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日解民哀,春运不再难 财经郎眼20110125期视频

2011年1月25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文字介绍,嫌累的略过,可直接看文章最后面的视频!

肖峰:火车站排队被累死,买了假票被骗死。

王牧笛:铁道部官员还说呢,你们网民,媒体不要揪我这个字眼,当初说的是基本解决,现在说的是完全解决。

郎咸平:增加运力,不是讲究速度,不是讲究快,而是讲究密度,是管理的问题,是软件的问题,而不是硬件的问题。

王牧笛:现在有句口号:高铁开启幸福时代,那我们节目的呼吁:绿皮车让农众回归幸福时代。生活无处不经济,郎眼看来不寻常。郎教授,肖峰兄。又是一年春运时,我的语气变得沉重了。做为我们这些身在异乡为异客的游子们,乡愁不再是哪个小小的邮票,而是哪个小小的车票。春运这两个字,回家这两个字,已经构成了我们这些漂泊游子们心底的颤栗了。

有诗为证:
春节时候挤纷纷,排队买票挤断魄。借问回家票何在,牧童遥指黄牛村。

媒体:政府相继出台春运增加运力,严打票贩子,火车票实名制等储多举措,春运依如既往的上演着一票难求的大戏。面对历史上人类最大的周期性大迁移,一个问题如鲠在喉,何日解民哀,春运不再难。

王牧笛:最近网上有一个贴子很流行,有网友发问,到底中国有几个铁道部,2007年铁道部说,2010年的时候将解决一票难求。到了2009年的时候,铁道部又说,到了2012年基本解决春运难的问题。到了2011年的时候,铁老大又发话了,我们到2015年再去解决一票难求。

三人:到底有几个铁道部?三人齐答,三个吗。

肖峰:铁道部这个时候实际上是被骂的最多的,2008年雪灾过后,铁道部给自己打了94分。

王牧笛:还有自己给自己打分的。

郎咸平:90分以上或者非常满意。

肖峰:没有其它的选项,然后网民群起而攻之。

铁道部背后它这个实际上凝结的是,这个部门对中国这个现实的不敏感,或者说叫迟钝。

郎咸平:不在意一点都不奇怪,公路都是不敏感的,都是感觉极为良好。

肖峰:他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比如说老百姓去买票,那个脸是非常的难看,基本上哪些买票的人,完完全全是二等公民,网民编了春运十大死法:

一,去咨询班次被骂死。
二,去买车票被气死。
三,买火车票排队被累死。
四,买了假票被骗死。
五,上了火车后被挤死。
六,上了火车后,还没到站被尿憋死。。。。。。。。。。

王牧笛:九死一生。

郎咸平:这样还是不够形像,更可怕的事情还没谈到。比如多少座位被卖掉了,有多少空位,这个信息是不公开的,知道这是个什么现像吗?这一点都是被我们铁道部门完全掌控了。

肖峰:可以市场化的部分。

郎咸平:苏州到上海K字车15快,高铁41快,高铁没人坐啊,逼着你买高铁,只要向他买票,他就说K字头没票了。结果有一个网民拿着录音机,说好,我问你一句话,我现在要买从上海到苏州的票,K字头的,你告诉我没有票,你说:哪我按照你的要求去买41快的高铁票,但是我会进去,看有没有坐K次车的,如果有的话,出来我会投诉你,这么一问下来,他就买到了便易的火车票,15快坐回家。

王牧笛:勇士啊。

郎咸平:然后,进去发现K字头的火车每节车厢只有2、3人。

肖峰:春运期间一共是40天,新闻联播说40天全国运输的人次是29亿次,整个春运期间,但铁路只有2.5亿人,这29亿次实际上为很多交通部门,它赚足了一年的钱。这一年时间它可以不用干了。

最近写了一篇社论《穷忙族也有春节》,实际上是针对2亿多外星人来说,中国有2亿多外星人就是并不属于当地的人,年年春节是中国第一大节,春节在我们的农历上实际上这一天才是中国人的元旦。所以,这一天必须是要过的,中国人可以说不回去啊?不行,必须要回去,而且他又不属于这个城市的人,必须要回去跟家里团聚。

王牧笛:春运难已经是导致回家成了一种朝圣,就是极其奢侈的一件事情。

郎咸平:而且你要晓得,春运铁路系统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腐败问题,而且你有没有把握春运经济学,如何能解决老百姓回家难的问题。

