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当劳鞋材、锦潮电器老板失踪,温州中小企业再掀倒闭潮

2011年8月3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闪电博客曾报道过:温州乐清的几家90年代的老企业倒闭关门,8月末又有两家老企业倒闭,鹿城区鞋材龙头企业耐当劳鞋材有限公司创业于1990年,至今已有21年历史。前几日,老板突然跑路,仅劳工欠款就高达100多万。

温州耐当劳鞋材有限公司倒闭停工,员工失落

8月28日晚上11点多,做鞋底沿条加工生意的老范从同行那得到一个消息:“‘耐当劳’老板跑路,很多人已经冲过去要货款了。”

揣着一颗不安定的心,老范手里攥着欠条,睡意全消,急忙赶往牛山北路上的德政工业区炬光园西路的温州耐当劳鞋材有限公司

深夜,“耐当劳”大门紧闭。和老范一样来要货款的,已有好几十号人,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捏着一张甚至好几张欠条,苦苦地在门口等候老板戴志雄的出现。

昨天上午,湖南来温州打工的小朱面无表情坐在车间门口的台阶上,打工的“耐当劳鞋材”突然宣布停工,听说是公司老板突然失踪了。对于小朱来说,愁的不是找工作,而是最近2个月的工资会不会泡汤。几名保安维持着秩序,他们也即将失业。一名员工称:不担心工资,但心里非常失落。

少数老员工在这家老厂打工已有多年,尽管工资比其他企业低,但比较安稳,没想到,20年老厂老板居然抛下厂子,独自跑路了。

“太突然了,毫无征兆。”工人赵某说,前天大家还好好地上着班,昨天上午一来,就听说老板失踪了,公司方面宣布暂时停工。

除了工人,一批又一批的供货商闻讯赶来,纷纷向公司讨要所欠的货款。供货商杨先生称,该公司拖欠他17万元货款,“这家公司很多年了,平时经营还算不错,想不到出了这种事情。“据有关部门统计,仅工资这块就欠了100多万,其他欠款还在统计中。

“耐当劳鞋材”主管销售的张女士说,她也是当天早上才知道此事,她和其他管理人员也都联系不上老板戴某,“我最近一次见老板,也是1个月前的事了”。

据了解,位于市区牛山北路德政工业区内的温州耐当劳鞋材有限公司,主产鞋底,创建于1990年,是鹿城区鞋材龙头企业。

毫无疑问,又是一家资金链出现问题的企业。但一家在供货商口中经营正常的企业为何突然瘫痪,有坊间传言,老板输了几千万元,应该是欠巨债所以潜逃。

当地街道、劳动部门、警方已经第一时间介入此事。他们还在与戴某联系,其手机均处于关机状态。

锦湖电器破产,老板戴列骏跑前未忘员工

就在“耐当劳”出事前一周,位于温州瓯海南白象的温州市锦潮电器有限公司老板戴某也失踪了。据南白象街道有关负责人透露,戴列骏失踪前留下16万余元专门用于支付50名员工工资。

“老板一失踪,就有人夜里撬开了锦潮电器大门,后来搬东西的人越来越多,最多的时候有几百人,很多人既非员工,也不是供货商,像是趁火打劫的。”一名目击者说。

据说还有人开着大卡车来,连桌椅、小板凳都搬走了。

“锦潮电器”副总邓某称,该公司生产经营一直很正常,上个星期天他还跑到公司给一个客户发货。22日凌晨4点左右,他听说有人到公司搬东西,才知道出事了。

“锦潮电器”以生产剃毛器为主,经营了10多年,“锦潮电器”厂房共5层,约5000平方米。从老厂房搬到现在的厂房才1年多,厂房是租用的。据知情人透露,虽然这家公司不大,但运作一直很正常,老板戴某也没有不良嗜好,很可能是老板戴某参与经营的担保公司出了问题。

温州老板今年频繁失踪、豪赌、自杀

最近,民营企业发达、民间资本活跃的温州不断传来老板失踪或者自杀的消息。其中不少是经营了10多年的老工厂。

继温州波特曼、江南皮革在内的五六家知名企业主相继出逃后,今年6月,成立于1994年,在电子行业一直处于中上游水平的浙江天石电子公司,老板欠银行7000万,还拖欠着工人2个月的工资,就直接人间蒸发了。8月份,温州铁通电器合金实业有限公司、温州耐当劳鞋材有限公司、锦潮电器有限公司等企业相继出事。

温州市经贸委公布的数据,2011年一季度,温州眼镜、打火机、制笔、锁具等35家出口导向型企业销售产值同比下降7%,利润同比下降30%左右。同时,这些企业订单金额出现减少趋势,单笔订单平均金额比上年同期下降的占16.7%。这些企业中亏损的超过25%,平均利润率为3.1%,利润率超过5%的企业不到10家。

贷不到钱的企业向民间借贷伸手,贷得到钱的企业投入生产不如放贷。这一恶性循环已经开始吞噬企业的原始积累,让积累了10多年甚至20多年的老工厂也坚持不下去了。

2011年3月发生在温州苍南的一桩命案几乎没有掀起一丝波澜。

温州报纸的标题为“夫妻俩相约共赴黄泉,结果一死一伤”,讲述的故事是苍南一对经营外贸公司的夫妇,因为资金链断裂不得不借高利贷,无力偿还,被迫自杀

闪电博客评:温州在80年代沉默中爆发,在20世纪谎话大话下衰落。

仅仅是开始。

那些坐着豪华车,手拦妖艳女子的温州大老板们,还在撑着肚皮说大话,安抚着那些焦躁的银行经理和债主们,在五星级大酒店里与当地政客们觥筹交错,畅谈城市巨变。只有当独处卫生间,冷水冲洗脸庞时,双手才有一丝的颤抖。

他们在盘算着什么:寒冷的渥太华?潮热的新加坡?熙攘的旧金山?

海外精彩的华人世界,将是他们崭新的开始。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1563.html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