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基网论坛无法打开面临倒闭,站长王献冰、周林亮被抓遭审判

2011年11月4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很偶然在新浪看到一条新闻说是黑基网网站负责人王献冰被指控:上传木马病毒等违法软件。黑基网就是以前的黑客基地,闪电博客经常去他们网站看教程和学习。刚刚打开网页一试,发现打不开了,刷新了好久才打开。

王献冰大名很多人知道,黑基网卖VIP也赚了许多钱,QQ刷钻教程很受欢迎,是老牌的黑客菜鸟学习网站和论坛。黑基网的盈利模式被其他黑客网站模仿和学习,一时间网络上黑客速成班风起云涌,黑基网也曾为黑客和安全培训界的传说。

想不到冰哥居然杯具了!!!

新闻报道:黑基网黑客讲师自称只会杀毒

经营网站提供“黑客”软件下载。昨日,因涉嫌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北京黑基国际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王献冰及该公司讲师周林亮在海淀区人民法院出庭受审。

指控

上传黑客教程 招募会员收费

昨日下午两点,被告人王献冰和周林亮被带进法庭。在回答法官的提问过程中,王献冰的情绪一直很激动,不断地用手指比画。对于每项指控,他都能给出思路清晰的答复,而身旁的周林亮则显得很紧张,一直称自己不知情,也从未上传过黑客软件。

据检方指控,自2008年以来,被告人王献冰在海淀区上地信息路经营“黑基网”网站。2009年初,被告人周林亮进入“黑基网”担任讲师,并在王献冰授意下制作上传了“黑基2009全能工具箱”、“网站种马演练”等多款网络侵入、控制工具和相关技术教程。截至案发前,“黑基网”已招收VIP会员1789人,会员最低收费198元,可享受半年服务,最高收费为2898元,可享受两年服务。其中“黑基2009全能工具箱”被下载10768人次。

辩解

IT培训软件 没有上传故意

对于检方的指控,被告人王献冰均予以否认,他称公司是围绕IT培训进行经营和宣传的,没有上传非法软件的故意,自己从未指使他人上传过黑客软件。同时,他称截止到目前,没有证据表明,有人曾利用公司提供的软件从事非法活动。

他指出,自己负责主站和论坛的服务器维护管理,讲师编辑教程后,自己会看一部分,如发现有包含网络安全的相关教程及软件就会要求讲师对相关教程予以删除。对上传黑客软件为增加网站浏览量和收入的指控,王献冰也在当庭予以否认,他表示,公司在提供教学课件的同时提供黑客工具的下载,主要是为了方便学员进行学习,“我们提供的黑客工具和课件中所使用的黑客工具是相同的,这样可以省去学员上网下载的时间。”他还称,起诉书中的软件下载次数应该是网站的浏览次数。被告人周林亮也同意王献冰的这种说法。

“黑基网”讲师周林亮一直坚称,从未上传过起诉书中涉及的工具,自己在公司主要负责制作PPT和讲课。他表示,只上传过自己制作的电脑工程师和网络工程师的教程,没有传过程序,并称自己只会用软件杀毒,清除非法软件。对于自己上传的教程,他表示当初不清楚这么做是非法的。

闪电博客评:王献冰还是很牛b的,以下为网上搜集的他的一些传闻资料。

王献冰个人简介资料小档案,孤独剑客的故事

王献冰网名:孤独剑客
真名:王献冰
王献冰毕业院校:郑州大学机电工程系
性别:男
王献冰年纪:30
王献冰QQ:5385757(闪电博客不能确认真假)

王献冰简介:掌握Asm和C语言的系统网络级编程,熟悉Windows和Unix等系统平台的维护与管理,精通前沿的模拟攻击与反黑客技术,能够熟练运用防火墙、扫描器、入侵检测系统、虚拟私有网、公共密钥体系和身份认证等技术,熟悉相关产品的配置,曾为国内的网站、政府机构、证券、银行、信息港和电子商务网等设计整体安全解决方案并提供专业化安全服务,有着丰富的团队建设、安全项目管理和安全工程实践经验。曾开发出很多的优秀软件,如WinShell、PassDump、SecWiper等,还有早期的系统安全漏洞测试工具IPHacker等优秀软件。现为世界著名的网络安全公司中国分公司高级安全顾问。

