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凯网络登陆纳斯达克遭猎杀,中国版App Store风波记

2011年9月2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度尽劫波

斯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宋涛说,他最近一次感动,是在2010年11月20日斯凯成立五周年庆上。斯凯给三年以上的老员工颁发纪念杯,大家唱歌庆祝。忆及往昔——从没办公室到科技园再到新办公室,冒泡社区从无到有并爆发式增长,海外团队发配上海二次创业,宋涛哽咽落泪。

11天后,在中国公司赴美上市史上最疯狂的那一周,斯凯,这家中国最大的山寨机应用平台商,以“中国版App Store”的概念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2亿美元,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第一股。但宋涛没想到,众多中国概念股很快遭遇危机,而斯凯也因其“中国式创新”位于被质疑之列。但斯凯的变革在上市之前即已确定——从山寨机市场向智能手机转换。一向以主动“革自己的命”著称的宋涛,这一次能否革命成功?

上市阻击战

“很疲惫。”宋说。

上市前两天,最后一场路演结束,宋跟CFO等高管准备晚餐。等餐期间,同事聊天,而宋涛却累得睡着了,“睡醒的时候,大家都吃完了。”

再回溯到12月4日,星期六,宋那天抵达美国。他给自己预备了一天倒时差,但显然没成功。前三天,宋涛每天都失眠。之后即便在见大量投资者疲惫不堪的情况下,也是睡一小时醒一小时。他把原因归于时差,否认自己紧张。

路演的一周宋涛至今难忘。每天十几家投资人,每个投资人1小时,中间衔接10分钟——那是一场接一场的疲劳战。一个小时要给投资者留30分钟提问,半小时自我介绍,宋涛被分到10分钟介绍公司发展策略,另外20分钟由CFO介绍财务。

宋涛至今认为他并没能在一个小时内说服所有投资者,也认为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这些问题,也成为后来斯凯上市半年内两次遭受阻击的原因。美国投资者关注的焦点非常集中:你跟运营商有何关系?与SP(移动增值服务商)有何不同?如果腾讯进入你的领域,你将如何应对?高端智能机即将普及,你们的策略是什么?

斯凯本来希望筹集1.5亿美元,但由于需求不足,最终只融资5800万美元,上市首日股价下跌25%。

随后,绿诺等因财务造假被“浑水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做空,被SEC勒令退市,中概股信任危机也传染到了斯凯,而其被攻击点正是“中国版App Store”。

“五一”前后,斯凯股价连日暴跌,最高达22%。之后,一份报告被交到宋涛手上。报告出自“香橼”公司(Citron Research),它以做空东南融通并导致其退市而闻名。报告称:“有些公司推出了独特的商业模式,有可能在各自的领域里占据优势的竞争地位,受益于中国快速增长的网络用户群体。无论何时你都能感受到狂热的气息,许多公司依仗这种声望来达到目的。以斯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为例,这家企业操控真相,隐藏自己日渐衰亡的商业模式。”

Citron所谓的“日渐衰亡的商业模式”主要指,斯凯的业务主要集中在功能手机(指非智能机),而智能手机业务才有未来。

宋涛并没有对做空报告做出公开正面回应,他当时认为没有必要和Citron这样的“流氓”吵架。当然,他们还是和投资人做了一些沟通。

“从来没听说过,Citron就是近两年才兴起的,就是一个小网站,一个BBS,但它之前揭发了几个中国公司,而且有的时候找的问题还是挺对的。”回忆当时,宋涛措辞逐渐激烈。“我觉得它的报告很可笑,对中国一点都不了解,写的基本上都是很幼稚的东西,然后我就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讲这是一种投资方法。我问能不能诉诸法律,但是法律要求的证据很难找到。”

其实,斯凯的功能手机业务并非新鲜话题,在上市之前它早已决定全力挺进智能手机市场。早在去年12月9日上市成功后回国的飞机上,宋涛就给同事写下一段长长的文字感悟,其中说道:“我们是新面孔,在美国找不到可比的公司,想在路演中用一个小时说服债主们显然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必须用业绩和时间来证明自己。”

Citron没有任何放手的意思,并且很快发布了第二份报告,对斯凯仅仅给出了3美元的目标价位。这一次,宋涛坐不住了。很快,斯凯召开紧急招待会,正面回应香橼的两份报告。

斯凯认为,美国研究者并不了解斯凯的商业模式所在。斯凯搭建了一个中间件平台,将平台嵌入到山寨厂商生产的手机中,之后软件开发者再将他们开发的软件放到斯凯的平台上,使原本只能保证基本功能,如打电话、发短信、拍照片的山寨机,也能享受网上冲浪、社交平台、下载游戏等功能。用户免费下载软件,使用后通过运营商和SP付费,然后利益链上的四方分成。

“美国没有一家这样的公司,所以要花很多时间沟通。对于中国市场为什么不一下子都用iPhone,他们很难理解。他们眼中的中国手机用户很极端,要不就是上海那种小资,要不就是特别穷,但是这两者都是中国。”宋指出那份报告的错位。

