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馥莉老公难找,宗庆后把关女儿的男友结婚

2011年9月2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娃哈哈集团老总,中国首富宗庆后的千金独女宗馥莉婚事一直难办,虽然一度传出宗馥莉已经有男友。但他低调的作风,女儿结婚大事却一直瞒着媒体,女婿可以继承几百亿资产的归属问题成了焦点。到底结婚没?宗馥莉有没丈夫,引起网友热议。

宗馥莉个人简介资料小档案人肉大全
宗馥莉男朋友
:有
女朋友:
宗馥莉结婚了吗?争议
宗馥莉老公丈夫
老婆妻子:
宗馥莉年龄:29岁
身高:
体重:
宗馥莉生日:1982年1月
宗馥莉家乡籍贯祖籍:杭州萧山
三围
血型:
性格:
爱好:
职业:
宗馥莉毕业学校:小学阶段:杭州市建国一小、杭州市胜利小学、中学阶段:杭州市第二中学、高中阶段:San Marino High School、大学阶段:Pepperdine University (major in International Business)
宗馥莉外号:富二代
宗馥莉外文名:Kelly(fuli Zong)
宗馥莉新浪博客地址
宗馥莉新浪微博地址
宗馥莉twitter:
宗馥莉facebook:
贴吧:
宗馥莉QQ号
宗馥莉星座:摩羯座
闪电博客评:肥女。。虽然长得一般,不过在杭州还是有一群公子哥紧追不舍。谁不想坐拥百亿?
演过的电视剧作品
演过的电影作品
宗馥莉后台背景:中国首富,后台实力你懂的。
家庭女儿:
孩子儿子:
父亲爸爸:
母亲妈妈:
宗馥莉联系方式手机电话邮箱

宗馥莉整容前:

宗馥莉整容后:

开个玩笑,估计网上流传的这张整容后图片不是她的,不然真就完美了。

宗馥莉近况新闻

宗家有女初长成

她即使不愿意,也得这么出场—2010胡润百富榜首富宗庆后的独生女儿、全球第四大饮料生产企业杭州娃哈哈集团的少东家。但企业史的时间表显然很快就要翻到了她这一页:2010年,宗馥莉整合了娃哈哈供应部、工程部等各个部门的进出口相关业务,出任进出口公司的总经理,同时兼管集团对外投资,开始推动娃哈哈品牌的国际化。

“我跟我爸有分工,我爸负责国内,我负责国外。”接盘娃哈哈国际业务后,宗馥莉走到台前,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希望把自己的想法推向市场。

这是否是接班前兆?一直以来,宗庆后在公开场合的表态都是,女儿将继承股东权利,但却未明确是否让她继承全部的经营管理权。父亲没有跟自己聊起过这个话题,小少主也说自己还未做好准备。“我需要更加了解中国,更加了解整个员工的想法。我要再确定一下我的目标是否准确,我需要有人帮助我或者是给我一点点指点。”

作为毋庸置疑的富家女,宗馥莉身上却全无其他企业家二代难掩的优越与飞扬。就连那一袭带有娇俏荷叶领的红色连衣裙、跳跃的浅黄色短卷发也压不住身上的严肃,更何况她还冷静、固执、不知疲倦。看不出她的志得意满,她正处在自我证明期。

“我相信我爸应该自有安排。”按照宗馥莉的说法,65岁的宗庆后每天仍生活在亲手打理娃哈哈的乐趣里,至少还打算再做20年。此时把国际业务拆分出来给女儿练手,理当在他对宗馥莉观察与培养的安排里。

宗馥莉28岁,只比娃哈哈早生了5年。“上一代企业家可能想要承担更多国内社会责任,通过不断开发新产品提高人们生活品质,创造经济价值、社会财富。到我们这一代,我认为更大的责任是要通过企业国际化,逐步改变中国制造在全球的地位,提升中国品牌在国际上的形象。”她在大学时期“非常非常崇拜”宋美龄,欣赏宋当年能向西方社会诠释中国故事。现在她的偶像是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欣赏她能把工作和家庭兼顾得很成功,“能上能下,能里能外。”

她头脑清醒,“做企业无所谓男女,我有信心有兴趣才会做实业,要不然我不会逼自己。“商界充满竞争与不确定,似乎更适合男性,你们《中国企业家》的封面也是男性为主。但我觉得随着社会进步,这一切都有可能改变啊!欧洲、美洲可以有那么多女总统执掌的zf,商界也多的是成功女性,在我接触的圈子里中国的女性地位还是很平等的,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公平,至少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不觉得。”宗馥莉少年时就赴美留学,大学主修国际贸易,2004年回国,但至今鲜见媒体、鲜在公开场合出现。与其说是宗庆后一直把独生女藏得很好,倒不如说这是宗馥莉自己的坚持。80后这一代人没有包袱,茁壮成长,轻快走上前来,接受命运的挑战。

一半少东,一半经理人

对于上世纪80年代创业、如今仍奔波在市场一线的一代企业家来说,接班是一个冒犯的话题。但神龟虽寿,犹有竟时,宗庆后再身先士卒,事无俱细,也不能无视大自然的规律。他又只有一个女儿。

2010年3月,宗庆后曾经对媒体说:“接班人不一定非得是我的子女,公司要法制化、信息化,然后看谁来接班。”6月,他又公开表示,“女儿能否接班,还有待观察。”但是,成立进出口公司后,宗庆后特意把自己的秘书抽调给宗馥莉当助手,希望能够让女儿更快速熟悉情况。

娃哈哈旗下的宏胜集团外联负责人任少英1992年就加入了娃哈哈,她印象中当时宗馥莉还是小学生,每天放学后自己背着书包到公司食堂吃饭。“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