王牧笛:铁道部怎么解释这个事儿?他认为,包括以前的新闻发言人,包括现在的付部长,在接受记者提问的时候都会说,春运难怎么解决,加大运力,提高运速,我们把这个运输能力提上去了。

三人:就是要搞高铁,要更快的到。

郎咸平:比如过去是50个小时到,现在5个小时到,这个问题就能解决了,完全搞错了。

王牧笛:问题是,2007年开始要基本解决。铁道部官员还说,你们网民媒体不要揪我这个字眼,当初说的是基本解决,现在说的是完全解决

郎咸平:增加运力是增加火车的密度。比如沪宁,上海到南京的路线,原来是两种,一种动车是250公里,另一个是160公里。这个非常重要,解决密度的问题是,如果一条铁路,它全是跑250公里的,就可以一班接一班,它不需要等候,如果一下是300公里,一下是50公里,或者再加上货车的话呢,它就要排,要等啊,这个密度就稀松了。

肖峰:让有钱者先走,让没钱人在后边等。

郎咸平:是的,是的。像日本,德国。它们的运输密度是我们高铁的30倍,它们的速度不快,德国的高铁大部分是动车的水平,没有说是350公里的,哪只有我们才有的。大概是一、二百公里都非常稳定。

肖峰:我们不要他们的30倍,只要他们的3倍,就什么都解决了。

郎咸平:今天问题是什么?德国是我们的30倍,说明什么,我们的往上走的空间还是有哇,这些是管理问题,是软件的问题,而不是硬件的问题。我们目前绝对有能力,让人人都能买到票的方式,完全解决运输的问题,可问题是我们不晓得什么是铁路经济学,铁路经济学就是要在一定的速度,不是讲究速度,不是讲究快,而是讲究密。你要密之前的话就是要每一列火车的速度是一样的,才能一辆接一辆,这时才能密,才能达到30倍的运力,这时候怎么能不解决,不要说30倍,3倍就能解决很多问题,甚至你们刚讲的一话题,假如说这个高铁350公里,各位不要被这个宣传骗了,整个从南京到上海,350公里的路段只有12公里,其它都是曲度太大或者地质不稳,高不起来。只能跑100到250公里之间。它的速度和动车组是一样的。

从上海到无锡高铁G7003要1小时7分钟,但D307只要58分钟,动车还要快,你说高铁还有什么意思呢?这种是大量的资源浪费,请问谁来负责?到最后你解决速度问题了吗?这速度还未达到你要的350公里,只有12公里才有这个能力,铁路经济学给你违背了,没有密度。

肖峰:刚才讲到了高铁解决了速度问题,实际上速度是为了效率,效率没有提高,解决了速度又有什么用呢?对于铁路部门,你的效率实际上就是把千百万人在春运的时候运回家。

王牧笛:等于两位关注的是说:等于车厢里把尽可能多的人运回家里,而不是极少一部分人尽可能快的回家。

郎咸平:这个时候你有个超级豪华软卧,我们真是有创造力?在这种运力紧张的时候,你需要这个东西吗?

王牧笛:这是我们自主的知识产权。

郎咸平:搞这个东西我们就有水平?

肖峰:因为有这个市场嘛。哈哈,齐笑。

王牧笛:教授说到增加密度,但问题在于现在你看铁道部的反应,他是在增加密度,是在增加动车和高铁的密度。但是相反另一个,你看铁路发车的一个结构,绿皮车是我们亿万民工所期盼的绿皮车,慢慢地要退出历史的舞台。

郎咸平:济南到乌鲁木齐大概是3747公里,177快,每一公里5分钱,非常好的路,拥挤不堪,很多在乌鲁木齐的棉花工人,他要到陕西,要到河南下车,整个路上就是一包方便面,就能够解决吃的问题,多可怜。因为他便易177快,哪请问你,到最后用动车,用所谓的高铁,把这个路占了之后,你把这个密度往下压的结果,你把这个老百姓从177快变成了1000快,800快,500快,请问你把老百姓剥夺之后,他将怎么消费?