之后斯凯的股价基本平稳,但在后来的全球股灾中,它基本起伏在七八美元之间。这场在宋涛团队看来啼笑皆非的阻击战,似乎就此告一段落。宋坦言,在这场混战里,他们也受到了教训。“必须迅速地跟投资人进行沟通。在中国公司诚信问题频繁遭到质疑的时候,这已经变成了美国对中国概念股的普遍担忧,这个时候越早越清楚地跟投资者沟通越好。”

时至今日,宋对股价的态度似乎依旧冷淡,尽管经历过这般曲折。“一堆人炒我们股票,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涨肯定是好事,说明投资者对你有信心,但是说得简单点,就是大家在炒作。你作为一个筹码,你天天关心谁赚多少吗?涨和跌跟你其实没有什么关系。”

被推着革命

但智能手机的战略显然已经是刻不容缓。

就在Citron质疑斯凯期间,负责斯凯冒泡社区品牌营销的副总裁胡新勇离职。胡新勇离职后将从事基于Android平台的开发。

冒泡社区是斯凯的一次自我革命。2007年,在引入红杉资本后,宋涛决定让核心团队30多人去专注做冒泡社区,而当时斯凯一共也就50多人。它有难处,希望通过冒泡社区绑住用户群,并开拓新的收费模式——第三方支付。斯凯将冒泡社区游戏的收费方式转化成用K币收费。这种模式类似腾讯Q币,只需要通过第三方支付充值即可完成,不需要再经过运营商和SP。于是,斯凯解决了美国投资者对于斯凯跟运营商和SP之间瓜葛的忧虑,也避免了之前曾多次发生过的状况——国家政策限制SP业务,导致利润随之大幅波动。

据数据显示,冒泡社区注册用户总量已达9400万。今年5月份,斯凯公布上财年第四季财报,当季社区活跃用户1100万。

更彻底的革命发生在上市之后,斯凯开始进入安卓智能机领域,这或许算是斯凯创业以来第一次被推着改变。今年4月,在第三届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宋涛表示,到2013年,中国的智能手机将超过功能手机。宋必须回答的问题,正是上市时美国投资者关注的核心之一:当智能机取代功能手机,斯凯何去何从?

宋涛的答案是,通过冒泡社区黏住用户,技术上打通安卓与功能机平台,继续跟芯片厂商绑定,通过预装或应用下载实现合作。据称,斯凯现在300多人的研发团队,有一半在聚焦安卓平台。

显而易见,这恐怕是斯凯最难有把握的一场战役。

这也是众多观察者对斯凯困惑最多的地方。“它原来是寄托在山寨手机产业链中的一环,在原来功能型手机上过渡期的一个冒泡社区,当我换了一个智能手机,那个东西还会跟过来吗?山寨产业链都转型的时候,斯凯何去何从?”知名科技博客闪电博客问。

高端机前景远未明朗,肉搏战呼之欲出,斯凯在其中将扮演怎样的角色?恐怕它自己都不清楚。宋坦言,移动互联网是一个新的起跑阶段,没有谁具有明显领先优势,是一个重新洗牌的领域。“面向安卓开放的市场,需要拓展更多新的用户群,其实用户是很了解我们的,包括冒泡社区、冒泡应用商店,在用户群里知名度很高,但是安卓用户对我们了解很少,那个圈子很小。”

宋相信自己在安卓平台上是有机会的。安卓开发者无法找到商业模式,导致最好的开发者纷纷追随iPhone,在他看来,这是安卓最大的问题,也是最大的机会。

“如果安卓想封闭的话,原来支持它的都会转向。这个世界不是只有它一个人在玩这个市场。英特尔也好,微软也好,都在准备,只是它们现在做得比较小,但是一旦你倒退,别人就能赶上来。手机这个东西,在操作系统层面做到最后可能就是一个基础设施,就像修路一样,路都铺通了,轿车跟这个路没关系,哪个车卖得好跟这个毫无关系。”宋说。

“我的冒泡社区如何在开放的安卓平台上面尽快扩张,这是我的挑战。任何事情都是有时间窗口的,这个世界不会等待你,所以我一定要赶快扩张。”

刚毕业那阵儿,宋涛主动放弃自己在大学期间的创业公司去东方电信,是因为相信“手机的力量”;放弃产品经理的位置创办斯凯,同样与此有关。进军海外市场、提前布局冒泡社区,也都是斯凯上市之前的主动革命。如今,宋涛50%的时候中午都吃盒饭,或者6块钱的兰州拉面。一旁的市场部总经理周志国接茬道:“加肉11块。”宋涛对金钱冷淡,对物质冷淡,对股价冷淡,唯一的业余爱好是游泳,人生最大的兴奋点就是“公司革命”。

进军Android,似乎与以往不同,这是被外界推动的“革命”。这一次,斯凯能成功吗?

闪电博客评:难成功!中国公司吹牛还行,转型很少成功。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1657.html

分类: 科技资讯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