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控科技Punchbox工作室陈昊芝:捕鱼达人淘金录

2011年12月5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陈昊芝最初的规划的做国内最大的苹果应用开发者社区,“捕鱼达人”是一款“无心插柳”的作品。

上线3个月,“捕鱼达人”录得52.5万美元纯收入,其后的成绩已有逐渐追上“愤怒小鸟”的趋势。

更重要的是,陈昊芝为国内的应用开发者找到了一种可靠的盈利模式。

10月6日晚,位于北京三里屯的苹果旗舰店门口,气氛冰冷异常,尽管依旧人头攒动,却不再有往日熙熙攘攘的喧嚣,取而代之的,是黑白照片、花朵和欲言又止的沉默。

人群中,一个高大魁梧、头发略微灰白的中年男子尤为醒目,那一天,他带着40支白色蜡烛匆匆赶来,还未按原本计划摆成苹果logo的形状,泪水就已夺眶而出,在得知乔布斯辞世消息的十几个小时后,在这个熟悉的广场上,他不再压抑心中的难过。

他叫陈昊芝,北京触控科技有限公司CEO,就在半年前,陈昊芝的团队开发的一款名为“捕鱼达人”的游戏在App Store中迅速蹿红,仅前三个月就轻松进账500万,陈昊芝也因此成为今年从“苹果”身上获利最多的国内创业者。

而在庞大的“苹果帝国”中受益的远不止他一人,自2007年iPhone推出后,乔布斯领导的苹果便开始不断影响着中国IT产业的格局,它不但让以富士康为代表的多家知名电子代工企业一路高歌猛进,更让一批以苹果应用开发为主业的草根级创业者一日扬名、身家倍增。

是“苹果”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中国版“愤怒的小鸟”

总下载量已突破2600万次,活跃用户数量达220万,曾在33个国家的App Store中下载排名第一。而这一数据,与愤怒的小鸟在推出半年之后的相关数据已无太大差距。

今年2月11日登上英国AppStore首页之后,“愤怒的小鸟”便开始了它风靡全球、横扫多个手机平台、屡战屡胜的辉煌历史,如今,这场小鸟与肥猪之间不起眼的战争已进驻全球5亿台智能手机,在69个国家的苹果AppStore排行榜中名列第一。而这款游戏的开发厂商,来自芬兰的Rovio成长速度也已经超过YouTube,Facebook和亚马逊,成为全球形成品牌最快的公司。

“愤怒的小鸟”所获得的巨大成功让全球移动应用开发者们狂喜不已,它意味着所有不起眼的小团队都拥有 “一战成名”的可能性,所有人也都在期待,谁会成为下一个能够诞生奇迹的“小鸟”。

而就在今天,一款名为“捕鱼达人”的游戏,正在强大的“小鸟”面前,争夺着AppStore全球排行榜的前三名,据了解,“捕鱼达人”今年4月在iOS平台上线后,迅速蹿红,曾连续被苹果在App Store首页推荐六周,总下载量已突破2600万次,活跃用户数量达220万,曾在33个国家的App Store中下载排名第一。而这一数据,与愤怒的小鸟在推出半年之后的相关数据已无太大差距。

“捕鱼达人”的火热也吸引了投资者的关注,其开发商触控科技目前已成功获得二轮融资,累计金额超过1亿元。A轮由北极光完成,B轮投资人为思纬创投和红杉中国,金额为1400万美金。

而这款热门游戏的缔造者,就是前文提到的陈昊芝。在手机应用开发这一领域,特别是手机游戏开发这一领域,今年34岁的陈昊芝算是“大龄青年”,尽管从2003年便开始了互联网创业,但面对手机游戏领域,他的经验值依然趋近于零,其实若不是一个偶然的机遇,陈昊芝应该从未想过,他未来的生活,将会离不开一群色彩斑斓的“小鱼”。

故事还得从去年说起,一手创立的爱卡汽车网因为融资问题被迫出售,曾让陈昊芝患上中度抑郁症,心中的苦闷还未完全散去,第二个创办的网站“译言网”又遭遇关停,这让陈昊芝的事业在2010年一度跌落谷底,快速寻找到一个新的项目来实现自我价值,变得迫在眉睫,这时的他注意到了高速发展的移动互联网,并组建了现有的团队,目前国内最大的苹果应用开发者社区cocoachina在那一刻横空出世。