王牧笛:一个往返两个月工资

郎咸平:对,然后,这个钱交给政府之后,又是政府的收入大幅度增加,然后,投资些低效率的建设,当然还有不排除贪污腐败。但是整个社会的消费呢。因此,大幅度下跌,这个严重影响了内需的拉动。

肖峰:回家看到哪张笑脸,要看到无数的苦脸和黑脸。

郎咸平:大概是总收入240亿,暴利,你拿出120亿来把老百姓的车票解决一半,学生可以解决一半,农民工怎么不可以?暴利为什么不能回聘于老百姓。

王牧笛:对于很多外来工,当然渴望更快的回家,但不希望哪么贵的回家。教授的团队也在算这个公式,算这个数据,如果按照比如武广高铁一等票要700快,二等票要400多快,按这个价格来计算。

郎咸平:高铁大概是450,然后这个硬座100,硬卧大概是300,也就是说可以节省6小时,那等于说450减掉100,350,6个小时,大概每小时减60快,按照工资的话,一个要赚9600快,只有赚9600的人,才有可能有必要节省一小时60快,事实却都是很离谱的。

肖峰:6900快都没到,绿皮车是我们对这个春运的美好记忆,教授没看过哪个“春运帝国”和哪个“铁道游击队”,都是调侃哪个春运的绿皮车,那个绿皮车有很多春运的故事,其中,扒火车,窗户变成门,从窗户递包进去,然后,再把小孩塞进去。高铁的窗户是全封闭的,你想扒火车都扒不了了。

王牧笛:在春运的故事里出了很多的行为艺术,其中,春运为了挤火车票,婚纱店的小伙子,把店里服装模特搬过来摆到那个地方,放在哪里帮他排队,基本排5个小时不用移动,回去睡到早上起来再把模特换走他来。

肖峰:所以,我就想这些我们叫穷忙族,千辛万苦只为看到一张笑脸。看到无数的苦脸和黑脸。也就想起两伊战争时,美国军队的一个口号:回家的路要通过巴格达。我们是回家的路,要通过一个春运的炼狱才能到家。

郎威平:不过要晓得这个春运,炼狱的本身所折射的问题,是整个我们铁路规则的一个失败。什么意思呢?就是不符合铁路经济学的基本原理。请你想一想,我们国家把大量的资源不是投放在解决运力的密度上,不是增加绿皮车这个运力。而是把大量资源,关掉这些火车之后,投到一些毫不实际的动车。现在,更可怕的是什么,叫做高铁崇拜,高铁大跃进,这个大跃进的本身真是太可怕了。举个例子,在我们十二五规划当中,在2020年之前,要兴建的高铁是划实线的,2020年之后规划的高铁是划虚线的,现在发现很多的虚线变成了实线。如郑渝高铁,昌吉赣高铁,赣州到深圳的高铁,都是划虚线的,结果2013年通车提前了,在我这任里要完成。还有新疆规划3000公里高铁?我就感到不可思议了。私自规划1.2万公里,还有昆明到拉萨的高铁?昆明段也在兴建,各位拉萨需要高铁吗?它需要老百姓致富。

肖峰:致富是绿皮车,高铁是为旅游者,是完全不同的服务对像。刚才教授提到了春运经济学,实际上我提的是一个春运政治学。就是一张小小的车票背后的社会公正与公平的问题,比如,说到的春运几个模式,从最极端的,我们叫春运计划经济模式,春运计划经济模式背后是什么呢?背后是倒票,就是内部的人用计划把这个票拿出来,给黄牛党去倒票,这个已经被否决了。第二就是一些经济学家提的,春运纯市场的经济模式,就是全部推到市场去,提价让有的人买得起,买不起的你就在原地过年,这是另外一种极端。现在是什么呢,现在是计划加经济加市场模式,就是计划市场模式,但是这里面实际上是最坏的计划和最坏的市场结合到了一起造成的这个结果。

郎咸平:我们这个节目有什么建议,取消动车,取消高铁,当然不是完全取消了,不要再多加兴建这些东西了,这些都是好看的,好玩的,高铁大跃进的思路不能要。希望铁道部门能够让绿皮车增加密度,固定时速的密度,能够像日本,德国一样增加几十倍的运力,不但不需要加钱,还可以减低成本,然后票价还可以下降,让老百姓真的能够回家过年,其实我们铁路输送2.3亿人,总收入大概240亿,拿出一半回聘于民。不要搞高铁的跨越,要回归过去的纯朴,藏富于民。增加绿皮车的密度。

王牧笛:教授,好像省下不建高铁的钱,可以让春运好像免费200年,是吧?

郎咸平:是啊,高铁规划就是2、3万亿。

王牧笛:现在有句口号:高铁开启幸福时代,节目呼吁:绿皮车让民众回归幸福时代。

郎咸平:对,而且是可以免费的绿皮车为什么不要。

王牧笛:知道我们政府它最骄傲的是什么事?