黑客也许不需要出门,他们不需要阳光,甚至饮食结构也异于平常,他们只需要电脑,哦,对,还需要一根网线。

这是太多黑客题材的电影给我们留下的印象:他们大都在黑屋里,守着一台破旧的电脑疯狂地打字,然后整个世界被他改变了。

王献冰就是这其中的一员,太多有关黑客的事件中,都留有他的足印,但黑客永远不会用真名出名,如同他自己。

他是一个需要生活的黑客,他也需要事业,他的事业几乎始终围绕着信息安全展开——网络带给我们一个奇怪的思维,比如,我们不可能理解一个出色的小偷去做警察,但我们绝不反对一位著名的黑客成为信息安全企业的技术总监。王献冰的主要工作是信息安全,黑客也许只能算是他的副业。“我不喜欢黑客的群体活动,比如2001年针对美国的红客风波,他们使用的一些技术,我更早的时候曾经教过。”

他没有《黑客帝国》中那身很酷的皮夹克,也没有墨镜,见到记者的时候,他的头发有些凌乱,衣服也只能说是勉强包着身体——典型的单身男人,一切从简。他还有着中原人的憨厚,有什么就说什么,他的故事也许不像一个传奇,但足以让我们思考。

“如果不是朱明方,我想我可能就选择外企了。”

做企业是为了挣钱,打工是为了谋生,进外企是为了获得更好的收入。而对王献冰来说,去外企的念头产生,源自他对自己失败经历的总结。

1997年,毕业于郑州大学机电工程系的王献冰被分配到了郑州棉麻研究所。虽然才出大学,但喜欢计算机的他很早就掌握了高明的编程技术。“1995~1996年吧,冬天,我整晚上机,学校机房没有暖气,冷得厉害,我就披个大衣,为调试程序一晚上要重新启动机器几百次。”

他的计算机才能很快就在工作中显示出来,他也很快成了骨干。当然,毕竟是国有制单位,他的月收入少得可怜——工作一年,所有工资加起来,不够买一台当时比较落后的奔腾166电脑。

但他很快乐,并且开发出来了一些项目,这些项目为研究所带来了几十万元的收入,当然,他并没有得到什么。

互联网的诱惑让他感觉到了压力。其间,他因为给商都信息港写聊天室软件,开始大量接触互联网,也是从那时起他感觉到了信息安全的魅力——聊天室里天天都有捣乱者,如何让他们“闭嘴”,其实是一个学问。

此时,工资低得离谱使得王献冰闷闷不乐,他的工资甚至不够上网费。所以,1999年底,当清华大学深圳研究院设立的红军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挖”他时,面对着相当于他以前一年工资的月薪,他选择了跳槽。

“公司在深圳,我甚至没有买飞机票的钱,于是向朋友借了钱坐飞机,到了地方再报销,把钱还给朋友。”他说。

在那里,作为技术总监的他做完了西南证券飞虎证券交易网的整体安全解决方案,从这时起,他专攻网络安全领域,并一发而不可收拾。

“当时企业的气氛非常好,但一年过去了,市场开拓跟不上,接到的项目少,公司发展缓慢,我选择了走人。”

第二份职业仍然是网络安全,冲着一批很快要上的安全项目,王献冰来到了华诚集团下属的一家广州公司,承担了包括广东省公安系统、广州移动和南方证券等项目,但没过多久,他再次因为管理问题而离开了。