尽管cocoachina快速在业内形成了巨大影响力,并一度成为谷歌中国搜索市场上营销投放费用最大的平台之一,但想要公司真正实现爆发式的发展,感觉依然缺乏一丝底气,陈昊芝想,他也许还应该寻找一个新的爆发契机。

“有一天,我的好朋友顽石科技CEO吴刚在微博上留言给我,说游戏厅里有款叫做捕鱼的游戏很火,如果能移到iphone上一定很有趣。那时我根本没进过游戏厅,也不知道什么是捕鱼,听他这么一说,我第二天就跑去游戏厅玩了一天,回来后想了几分钟就立刻拍板说,这事情靠谱,就做它没问题。”

陈昊芝做决定,快则几分钟,慢则几个小时,他始终坚信自己在市场趋势方面的判断力。

然而他的团队,之前并没有任何游戏开发的过往经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陈昊芝便让当时公司的几十个员工,天天去游戏厅体验这款名叫捕鱼的游戏,再全员进行讨论,之后迅速投入产品研发,没用多久,“捕鱼达人”华丽亮相,横扫各大下载排行榜。

前三个月赚了500万

“6月份我们预期全年下载量达到1000万,实际上这个数字在8月份就实现了,现在的发展远超出我们的预期。我们的游戏4月在iOS平台上线,之后又在收到苹果来信后推出了iPad版,7月份Android版本也上线了,之后还会有PC版和社交版”

捕鱼达人的成功让陈昊芝彻底迷恋上了这只“小鱼”,每天他都会花很多时间来亲自做游戏体验,看哪里还有空间哪里还需要改进。

而随着捕鱼达人的风靡,陈昊芝的IPAD里,开始增加了许多其他的“小鱼”,有时甚至是“小狗”。

“你看,这都是模仿我们的产品,从声音到形象,或者直接把捕鱼变成抓狗。”

陈昊芝一款一款打开各种版本的“捕鱼”游戏展示,对每个山寨版本的游戏哪里好哪里不好,管卡怎么设置他都了如指掌,说到兴处,竟也不由自主的把玩几下。

他指着其中一款游戏说道:“有几个还做得不错,甚至顶峰时期都要赶上我们了,我不怕你模仿,但也要动点脑筋啊,做得品质那么差,当然没人想玩啦。如果有创新,那我们也挺愿意看见的。”

据了解,目前在ios和Android平台上,模仿捕鱼达人推出的各种名称不一的游戏已多达40-50款,但因为品质差距较大,真正能够达到一定用户规模的只有陈昊芝经营的触控科技旗下Punchbox工作室开发的“捕鱼达人”一款。

不久前,陈昊芝把公司从北三环搬到了位于望京的方恒国际中心,占据一层楼的面积,曾有媒体报道说,这么做是因为这边的房租比较便宜,虽然捕鱼达人为陈昊芝赚了不少钱,但除去成本,他的公司依旧两袖空空。

听到这里,陈昊芝笑了笑,“这个不存在了,我的办公区扩大了4倍,花费自然更多。”

至于搬家的原因,陈昊芝站起身,走到整面的落地窗前面,手指向一个方向。

“你过来看看,我正对的是什么地方?”

因为身处20层,顺着他的视野望去,几乎可以看到这一片商务区的全貌,林立的楼宇间灯光闪烁,总有几个巨大的LOGO特别耀眼。

“你正面看到的那栋楼就是索尼爱立信,北边是微软,摩托罗拉中国也在旁边,厂商关系维护对我们做手机游戏的公司来说还是非常重要。

“你也许会问我,怎么不去中关村,我想说,因为苹果中国公司在国贸,所以我不会跑去西边呆着,我不想离它太远。”

因为太过忙碌,陈昊芝自己的办公室还没来得及装潢,虽然空间很大,但目前只有一张没有太多设计感但足够宽大的会议桌,上面零零散散的摆着各种数码产品,其中很多都还未在国内上市,只要有了新型的产品,他总要第一时间买一个来把玩,他喜欢并且必须要知道这个行业正在发生着什么。

桌上有两本书,一本是受其合伙人影响拿来阅读的《圣经》,另一本就是《乔布斯传》

苹果树如何“摇钱”

与前三月全部依靠分成收入不同,目前捕鱼达人的7成收入来源于内置广告,剩余部分才是与苹果的分成

得知乔布斯去世后,陈昊芝写了一封长达3000字的邮件发给公司全体员工,当中一再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情,他一再重复今天他所获得的一切都是基于乔布斯在过去10年20年所积累和推动的创新、生态、商业模式。