郎咸平:我们高铁的长度全世界排第一,我们高铁的速度全世界排第一。但是你不晓得我们这个高铁为什么成本这么高,当你问到相关人士,他们说不是我们收费高,原来有技术转让费,我们自己吹牛高铁掌握关键技术,因为自己定义定得非常可笑,只要掌握15%的技术就算关键技术。虽然85%是向外买来的,但是我们要交多少钱呢?每列火车交2.5亿人民币,在这之外,还有1.5亿欧元的技术转让费。

王牧笛:之外,还是我们得面子,外资得实惠。

郎咸平:对,没有错。像这种铁路大跃进的疯狂之后呢,我们的负债比例,铁道部不小心吐露了是56%,你怎么还得出来?哪么我们做了一个计算,全国铁路的年收入大概3778亿。就算2万亿投入高铁,那么大概一年利息支出就是500亿,那么3778亿盈亏刚好平衡,不赚钱,但是,如果建了高铁的话,一年500亿这个利息支出,你从哪里来?那么在我们停了慢车,停了快车之后,全部被高铁,被动车的情况下,大概收入只能加5%,那大概就是200亿,200亿还不够500亿的利息支出,还不算本金哦,这笔账怎么算?

王牧笛:哪只能越来越转嫁到消费者或者旅客身上。

郎咸平:然后关掉更多的绿皮车,比如:武广高铁就是早上6点钟之前才有绿皮车,其它时间都坐高铁去了,你越这么做?大量的资源转到政府手中,大量资源转到外资手中,老百姓更贫穷,大量的人买不到票,消费更低,内需更拉不动。

肖峰: 所以这个经济学里面,是不是有个词叫适当的发展模式。

郎咸平:非常对,基础建设千万不能超前,它是占用大量社会宝贵资源,这个资源干什么用呢?要创新,要让企业创造利润,要让老百姓更富裕,要藏富于民,等到他们用高速公路的时候,需要用到铁路的时候你再建,这个一定要滞后,不能够在再此之前,

王牧笛:这个叫适当,现在叫失当。两个发展模式一个变迁,从适当到失当。

郎咸平:其实适当的话,讲得更具体一点是要滞后。

王牧笛:跑的慢是一种幸福,即使跑的慢被尿憋着,但是郑渊洁有句名言,人类最伟大的发明是什么呢?是纸尿裤。

郎咸平:至于说被尿憋着,这个问题是铁路的密度不够,如果说增加3倍到30倍的话,就不会有这个问题了。

肖峰:既便现在绿皮车时代,我认为仍然可以非常好的解决春运,举个例子,就是2008给自己打94分的哪个春运,那一年广州全员出动,所有的义工政府官员都出动,一起去帮助这些外来者去上火车,我有幸也参加了这个。不光参加,而且沿路态度真的是非常好。就铁路的这些,因为它有命令,你必须得对这些外来人态度好,问到什么都指给你,不论任何一趟车只要是同方向的,只要是空的有位置的,都可以凭一张火车票上车。所以,哪一次相当是政府总动员,把哪一次的春运解决的非常好。

郎咸平:我们政府的动员能力是非常强大的,但是,这个动员能力用错地方了,它跑去动员动车,动员高铁,这是不对的。

肖峰: 我写这个社论里面,就引用了网民的一句话,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叫:你办好奥运不算真牛,你办好亚运也不算真牛,你什么时候办好春运了,才算是真牛。这是网民对我们的殷切希望。

王牧笛:就是我们要以办好奥运,办好亚运的精神,来办好这个所谓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周期性迁移。但是肖峰说08年,我们如裕春风的那个铁老大的和蔼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现在态度是什么呢?网友调侃问铁路售票说:为何一票难求,回应是供求不对等,说我排队排到第一位了,你这个窗口刚开,我还为什么拿不到票呢?回应说:供求严重不对等。

肖峰:对于铁路的锻子特别特别多。

王牧笛:而且,刚说的民众满意度,我们刚才聊过的,中国所有的部委当中,某知名网站,做民意调查的结果,民众满意度最差的两个指标,教育部和铁道部排倒数两位,还有你看哪个人大代表给哪个部长不是要投票吗?反对票倒数第一的是教育部长,倒数第二是铁道部长。

肖峰:这两个是冤家兄弟。

王牧笛;这个是民众口碑最差的,我倒是一个好奇,就是到了十二五完成了,比如2014年时,铁老大又会发什么言呢?

