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主夫炒菜烧饭换尿布,成功女人赚钱养家

2012年1月15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最新一期《商业周刊》于1月4日正式出刊,本期封面文章是《成功女人的背后》。俗话说,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默默无闻的女人,而成功的女人也一样,她们也需要一个甘当绿叶的男人。在美国越来越多的女性走上了管理岗位,而为了支持妻子,照顾家庭,她们的丈夫不得不辞掉工作,相妻教子。

在涌入自然香调公司的一群80岁左右的顾客中,你很容易发现莱斯利-布罗杰特。并不是因为她穿着六英尺的高跟鞋或者是红蓝相间的裙子,而是因为她的那份自信。对于那些认为自己太老了不适合涂亮色眼影的妇女,布罗杰特会鼓励她们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她会拿起化妆刷帮顾客涂腮红,当闲下来的时候还会和顾客大谈特谈她穿的新款服装。

今年49岁的布罗杰特用了18年的时间,把自然香调公司从一个小企业发展成了全球化妆业的巨头。尽管2010年她把公司卖给了资生堂,但是她仍往来于世界各地发布新产品,并在线和顾客聊天。很多粉丝都在她的Facebook上留言,诉说自己的人生感受或者是对她的无添加剂化妆品发表意见。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19岁的儿子特伦特能和她更亲密一点,就像和他的父亲基斯一样。1995年,38岁的基斯辞掉了电视销售员的工作,开始在家照料特伦特,而让莱斯利放开手脚忙自己的生意。现在她非常妒忌孩子和父亲之间的关系,特伦特上大学二年级,几乎天天都给父亲发信息,而他经常一个星期也不会给她发一个信息。

布罗杰特说,当意识到必须要支撑一个家的时候,我必须全力以赴,但是当我知道自己不能陪在孩子身边,确实不好受。基斯在家里什么都做,做饭、修理、理财以及假期计划样样精通。而我必须长时间的工作或者经常在外出差,但我知道他会照顾好特伦特。我很喜欢自己的工作,但是我必须在家庭和事业间做到平衡。

布罗切特的痛苦和很多要养家糊口的妇女一样。过去二十年不少妇女进入了管理层,特别是有些人还处在大企业的核心位置,她们现在的处境和那些处于高层的男性一样:为了获得成功,你需要一个老婆。但是如果越来越多的情况是需要一个老公。

当卡莉-菲奥莉娜成为惠普的第一任女性CEO的时候,他的丈夫弗兰克-菲奥莉娜辞掉了AT&T的工作全力支持她,这在当时还曾引起过轰动。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变得司空见惯,比如施乐的乌苏拉伯恩斯,百事公司的英德拉-努伊以及维朋公司的安吉拉-布莱利,她们共同的特点就是家里有一位家庭主夫,很多小公司的女性CEO或者在高级管理岗位的女性也是这样。IBM的新CEO吉尼-罗曼提的几任老公也都辞掉工作来支持自己的妻子。

当妇女在工作中比男性更出色的时候,这种角色的转换也就越来越频繁。现在妇女在美国占据了更多的工作岗位,根据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51.4%的管理层和专业岗位属于女性。而皮尔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23%的妇女收入超过她们的丈夫,而这种趋势在年轻人中更明显。除了三个最大的城市外,美国其他地区30岁以下的女性都比男性挣钱要多。

在最近的经济衰退中,男性失业的比率是女性的三倍。因为受制造业和金融业危机的影响,很多失业的父亲全职照看他们的孩子,而他们的妻子成为了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调查显示,在美国照看5岁以下孩子的男人从1988年的19%上升到了2010年的32%。而这些父亲和学龄前儿童在一起的父亲中,有五分之一是主要的照看者。

即便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显,但是男人们还是会感到羞耻。家庭主夫通常会被看做是吃软饭的,即便他们已经失去了工作,或者他们被看成是无耻的被包养的人。一些成功女性的家庭主夫可以住在豪华的公寓,享受舒适的假期,并且雇佣着全职的保姆和管家。现在这些家庭主夫开始组建后援团以及创立博客群来为自己辩护。

琳达-赫希曼是一名律师,同时她也是《开始工作》一书的作者,这本书鼓励家庭妇女走出去工作,同时让她们的丈夫负担一半的家务。她说,现在男性看起来就像历史上女性一直所处的地位一样。整天照顾孩子和做家务非常枯燥,没有人生来就愿意做这些工作,它们让人们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孤立和渺小。

