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军正式成立,打响未来黑客之战

2012年1月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2011年5月25日,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耿雁生大校首次确认,解放军已建立了网络蓝军。网络战已开启,网络战将长期持续。

2011年,网络战比此前任何时候都更真切。从窃取机密、散布假消息到配合军事打击进行瘫痪基础设施、破坏关键设备……,网络战的破坏力已实实在在展现在世人面前。

世界网络战场态势

2011年5月16日,美国出台了由总统奥巴马撰写前言的战略文件《网络空间国际战略报告》,首次清晰制定了美国针对网络空间的政策,将网络安全提升到与经济安全和军事安全同等重要的位置。

中国也紧跟网络战的脚步。2011年5月25日,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耿雁生大校首次确认,解放军已建立了网络蓝军,目的是提高部队的网络安全防护水平和加强训练。

中国拥有最多的互联网用户。截至2011年上半年,中国有网民4.85亿。中国人正开始大量应用互联网,大量国家和个人信息汇集互联网,大量资源投入互联网,人们的生产生活日益依赖互联网。网络安全已经直接关系到国家安全。

然而中国在网络战场上却长期处于守势。2010年,中国监测到48万个木马控制端,其中有22.1万个位于境外;13782个僵尸网络控制端,其中6531个在境外;中国政府网站被篡改4635次,包括国防部、水利部、国土资源部、最高人民检察院等网站均在其列。到2011年上半年,中国网民中有过账号或密码被盗经历的达到1.21亿人,几乎每4个人中就有一个曾经中招。遭到钓鱼网站侵袭的网民达1.53亿人次,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至少在百亿级别。

这是一个非常不利的战场态势。

中国是网络技术的后来者,也是网络战场的防御者,但关于中国网络战威胁的声音却不绝于耳。2011年,中国在加强网络管理,加强网络防御,也在回应国际社会的不实指责。

中国网络部队建设的背后,是对西方各国在实战检验中带来的隐忧。在大国总体和平的态势下,国家间网络战仍将大量表现为情报战和舆论战。

同时,主权国家还要清查和预防种种潜藏的网络杀机,比如潜伏在本国网络中的网络炸弹?一旦若干年后出现国家间关系紧张和对抗,是否会突然出现水电中断、交通瘫痪、弹药自爆、作战系统失灵等等情况?

对处于守势而又日益依赖互联网的国家来说,这一图景非常可怕。对这些国家来说,必须抓紧掌握关键技术,建立专业队伍,加强网络安全措施。同时也要不断提升国民的网络安全意识,通过可能的国际合作打击跨国网络犯罪……

网络战已开启,网络战将长期持续。

非国家网络战

如果说大国在网络战中还在进行阵地战的话,2011年个人的网络游击战也频繁打响了。从中东北非的动荡到伦敦骚乱、占领华尔街,这些活动不分东西方,不分文明,不分阵营,对主权国家的有序统治形成威胁。互联网在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与以往战争不同的是,2011年遍及多国的草根网络行动组织性低、目的性弱,但破坏力惊人。中招者轻则支持率下降,重者政权易主。

2011年12月16日,布拉德利·曼宁案在米德堡军事法庭接受听证。曼宁24岁,前美国陆军一等兵、情报分析员,他把大量美国军事和外交机密刻在光盘里转交给“维基解密”网站。迄今所有线索都表明,这是个人行为。但如果这是某国情报机构策反的行动,无疑可载入大国情报战经典案例。

同样的行为发生在布雷维克身上。这位挪威袭击案的元凶在2011年7月22日的袭击中先在奥斯陆市中心制造爆炸案,随后在奥斯陆以西大约40公里的于特岛开枪行凶,共致死77人、伤80多人。在发动袭击前的几小时,布雷维克在互联网上发布了其耗时三年篇幅长达1500页的《2083欧洲的独立宣言》。还有伦敦、华盛顿被互联网上的愤怒情绪煽动起来的大量年轻人,他们的骚乱与个人极端行为破坏力惊人,而且都日益与网络相联。

然而已经占据技术优势并建立强大网军的美国却屡屡指责中国的网络战威胁。《华尔街日报》等媒体近日报道,至少有20个受到中国军方资助的网络小组在对美国进行网络间谍活动,他们有着不同的攻击风格,负责通过网络窃取美国秘密的大部分工作。五角大楼发布的《中国军力报告》这几年也持续宣扬中国网络战威胁。2011年的报告称,中国军队正利用网络战从3个方面谋取军事优势,一是收集机密数据;二是通过攻击以网络为基础的后勤、通信、商业活动放慢敌方反应时间;三是在发生危机或冲突时成为物理攻击的力量倍增器。

事实并非如此。这是另一种网络攻击——网络舆论战,古老心理战在网络时代的新应用。目的在于诋毁敌方形象、瓦解其意志、涣散其民心。2011年,大国实体攻击与舆论攻击同时在网络空间展开着。

新世纪第二个十年,普通人比以往更容易获得发布信息的渠道和武器,这使得主权国家体系前所未有地受到挑战。这是一个令所有主权国家和政府都难以应对的新难题。

现在全球有25个国家有网军力量。在国家间把网络对抗当成军事手段的同时,个人通过网络反政府、反社会的行为也在增多。互联网治理、社会管理、应对跨国犯罪等,正日益需要主权国家加强合作。

2012年是一个大选年,美国、俄罗斯、法国、韩国……国际舞台上的多个主要行为体都面临决策层更换。网络舆论战必然在其中伴随始终。国内各党派、候选人之间利用网络对战是必然的。同时,外部力量也希望通过网络形成对自己有利的形势。

中国网军组建进展

2011年4月底,广州军区组建首支军区级专业化“网上蓝军”。

一支“网上蓝军”同时与4支“红军”网上对抗,结果取得“3胜1负”战绩。4月下旬,广州军区组织一场网上异地同步演练,“网上蓝军”四面出击,一改过去“一对一”对抗模式,在“以一对多”的无形战场上,从容使用网络新战法,使网上对抗更加精彩激烈。军区军训和兵种部部长陈维展介绍说:“‘网上蓝军’作为网络对抗的一支新型力量,将有力地推动战斗力生成模式转变”。

为提升网上训练效益,这个军区投入数千万元,联通军区、军级单位、作战师旅团和训练基地之间的网络,建成全军首个军区级训练专网,并从军区范围内挑选30多名网络人才,建成首支专业化“网上蓝军”。

不见硝烟起,但闻键盘声。记者看到,“网上蓝军”发挥专业优势,同时向4支“红军”发起凌厉进攻,时而实施“病毒攻击”,时而发布大量“垃圾文件”,时而渗透进入“红军”内部网络,窃取兵力部署和行军路线图等信息,逼着“红军”指挥员不断出新招。一场对抗下来,不少“红军”指挥员额头渗出了汗珠,连呼“惊险”!

针对“网络蓝军”一事,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罗援少将指出,网络安全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我国的很多公共网站乃至国防网站,都曾经遭到黑客的侵扰。“网络蓝军”实际上是一些单位根据自身需要而制定的训练方式,而这种应对网络攻击的方式是国际通用的。

罗援表示,目前中国还没有成建制的“网络部队”,而一些西方国家则已具备“网络司令部”等机构,这些机构既有网络防御能力,也可能具有网络进攻能力。中国的“网络蓝军”只是部队训练时的一种代称,而该训练是国防机构应对网络攻击的预防措施,国际社会不应对此过度解读。

闪电博客评:希望中国网络蓝军能够招揽到国内真正顶尖的黑客高手,而不是一群靠关系吃饭的。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1932.html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