地产危机的预警可能是你最得意之作了。你最糟糕的预测是什么?

鲁比尼:在2009年,在经济衰退最严重时期,我对发达国家经济复苏乏力的预测是正确的,但我没想到美联储推出了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并刺激美国股市大涨。我当时认为股市将维持在2009年3月的低点甚至更低。我错过的股市的上涨,没有看出大量低成本资金可能在基本面依然脆弱情况下会推动股市飙升。

波斯纳:你的确与常人不同。经济学家通常依赖表格,图表与统计数统计数字。你被认为是摇滚明星与花花公子。

鲁比尼:人们并非只能成为怪人或者书呆子,他们也有其它的选择。我喜欢并收集当代艺术,并参加所有艺术博览会。我喜爱Damien Hirst与Matthew Barney。我在意大利长大,接受了哲学与文学教育。人们的经历要比他们的职业生涯更丰富、更复杂。对于我来说,地缘政治是十分重要的,如果你不了解政治,你怎么会了解经济?一些人认为经济学家只要研究数据对照表与图表就可以了,这种想法是很狭隘的。

波斯纳:你自己的钱有多少在股市上?

鲁比尼:这会随着时间而改变,我不是一个勤快的投资者。在2007年,因担心全球金融系统崩溃,我把所有资产都换成了现金或其它流动性资产。我相信长期投资理念,因此我买进与卖出并不频繁。当我认为风险很大时,我会减少股票投资比重,并把它转换成流动性资产。

波斯纳:你认为在当前全球经济形势下加拿大做得怎么样?

鲁比尼:有好有坏。加拿大总体基本面要好于许多发达国家。财务状况与资产负债很好,加拿大银行也受到很好监管。但现在,受到美国与欧洲经济疲软影响,加拿大经济增速将受到影响。家庭债务正在上升,房产市场有一些泡沫迹象,我认为加拿大房产市场泡沫不会象当年美国那样大,但房价下跌10%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波斯纳:刚刚数了一下,你在Twitter上目前有12.8万个粉丝,你看么看这个?

鲁比尼:Lady Gaga有几百万的粉丝,Justin Bieber也有几百万个。在经济学家中,仅有《纽约时报》的Paul Krugman的粉丝比我多。我关注了几百个人。我试遍了所有的社交媒体,Facebook象一个游戏,但Twitter是一个生产力工具,我坚持更新Twitter,有点上瘾。

波斯纳:在欧洲,紧缩财政措施是当前的大环境,这是正确的道路吗?先追求发展,然后再控制预算,这样会不会更理智?

鲁比尼:从长期看,财政紧缩措施是必要的,但它在短期内会使经济衰退更为恶化。他们在提高税收、降低转移支付并削减政府开支。他们在削减需求总量的同时也降低了其它人可自由支配的收入。

如果没有经济增长,债务负担将变得难以为继,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市场力量迫使你实施紧缩措施,紧缩措施令经济衰退恶化,进而使财政赤字进一步扩大,这又需要更严格的紧缩措施来控制。

因此,欧洲当前需要能够令经济恢复增长的政策与战略。单纯的紧缩措施会导致经济衰退严重恶化,最终产生大萧条。

波斯纳:你对阿拉伯之春的未来乐观吗?

鲁比尼:我对此的感情很复杂。从长期看,这是好事,这些政权必须改变。但我认为向民主以及成功经济的过渡不会一帆风顺。饼很小,但每个人都想要一大块,因此局势会很混乱。

当年东欧得到了欧洲、美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欧洲央行的支持,在长达十年的援助之下,目前仅有一部分欧洲国家开始走上正轨,许多东欧国家仍很脆弱,虽然这些国家都有法制的传统。

埃及、突尼斯与利比亚的路还很漫长,要想稳定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行。

波斯纳:你为什么从不结婚?

鲁比尼:我有四分之三的时间都在旅行。是的,每件事都有内在的原因。你要做出选择,有些时候鱼翅与熊掌不可兼得。你在事业上可能取得巨大成功,但你的个人生活一团糟。你不能把好处全占了。

波斯纳:你曾提到过完美风暴,美国陷入二次衰退、中国经济硬着陆以及欧元区如果不崩溃的话也会出现裂痕。你认为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鲁比尼:可能性很大,接受50%,除非全世界改变当前的经济政策,但这是2013年,或2024年或2015年的故事,不是2012年故事,因为目前所有各方都在将责任向后推。

波斯纳:既然存在这么多风险,朝鲜的不确定性、尼日利亚的不稳定以及堪忧的欧洲、美国与中国,那你为什么还看空黄金呢?

鲁比尼:黄金是风险很大,波动剧烈的资产,白银更是如此。如果你已经买了黄金与白银,我会说没问题。但如果你投资贵金属的比例过高,我就不敢肯定了。因为如果金价上涨,人们会卖掉黄金来补偿在其它领域的损失。其次,投资黄金的杠杆太高,信贷紧张造成追加保证金会令金价大跌,除非你是专业人士,否则你很容易烧毁你的手指。

波斯纳:你有汽车吗?

鲁比尼:我没有汽车、没有游艇也没有飞机。我在空闲时间穿牛仔裤。我喜爱文化,形象艺术与文学。我最明显的消费是当代艺术,但我通常购买年轻人艺术家的作品、甚至在他们开画廊之前便买下他们的作品,我会参观他们的画室,这是一种爱好,不是投资。

波斯纳:哲学家乔治-斯泰纳(George Steiner)曾说过,犹太人在人类历史上的角色就是一个不停行走的流浪者。你认为你自己符合吗?

鲁比尼:有一点。我就是一个满世界游走的吉普赛人。我出生在土耳其,在以色列与意大利长大,目前生活在纽约。在过去一年里,我去过了除南极外所有各大洲,但无论我去哪,我在思想上都有收获。

闪电博客评:鲁比尼博士是我很喜欢的一位经济学家,他的一些观点我很赞同,而且因为他是犹太人,他与华尔街的关系好着呢!罗杰斯当初也是游遍世界的,不过罗杰斯喜欢搞投机,鲁比尼主要还是发表经济文章。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1979.html

分类: 财经资料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