对于这种家庭主夫的趋势也有好消息。常绿州立大学的斯蒂芬妮-库兹说,和人们想象的不一样,男人也开始展现出自己抚养子女的才能,而女性开始在事业上大展身手。尽管这种趋势有深层次的原因,因为工作变得越来越少,而夫妇中有一人志向高远,那么两个人就不可能都工作。库兹说,高管工作即费时间又艰难,要想维持家庭和婚姻,两口子就不能都去工作,所以尽管劳动人口中女性占多数,她们在高管中的比例却很小。纽约家庭与工作研究所所长肯-马托斯说,当职位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妇女通常会把家庭放在事业的前边。这也就是为什么书店的书架上充满了帮助有抱负女性的书籍,前奥美国际CEO夏洛特-比尔斯的新书《我要掌控一起》就是最新的一本类似书籍。一些书建议妇女应该下嫁,找愿意在家呆着的丈夫,或者嫁给老一点尤其快要退休的人。现在夫妻俩组建家庭之前都会协商,谁的事业应该更优先发展。

肯-格拉登说,当他的妻子道恩-莱伯雷1994年被提名成为嘉信理财第一位女性CIO的时候,他的老板告诉他,你老婆的事业正在上升阶段,你必须为她做点牺牲。当时他是嘉信计算机系统的副总裁,而莱伯雷的升职意味着她成了自己老公的上司。格拉登后来去了Visa公司工作,1998年,当他们的儿子四岁后,他辞掉了工作。因为他和莱伯雷一直希望有一个孩子,但是他们不想让保姆把他养大。然而为了老婆的事业甘当家庭主夫,还不是格拉登生命中最大的转变。2004年西雅图的一家在线药店希望莱伯雷去做那里的CEO。

格拉登住在旧金山湾区已经25年了,他不想搬到一个经常下雨的陌生城市去。他拒绝了妻子往返西雅图和旧金山两地的建议,经过了协商,他决定搬家,但是要求保留他们在湾区的房子。他们还是会回来度假,格拉登说,我不得不说我的妻子在养家糊口,她更有能力,我已经适应了,但是我也必须要发展自己的兴趣。现在他用自己的计算机技术为学校开发了一套软件。

他们在西雅图的家有五个房间,可以俯视华盛顿湖。现在格拉登全权照管孩子。当他们上学的时候,他会制作软件。下午3点到睡觉前,他将往返于运动场和音乐教室之间,同时还要叮嘱管家做晚饭以及辅导孩子做功课。而莱伯雷通常不在家里,在她的管理下去年药店的生意突破了4.29亿美元。作为一个CEO,她很少在晚上9点前回家,而且一周有好几天在外出差。现在她还是一些创业企业的顾问,同时是EBay的董事,因此要更加频繁的出差。最让格拉登妒忌的是,自己的妻子可以走进有比尔-盖茨这样人物的会议室,然后和这些人寒暄并开始交谈。格拉登说,这个时候我可插不了嘴。

莱伯雷希望自己最大的支持者在家中所作的一切可以得到认可。最近一个经理对她说,有一个家庭主夫在家支持让她的工作变得更容易。莱伯雷说,不只是容易,他让这一切成为可能。莱伯雷建议年轻的女性要慎重选择伴侣。如果你想做到更高的职位,你需要一个不以自我为中心的丈夫,并且愿意支持你,即便你做的比他还好。但是你也要权衡利弊,我失去了很多和孩子一起的快乐,比如学校的话剧、朗诵,现在我只是天天看见他们而已。

像莱伯雷和格拉登这样成功转换角色的人,很少有人愿意向外界公开自己的家庭事务,现在他们已经成为很多和他们面对同样问题人的精神支柱。36岁的马特-施耐德也是一个家庭主夫。他曾经是一个技术公司的经理,后来是六年级的老师,他照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马克和山姆。而他的妻子,36岁的普丽扬卡每天要在曼哈顿的一个房地产公司工作10个小时。他说自己很幸运,可以整天和孩子呆在一起,见证他们的成长,尽管做家务看孩子有时候让人心烦。他每天还会抽空维护他创办的一个网站“纽约城爸爸联盟”,现在已经有了450个成员。这些人会定期聚会,讨论育儿经,同时支持家庭主夫事业。施耐德说,我们通常被描述成为白痴,人们以为只要妈妈在就可以做的比我们更好,这完全是偏见。没有人生下来就会换尿布或者教小孩用马桶,认为这是妇女的工作完全没有道理。

施耐德和他的妻子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时是同学,在结婚之前他们就决定由妻子在外边干事业,而他在家中照看孩子。施耐德说,支票本上印着她的名字,我们有时候也想只有一个人工作是否可行,但是如果我不做现在的事情,她不会挣这么多。尽管有时候施耐德也会想从新工作,找回自己以前的事业。

家庭主妇经常在艺术工艺课或者娱乐上冷落他。施耐德说就算是推着孩子散步的男人都被认为是危险的。一次他希望加入一个社区家庭主妇的团体,但是被拒绝了,这件事促使他开办了一个博客,聚集和他情况类似的父母,现在他已经成功联络了很多父母,大家都非常友善。