因为在网络上的名气越来越大,他的离职也引起了相当多的人的关注。上海创源就盯住了他,老总亲自出马请他到上海工作。于是他又到了上海,职位仍然是技术总监。但他当时并不知道,创源当时要做的只是一个投机的买卖,是为了报批软件园的土地而进行的短期行为,再加上做杀毒软件前期投入大、市场运作不合理,公司没过多久就陷于瘫痪状态,无法施展才能的他只好选择了离开。

这时,网泰金安公司老总亲自跑到上海来找他,“到我哪里,技术总监的位置给你留着。”

于是,王献冰来到了中国IT之乡北京中关村。这家公司投资7000万元人民币,又在北京,在王献冰看来,它的运作应该正规并且合理。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作为一个技术人员,他的建议通常得不到批复,“技术总监”的职位形同虚设。中关村中小企业的管理弊病使得他“做人比做研发还累”。

王献冰在中国的南北奔波,来回折腾了两年,职位始终是技术总监,面临的问题要么是管理不善,要么就是企业另有心思。王献冰是一个纯技术人员,他想做的仅仅是实现一个梦想,做好网络安全,但他的疑问是,究竟还有没有尊重人才、尊重技术的国内企业?

“我对国内人办的企业真的是失望了,说一套、做一套,管理也不正规。”王献冰的心思,似乎正体现着众多中关村技术人员的心声。他们也许并不在乎钱,但他们需要一个可以表演的舞台。

“我不认为我缺钱,我老家是农村的,在郑州时,每月只有几百元工资,除了吃饭干不了别的,我也能熬过来。”于是,王献冰决定寻找外企。被太多的熟人教训过,外企是如何正规、如何尊重人才,这对他也是一个不小的诱惑。他在北京找了个住处住下来,开始整理思路,回想从郑州出走以后的一系列变迁。在沉积了足足有半年多的时间后,王献冰放了个风出去,他对朋友说:“我现在要找工作了,我这回只想进外企。”

名声在外,一批著名的国际安全企业KPMG、ISS、CA等闻风而动,通过各种渠道找到王献冰。经历了几次事业挫折的王献冰开始慎重起来,与企业打交道采取了谈判的态度。就在这时,朱明方找到了他。

“朱总找到了我,跟我谈话,希望我不要去外企。”王献冰说。

王献冰是一个爱国者,有着极强的民族感,互联网上多次针对国外进行的网上报复行动,也许不会和他直接有关,但所采用的工具,对国外网站、服务器漏洞分析,却有不少是源自他的手。能在国内企业呆下去时,王献冰不会选择进外企,进外企永远是给他人打工,于自己的民族产业,尤其是知识产权,没有任何帮助。但王献冰又害怕进国内企业,因为赌输太多次,再赌下去,连赌本也得输了。

朱明方是北京盖特佳信息安全技术有限公司总裁,盖特佳注入3000万元资本进行信息安全领域的市场拓展,正需要像王献冰这样的黑客界顶级高手助阵。朱明方求贤若渴,而王献冰又不敢轻易答应,虽然以前认识并且交流过,王献冰对朱明方感觉不错,觉得可信,但还是会犹豫。

“我还是来了。”现在,王献冰又一次选择了国内企业,成为盖特佳公司技术总监。

王献冰在盖特佳专业从事网络安全方面的工作,“我们有个产品叫‘网闸’,就是对网络进行隔离用的,它可以有效地避免黑客攻击内部网络,是我们自主开发的!”此时的他神采飞扬。

除此之外,王献冰还做安全服务工作,为大型用户进行网络安全评估以及解决方案。他依然是那句话,“钱只要能保证自己发展就行,其他的要回报社会。”当然,他仍然继续着他的黑客交流活动。“我的个人网站,谁要是能攻破,他已经很高明了。”王献冰笑着说,“我现在白天主要是做项目、跑客户、做管理,周末、晚上则进行针对网络安全技术的研究工作。”换句话说,王献冰晚上也许会穿上黑色的皮夹克,戴着一副墨镜,疯狂地守着电脑键盘敲字,然后他笑了,网络因此而改变。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1802.html

分类: 科技资讯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