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欧洲的新主人?

2011年11月23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最近欧债危机肆虐,欧洲媒体掀起了一轮大讨论,到底谁是欧洲的新主人?爱尔兰的媒体说:德国是我们新的主人。英国独立报回应:高盛才是欧洲的新主人!

闪电博客评:高盛不愧是高盛,欧洲已是高盛的天下!

独立报认为,整个欧元区成了一个高盛集团的项目。当一般人还在烦恼紧缩和就业的时候,高盛系的官员已经在欧元区的权力层进行一场天翻地覆的大变革。

在这样一个项目里,高盛会为政府提供建议和资金,派自己的人开展公共服务,为那些来自欧洲政府的官员提供优厚待遇的工作。通过这个项目,高盛投入了人力、财力和脑力,让人难以从欧洲的公共利益中分辨高盛的利益。

高盛不仅与全球央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还在欧洲面临债务危机的权力更迭中抢占主导地位。

于是,独立报就设计了这样的问答:新民主的代价是什么?就是高盛统治欧洲。

最近的例子当然是新科意大利总理蒙蒂(Mario Monti)。

他是意大利最富盛名的经济学家之一,大部分职业生涯都在为学术机构和智库工作。1995年,时任总理贝卢斯科尼任命蒙蒂为欧盟委员会委员。

从那时开始,高盛开始对他产生兴趣。这主要是因为蒙蒂在欧盟委员会负责欧元区范围的市场,而且侧重于欧元区机构的竞争事务。他的决定可以左右高盛的收购、并购交易,也可以极大地影响高盛的银行家为这类交易提供资金。而且,蒙蒂还成为意大利财政部银行与金融系统委员会主席,这个委员会肩负制定国家金融政策的责任。

身居如此要职,蒙蒂在高盛眼中自然大大加分。同年,高盛就向蒙蒂抛出了橄榄枝,邀请他加盟,头衔是国际顾问。

高盛共有20多名国际顾问,他们是非正式的游说家,为了高盛的利益与那些管理高盛业务的政治家打交道。参与策划欧元诞生的前欧洲央行与德国央行管理层成员Otmar Issing也是这样的顾问。

2011年11月14日,蒙蒂被任命为意大利总理,2天后组建了技术官僚型内阁。这有着多重重大意义。

首先,蒙蒂顶替了丑闻与恶评缠身的前任贝卢斯科尼。虽然贝卢斯科尼下台以后仍然掌握实力强大的政党和企业,但至少现在看来,意大利人送走了一个17年把持最高领导权的大佬,表面上完成了实质无法扫清的任务。

其次,蒙蒂行使总理的权力,推举了未经民选的技术型官员,这已让民主的正常程序停摆,可能就暂时封印了民主本身。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位高盛集团的高级顾问坐上了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的掌门人宝座。这已经将一家投行的政治权力提升到了新的高度。而原本人们可能认为它是对政治有害的禁忌做法。

这就是意义最重大之处:欧洲向高盛项目前进了一大步,也许已经达到了成功的巅峰。

当然,推动高盛项目走向胜利的不仅是蒙蒂当选。

效力高盛的卸任政治家中,最有名望的也许就是20世纪80年代任爱尔兰总检察长的Peter Sutherland,他也曾担任欧盟竞争委员会委员,目前是高盛旗下英国经纪-交易公司高盛国际的非执行主席。在爱尔兰申请国际援助并实行国有化以前, Sutherland还出任苏格兰皇家银行的非执行董事。对于欧盟救助爱尔兰问题,他指出,紧急贷款的条款应该宽松,这样才不会使爱尔兰的金融困境恶化。它反映了爱尔兰实力派的呼声。2011年夏季,欧盟已同意下调援助爱尔兰贷款的利率。

招徕那些与高盛发展密切相关的在任政策制定者,这只是高盛项目的一种策略。将高盛的嫡系送入政府则是另一种手段。

明显的实例就是今年11月1日走马上任的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他曾任世界银行的执行董事和意大利财政部的总司长,是典型的政府机构出身。2002-2005年,他担任高盛国际的董事总经理。离开高盛后出任意大利央行行长,然后又成为欧洲央行当家人。

其实,在德拉吉被列入欧洲央行行长候选人的时候,他的高盛背景就引起争议。

这还要说回本世纪初。意大利和其他欧洲边缘国家急切地要加入欧元区,可欧元区规定,成员国的政府债务不能超过经济规模的60%。为达到这一标准,意大利等国就利用衍生品交易,表面上减少了国债。在这许多复杂的衍生品交易背后,为这些国家出谋划策的就是高盛。

德拉吉去年就为此澄清,自己同高盛的这段过往毫无瓜葛。为竞选欧洲央行行长而接受欧洲议会听证确认时,他又说,在意大利财政部和高盛任职期间没有参与这类互换交易。

姑且不论意大利人德拉吉是否有遮掩的嫌疑。至少,已经两次大规模求助欧盟和IMF贷款的希腊人应该绝不会忘记那段过去。

2002年,高盛以外汇互换的方式向希腊政府提供了10亿美元。高盛的交易员们就是通过大量这类交易使希腊很快筹得资金,降低了预算赤字。希腊为此付出的代价是背上多年还款的包袱。

而今年11月10日担任希腊新总理的Lucas Papademos当时是希腊央行行长。最近晋升为希腊国债管理局主管的Petros Christodoulou就是在高盛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

IMF前首席经济学家Simon Johnson在他的著作《十三个银行家:下一次金融危机的真实图景》(13 Bankers : The Wal l Street Takeover and the Next Financial Meltdown)中指出,在推动金融危机爆发的过程中,高盛和其他大银行已经与政府走得很近,美国实际上是寡头政治。至少欧洲的政治家还不像美国那样,没有被公司“收买”。在欧洲,决策精英和银行家有共同的世界观,有一套共同的目标和共同努力强化的构想。

但现在最严重的危险在于,如果意大利停止偿债,债权国银行可能就会破产。高盛承保2万亿美元,其中包括未披露的欧元区政府债务。它不可能毫发无伤,尤其是这2万亿中有一些受保机构就是可能破产的银行。援助与紧缩都是合理的,因为欧洲人从高盛那里得到的更多,没有比以前少。否则就是又一场金融危机,第二次经济崩溃。

这也许算欧洲共同的构想?谁敢试一试?

——————————————————————————–

如下图所示,以先左后右、由上至下的顺序依次列出几位官员在欧盟的职位和曾经或现在在高盛担任的职位:

已故的前欧盟竞争委员会委员、比利时人Kareal van Miert:高盛国际顾问

曾帮助创立欧元的前欧洲央行与德国央行管理层成员、德国人Otmar Iseing:高盛顾问

前爱尔兰总检察长、前欧盟竞争委员会委员、爱尔兰人Peter Sutherland:高盛国际非执行董事

前意大利央行行长、新任欧洲央行行长、意大利人德拉吉(Mario Draghi):高盛国际董事总经理

11月16日辞职的IMF欧洲部主管、法国人Antonio Borges:高盛国际副主席

意大利新任总理蒙蒂(Mario Monti):高盛高级顾问

希腊新任总理帕帕季莫斯(Lucas Papademos):虽然没有在高盛任职的经历,但他2000年前后担任希腊央行行长期间,正是外传高盛帮助希腊隐瞒债务,为希腊发售国债之时。

希腊国债管理局主管Petros Christodoulou:初入职场就在高盛工作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1851.html

分类: 财经资料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