在所有人看来,苹果的App Store创造了一个公平的环境,让无数怀揣着梦想的开发团队拥有了一夜暴富的可能。

可是,在苹果这棵大树下,究竟如何实现盈利,却未必是所有人都想得清楚。

简单来说,App Store是苹果公司基于iPhone的软件应用商店,向iPhone的用户提供第三方的应用软件服务,其模式的意义在于为第三方软件的提供者提供一个方便而又高效的软件销售平台,大大降低了人们进入手机软件这个领域的门槛,使得应用开发者参与其中的积极性空前高涨,以至于其中不少人都没有认真思考过如何盈利的问题,每个人都在说“只要有了用户规模,盈利模式自然会有。”

指点传媒CEO曹彤介绍,目前国内的APP开发创业者获取收入的渠道主要有三点,一是付费应用带来的分成收入;二是应用免费,在应用内嵌入广告,按点击分成;三是应用免费、应用内收费,如按道具收费等。

陈昊芝介绍,捕鱼达人上线后前三个月,未分账前的总收入达到75万美金,按照目前通行的“三七分”规则,捕鱼达人为触控科技带来的收入应约为52.5美金,而截至目前的全部营收,陈昊芝表示不便透露,但与前三月全部依靠分成收入不同,目前捕鱼达人的7成收入来源于内置广告,剩余部分才是与苹果的分成。

这样的转变似乎也更符合业内对于APP开发行业未来发展模式的期许。

分析认为,中国市场对于APP的免费应用程序下载量仅次于美国,但其营收却远远落后,这恰恰反映了付费软件模式在中国市场中难以推广的尴尬现状。

艾瑞咨询认为,搭建一套以移动广告为载体的盈利平台是中国APP当前最好的盈利模式,比如天气预报型的APP,平台为其嵌入相关的雨具广告,从软件下载量及广告点击量再和开发者分成,这样的盈利模式及其产生的效果也更符合中国用户的习惯。

风险投资“新宠”

“砸风投的钱做没有未来的事”也成了一种极为普遍的APP创业团队生存状态。资本和泡沫可以推动产业的发展,但踏实做事、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公司才会脱颖而出

尽管盈利模式有待进一步调整和摸索,中国的APP开发创业团队却是风险投资当之无愧的新宠,用户规模和市场规模的双增长吸引了许多业界大佬入局,它们的推动为产业链注入了庞大的资本力量。

李开复在2009年离职谷歌后,就把主要精力放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相对市场格局稳定的PC互联网端,李开复的创新工场把七成以上的项目押宝在了移动应用。

而过去两年中,经纬创投已投资了五六家App开发企业,经纬创投合伙人万浩基认为,投资、创业两方面都觉得还需要提速。

一组可以佐证的数据来自清科研究中心,截至去年12月底,移动互联网这一行业投资案例数量为23起,16起已披露数据的总投资额高达2.16亿美元,平均单笔投资金额近1300万美元。预计2011年移动互联网平均单笔投资金额将进一步提升。

而另据了解,在资本争相分羹移动互联网盛宴的今天,即使是一些规模很小的创业公司,也能获得不少投资方的青睐。

有着11位成员的创业团队杭州格子箱创始人郑飞科告诉理财周报记者,他的公司已收到包括红杉资本等在内的6-7家投资方发来的信函,对其产品表示出了浓厚兴趣,不过现阶段他还并不急于融资,“希望可以找到一家真正了解我们的产品,能为我们的运营提供实际指导和帮助的投资人,再去考虑融资。”

然而面对热情的风投,像郑飞科一样保持冷静的并不是全部,APP开发者在产品研发成功后,需要承担的是很大一笔的推广成本,这些都没法离开资本的支持,于是越来越多人趋之若鹜,“砸风投的钱做没有未来的事”也成了一种极为普遍的APP创业团队生存状态。

正如Frost&Sullivan(中国)公司总裁王煜全所说,资本和泡沫可以推动产业的发展,但踏实做事、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公司才会脱颖而出。

“移动互联网可能会有超级成功者出来,但99%会失败”,王煜全如是说。

陈昊芝是1%,下一个会是谁?

闪电博客评:可能是软文,不过还算牛b。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1886.html

分类: 科技资讯 标签:
  1. 落花
    2011年12月5日15:57 | #1

    拜读了 ,感谢博主分享 。收藏回去慢慢读

  2. 子猴
    2011年12月8日17:24 | #2

    捕鱼达人游戏是挺不错的,我也玩过好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