肖峰:就是号召大家错时过春节,今年你过,明年我过。

郎咸平:错了,号召大家摇号过春节。

王牧笛:想像力是无穷的,现在我们说运力暂时提不上去,密度暂时增加不了的情况下,那你这个铁路车票的分配机制是不出了点问题?

郎咸平:那是肯定出了问题的,比如举个例子,一列绿皮1500个位子,对不对?然后以北京为例,它有390个售票点,它每张票只能加5元的手续费,到了春运期间怎么办呢?没办法了,但是售票点可以不经过批准直接打9张票出来,不要打哪么多,一列火车这390家售票网点打4张出来,一家合法打4张票的话。

王牧笛:1000多张票没了。

郎咸平:1500张就没有了,它给谁呢?它就给黄牛,因为它自己不能够加价,只能加5快,其他不敢加价,就透过黄牛,一两倍卖给我们民工。

王牧笛:所以这个售票点是最大的黄牛党。

郎咸平:它是最大的黄牛党,但我们广州前一阵不是搞了一个实名制吗?要登记身份证号码,自己的名字,你发现黄牛就没了。

王牧笛:实名制的争议很大,铁道部的运输局的局长认为说:实行实名制丝毫不能增加运能,只能增加我们铁路部门中间环节的工作量,它认为它自己的成本上升了。

郎咸平:运力确实不能增加,因为你们都去搞高铁了,把那个钱拿回来就能增加。

王牧笛:哪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实名制增加什么成本呢?

郎咸平:就是买票时,你拿个身份证给他看,他把你身份证登记下来,这个有多少成本?我相信多花5秒钟老百姓愿意的。而且,很多人可以在网上买票,老百姓也是很愿意的,而且你还查票,哪列火车不查票?既然查票反正他也没事,钱给付了顺便查一下身份证有什么不行呢?火车票查完了,火车开出去了,他干嘛?睡觉去了?就不能让他做多点工作查查票核对下身份证,这不是很好嘛。成本根本就不会增加,他是一个借口,讲这个假话的人说不定好处他就来了。

王牧笛:我们之前聊过保障房要摇号,买车现在要摇号,现在这个火车票以后也要摇号了,更是摇号时代,所以,说我很幸运的回家了。

肖峰:春运40天,有些人是赚足了一年的钱。

王牧笛:我发现咱们的民众用的词很有意思,叫铁道部门,铁道是一个部门,不是一个公司,你要有一些公共责任的担当。

郎咸平:哪现在问题是我们的公司,越说越可怕,这个跟铁道跟公路有关的,都是可怕的绿林好汉。

王牧笛:现在中国的部门,越来越像一个公司,公司越来越像部门,这些部门一定要留出一些票,叫搞关系,搞社会关系的这些票,最近,我看有消息说,铁道部门拿出2万张票来答对媒体,说你们今年媒体要笔下留情,我挺高兴,但我们媒体没拿到这些车票,因为我们批评的比较激烈。

郎咸平;我们节目就没有拿到票,不过这就可以了。我这演讲的话也是一样,有很多票跟铁道部干的是一样的事,就是送给各界领导了。

王牧笛:一个是买票难,还有一个是买票贵,所以现在说,这届春运叫:豪华的春运,哪除了豪华的春运呢,还有些人说是充满诗意的春运。我开场读了首诗,现在关于春运的诗词特别多。

比如给教授读一个:

过年过年如过关,如今要数返家难。码头站场人成酱,货汽两车满超员。乐死小偷和票贩,忙活武警与公安。团圆过后归来处,这场战争才算完。

还有更狠的,把沁园春改变成春运叫:

车票如此难搞,引无数英雄竟折腰。昔秦皇汉武,见此心发毛。唐宗宋祖,更是没招。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好骑驴往回飚。

肖峰:这都是网上非常多的锻子。

王牧笛:回到最后,铁老大的发言人,铁道部的付部长也发话,说十二五结束的哪个年份,比如,2015年要完全解决春运难的问题。以前用的词叫基本解决,给大家一个好奇,比如到了2014年的时候,铁老大又会发什么言呢?

肖峰:号召大家错时过春节,今年你过,明年我过啊。

郎咸平:号召大家摇号过春节。

齐大笑:哈哈,想像力是无穷的。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1927.html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