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失踪,温州近期欠高利贷老板集体逃跑

2011年9月23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09月22日下午,大批保安把守在温州信泰集团新厂房门口,所有的东西“只许进不许出”。一名中年男子从厂区出来,上了一辆江苏牌照的轿车。他说,自己是债权人,今天来登记信泰集团欠款的,排了一天的队。

前天晚上,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跑路的消息传开,债权人和供货商一下子涌来。不少人开着面包车、小货车,准备哄抢东西。(闪电博客亲戚亲眼见过温州一企业破产后,电线都被挖走,其他的小板凳等等通通搬走,还有的抢东西,直接打起来了!)

据zf有关负责人透露,仅昨天一天,温州就有9个老板跑路。

分析人士指出,随着信泰集团引发的民间借贷链断裂事件继续恶化,可能又会倒下一大批。

摊子太大,资金链断裂

前几天,信泰集团内部已经有了董事长胡福林跑路的风声。

9月20日晚上11点左右,信泰集团执行总裁胡明芬不安地给温州市瓯海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打去电话,说老板可能跑了。

此时,胡福林的电话已经打不通。直到前天早上,胡福林突然主动给胡明芬打电话,说由于投资规模过大、面过广,造成企业资金链断裂。

当天,温州市瓯海区zf紧急介入事件的处理。据瓯海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党委副书记谢成敏介绍,他们成立了财物调查组、维稳组、接待组,主要负责接待供应商和债权人,登记债务,结算员工工资,预防有人哄抢公司财产等。

眼镜业的龙头老大

信泰集团成立于1993年,员工3000多人。公司在温州颇有知名度,为瓯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眼镜行业的龙头老大,目标是中国民营企业100强。旗下的“海豚”品牌是中国眼镜业唯一的驰名商标。

公司在瓯海区共3处厂房,在金华市、平阳县、开化县等地也开有分公司。其中瓯海娄桥工业园的新厂房占地120亩,平阳厂房占地100亩。

这样的规模温州少有。

胡福林涉足的,除了眼镜业,还有太阳能光伏、房地产等行业。

据统计,信泰集团去年光眼镜的产值就有2.72亿元,今年1月份到8月份产值1.25亿元。

网传胡福林欠款20多亿

正如胡福林自己所说,公司如此巨大的摊子,为今天的变故埋下了隐患。

胡福林到底有多少欠款?网友“文东商务”爆料说,他从信泰集团高管处得知,胡福林真实欠款高达20多亿。其中,民间高利贷12亿,光月息就高达2000多万,银行贷款8亿,月息500多万。

据知情人士透露,胡福林资债差额达9个亿,已经严重资不抵债。

昨天下午,派驻到信泰集团的zf工作人员已登记的数据,胡福林涉及民间借贷1.3亿元。银行贷款多少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没来登记也不知道。

“可以肯定的是,这是小头。真正的高利贷是不敢来登记的,因为一旦被人知道他有多少钱在这里收不回来了,就会引起他的债主前来挤兑,最终造成他自己的公司倒闭。”该知情人士表示。

温州一眼镜业人士透露,眼镜配件厂一般不大,二三十号工人,基本上只为一两家企业供货,利润很低,一般付款周期为3个月左右。如果信泰集团不能支付货款,起码有上百家企业,几千工人受到牵连。再加上信泰集团本身员工3000余人,以及民间信贷背后的关系人。“如果所有叠加,超万人会因此受到牵累。”

今年的头等问题:融资难

信泰集团资金链断裂,有多重因素的影响。

瓯海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一位负责人说,今年有些企业生存很难,尤其是眼镜、光学行业,利润本来就薄,加上原材料价格又上涨。

不过原材料和工人工资上涨是老问题,今年和去年差不多。企业今年面临的最突出问题,是融资难。

信泰集团投资规模大,胡福林应该心里有数。如果银行能贷款,就没问题。但由于银根紧缩,贷不到款,而公司战线拉得这么长,只能找高利的民间借贷,这时想还就难了。

有一种说法是,胡福林本来想尽量撑过去的,但前不久有一个合伙人跳楼了,这使他最终选择放弃。

融资难催发1100亿的民间借贷规模

今年以来,温州频繁曝出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老板跑路的消息,其中还有不少担保公司老板跑路的传闻。

据龙湾区鞋业行业协会的《内部通报》近日披露,温州巨邦鞋业公司老板王和霞逃离企业,主要原因是“涉足一家非法担保公司”,因担保公司老板出逃,他也被迫玩起了“失踪”。

进入9月后,在温州的网站和新浪微博,都在流传着一份《近期温州老板跑路清单》,其中涉案金额都达到了几千万、几亿,甚至十多个亿的规模。

高利贷危机事件在温州频频爆发,是否预示着整个温州高利贷行业的危机将不期而至?