对于同志伴侣而言也一样。布拉德-克雷诺曼和弗林特-格里轮流做家庭主夫来照看自己的三个儿子。这几个孩子是他们收养的,最初他们请了保姆来照看孩子。50岁的克雷诺曼是迪斯尼公司和NASA的人力资源主管,而46岁的格里曾经是一个老师,后来是迪斯尼全球学习和交流部的主管。五年前,他们决定不再让别人照看自己的孩子。格里说,我们总是希望一家人能在一起吃饭,可当我们回家的时候,保姆已经把孩子喂饱了。而且我们的孩子正处在关键的年龄,两个大一点的要上高中了,而小的那个该上一年级了,我们希望当他们有需要的时候,我们能够在身边。

2007年,他俩从洛杉矶搬到了康涅狄格州的埃文市,这里他们可以合法结婚同时还能为孩子找到更好的学校。克里诺曼开始全职在家照看孩子,而格里继续在迪斯尼工作,并往返于家和洛杉矶之间。一年后他们调换了一下,格里辞掉了工作开始照顾孩子,而克里诺曼找了新的人力资源主管的工作。格里说,这里没有人歧视同志爸爸或者居家爸爸,没有人会问我为什么要在家和孩子呆在一起,除了交税的时候会感到歧视,因为他们不符合家庭扣减的条件,必须按照单身来申报。唯一让他觉得遗憾的是,在家呆着就缺少了成人之间的交流和刺激。他说,我在一个高强度的环境下工作,那里的人聪明而且能干,你必须时刻保持上进。但是这些并没有让格里怀疑自己的决定。

有没有什么方式可以让夫妻俩都追求事业而且还能兼顾家庭。五个北欧国家,冰岛、挪威、瑞典、芬兰和丹麦在让母亲继续工作方面做的很好。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作者扎西迪说,这些国家通过制定政策将家庭和工作做了很好的分工,并鼓励妇女工作,男人照看孩子。这些政策包括,强制父亲离职以及产假和丰厚的育婴假福利以及再就业政策等等。

但是这些政策肯定不适用于珍妮弗-格兰霍姆和丹-马尔赫恩。当他们在哈佛法学院相遇的时候,马尔赫恩想到了格兰霍姆不会像自己母亲那样做一个家庭主妇,但是从没有想到她回竞选政府公职。他说,自己年轻的时候认为长大会当一个州长,从没想到会娶一个州长。格兰霍姆从2003年到2010年担任密歇根州的州长,她的当选使得马尔赫恩不得不放弃在底特律创办的咨询公司,这个公司当时的业绩还相当不错。他说,自己不得不退居幕后,在婚姻中更多的是要付出而不是索取。

马尔赫恩知道妻子在任期间面临着极大的压力,包括17亿美元的预算赤字,以及通用汽车和克拉斯勒的倒闭。当竞选成功后,她没有太多时间陪三个孩子,陪他的时间就更少了。我不会说,你忘了我的生日,或者你没有注意孩子的变化,但是有时候我确实很生气。

马尔赫恩说他抱怨妻子和他呆在一起可怜的时间里有95%是在讨论工作。妻子不在注意他,但是要求妻子的注意又让他觉得耻辱。渐渐的,他改变了自己。马尔赫恩不在等着妻子在一天当中给他电话来告诉她工作中发生了什么,他也意识到不可能为妻子再现自己和孩子一起的所有值得纪念或者尴尬的时刻。他说,当妻子在和共和党议员唇枪舌战的时候,自己正在家里对付更可怕的处于青春期的女儿。

当格兰霍姆离任后,人们问她接下来做什么,她的回答是,接下来要看丹的了。作为前州长她有大把的机会,本月过后,她将主持一个政治评论节目,她还会在伯克利大学教书。在那里马尔赫恩也有一份全职的工作,他计划教书、写作或者做一些咨询工作,同时还会照顾孩子。

女人和男人角色的转变证明任何人都不需要牺牲家庭或者事业。《准备工作》一书的作者霍希曼说,女人事业上取得成就不应该有罪恶感,应该有一种方式使得事业和家庭都获得成功。如果你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对谁都不好。

凯瑟琳-科里斯坦森是艾尔弗-斯隆基金会的项目主管并主要研究家庭和工作的关系。她说,我们好像又回到了50年代,只是这次留在家里的是男性。有人在外边努力工作,而有人要在全职照看家庭。

角色转化家庭的孩子比其他人更有切身体会。一天早晨,当莱伯雷准备去纽约出差的时候,九岁的女儿突然大哭起来,并说不想让她走。莱伯雷抱着她,给学校打电话说孩子今天早上不去上学了,然后她从新安排了行程。她说,有时候孩子就是希望妈妈在家里呆着做饭。

同全职在外工作的父亲相比,孩子和家庭主夫的关系更紧密,这些孩子对男人和女人潜力的理解也非常不同。当一个莱伯雷女儿的一个朋友说,爸爸每天都在外边工作的时候,女儿大声反驳道:别傻了,爸爸都呆在家里。

闪电博客评:女人的后宫。。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1953.html

分类: 生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