温州某担保公司的老板表示,在温州龙湾区永强那边,有许多担保公司老板都跑路了,网上也传得沸沸扬扬的。

担保公司的钱不是自己的,基本都是从民间借款来的,一般是普通家庭把钱交给中间人,中间人再把钱交给公司,是层层上交的金字塔形式。一个担保公司老板跑路后,成百上千个普通家庭的借款就血本无归。

某个中间人筹集的5000万元,并不是自己的钱,他下面还有几十个人组织起来给他,你300万,他500万,凑起来给他5000万。他把这个钱交给了担保公司。

不仅如此,温州一些公务员和银行职员也参与其中,为民间借贷推波助澜。

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最新公布的《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显示,温州民间借贷极其活跃,有89%的家庭个人和59.67%的企业参与民间借贷,目前温州民间借贷规模高达1100亿元。

温州人已进入“炒钱”时代

如此天量的民间借贷资本从何而来?

温州目前民间借贷的利率水平已超过历史最高值,一般月息是2到6分,有的高达1角,甚至1角5,年利率达180%。

在温州做实业,大多数中小企业的毛利润不会超过10%,一般在3%-5%,借高利贷很容易把企业逼上绝路。

温州律协金融投资委员会主任陈一来说,担保公司倒闭,主要是借款企业不能还钱,还有一些是担保公司老板参与赌博倒闭。担保公司老板连续出逃,容易造成投资人的信心崩溃。目前,涉及担保公司追债的诉讼增加了100%,而且都是突发性的,金额也越来越大。

人情担保催化借贷风险

人们逐渐发现,诸多“跑路”的背后,都牵扯到了高利贷、担保。

温州的刘女士说,她是出于面子关系,帮朋友担保贷款了一百多万,后来朋友突然失踪,调查发现已经破产,她只好自掏腰包填这个窟窿。她说,温州的民企多是家庭作坊起家,老板之间多是亲戚朋友,关系不错,借贷时习惯“人情保”。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都很谨慎,正常的拆借,民间信用都受到了影响。

事实上,今年以来,有温州企业主接二连三地跑路,都牵扯到“担保”的问题。这种“人情保”已经从“一对一”发展到“一对多”,交错成了网状关系,只要一家出了问题,会殃及到好几家企业,造成的影响很大。

周德文说,不少中小企业无奈下走高利贷的路子,企业会因为承受不起而倒闭,拖垮担保公司,从而造成恶性循环。

春节期间倒闭的会更多

省中小企业局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一些中小企业在信贷宽松时经营不成问题,银根紧缩,倒闭就自然爆发。

“最难的是过年前,员工要回家,得发工钱、奖金;民间借贷的钱,一般也会要回去。这时集中发钱、还钱,承受不起的企业,就会集中爆发,倒闭潮也就更严重,现在仅仅是个前奏。”该负责人说,不仅如此,继续这样偏紧,年后重新开工,备各种原料,大家都偏紧,不敢借钱,欠债的一旦被盯牢,就只好跑路。

民间借贷的风险会在相对集中的一段时间出现比较大的爆发,更危险的可能会出现在春节之前,成为更严重的时期。他呼吁zf应该关注这个问题。

如何破解当前温州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周德文认为,除了要最大限度发挥当前市场上的小额贷款公司和村镇银行的作用外,当务之急还是金融体系的创新问题,最好能让民间资本筹建专门为中小企业融资的专业性机构,应该允许中小企业向社会发行企业债券。对中小企业自身来说,要做到主营业务不偏离,战线不要拉得太长。

在乐清市,已有一些民企的公司债券获得了证监会批准发行,比如华仪电气募资7亿,正泰集团发行5亿元短期融资券。一些中小企业也开始尝试票据融资。债券融资有望成为温州乐清民企的融资新渠道。

闪电博客评:温州玩完了!有责任心的企业主留下绝命书跳楼,没责任心卷款跑路,还有些在苦苦支撑,奉劝那些在温州的打工的民工,不要被拖欠多月工资!时刻准备板车,打劫破产公司。。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1645.html

分类: 财经资料 标签:
  1. 北京婚纱摄影工作室
    2011年9月23日17:40 | #1

    悲剧了! 可怜员工了~~

  2. 大傻
    2011年9月24日14:59 | #2

    咱碰到了,也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