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富商近年热衷赌博,豪赌1小时输掉千万

2011年7月24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闪电博客报道过国际网络赌博巨头PartyGaming的情况,然而在温州、上海、江浙等地的暴发户们还是更喜欢线下赌博的方式(出老千概率较小),我们在错愕的同时,不禁反问,温州的中小企业主到底怎么了?

温州民间资本到底怎么了?

人民币升值出口遭重挫,投资煤矿被全面取缔,炒作农产品人人喊打,疯狂豪赌面临牢狱之灾,温州游资到底惹谁了?

东方网7月22日消息:据《新闻晨报》报道,也许你对“温州炒房团”、“温州炒煤团”不陌生,但有没有听说过“温州旅游赌博团”?

今年6月,一个由温州富商组成的神秘旅行团,驾着名车、坐着飞机来到上海。组织者一掷千金包下四星级宾馆的两层楼,供富商们在隐蔽的房间里豪赌。输赢以十万、百万元计,最惨的一名富商仅一场便输了1700万元。

近日,宝山公安分局经过缜密侦查,一举捣毁了这个流窜于闸北、普陀、宝山高级酒店的“团赌”窝点,抓获涉赌人员63人。经初步查证,该赌场赌资近亿元,现已冻结、扣押赌资500余万元,刷新了上海同类案件的金额纪录,也是本市首例用银行转账方式支付赌资的案件。昨天,警方向晨报披露了此案详情。

蹊跷:宾馆停车场温州豪车扎堆

6月中旬,35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已持续多日。一名男子在逸仙路旁纳凉时说了一句话:“最近有一帮温州人在XX宾馆开赌场,台面(赌资)有几百万。”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一名宝山分局治安支队侦查员恰巧经过,当即将线索上报。

侦查员排摸发现,原本停放沪牌车辆居多的该四星级大酒店停车库内,突然多了几十辆浙C牌号(即温州牌号)的陆虎、保时捷卡宴、奔驰、宝马等名车。如此大规模的订房,既非旅游也非商务会议,肯定有猫腻。于是侦查员对豪车车主身份进行了核实,发现大部分车主都有因涉及赌博违法犯罪行为被浙江警方查处的记录。

暗访:赌场安排“暗哨”层层望风

这家四星级宾馆位于宝山区西部。通过调查得知,6月14日,一个绰号叫“阿宝”的中年温州人订下了酒店11、12层共70间套房,房费高达35万元。便衣民警化妆成拉着拉杆箱的住客进入酒店,得知确有温州人以“温州牌九”的形式开设赌场。赌博方式为:四人拿牌,每人二张牌,其中一人为“庄家”,另三人为“闲家”,逐一翻牌比“点子”的大小,参赌人员分别选择“闲家”的牌押注。

侦查员发现,除了让服务员打扫整理房间外,不允许外人随便进入。11、12层及大堂还有多个暗哨,陌生人无法进入赌场,甚至一些温州赌客进入赌场时,都会被仔细盘查。赌场位于12层的酒廊内,有200多平方米,一旦遇到检查,聚赌人员可在短时间内迅速返回客房或通过消防通道逃离。望风人员分别在楼层电梯口、大堂、地下车库等处呈立体式星状布局,相互间通过手机短信通报情况。

布控:民警佯装情侣旅客混入

6月16日,连日高温天终于迎来了瓢泼大雨,警方决定趁此时“收网”。经对酒店地形分析,强攻无法让民警集体通过电梯进入赌场核心地带。为此,民警们佯装情侣和旅客,将警用设备放入旅行箱,从酒店大堂分批进入酒店。到下午5时,60多名侦查员悄悄进入宾馆各个控制点。

深夜23时许,侦查员首先对外围望风人员实施抓捕,然后从电梯和消防通道分批进入12楼酒廊中的赌场,其余侦查员封锁了酒店所有进出的电梯及安全通道。

抓捕:赌场头目邹松华也落网

当民警进入赌场时,发现房内空无一人,桌上有筹码、扑克牌等赌具,吧台几个玻璃盘还放着香蕉、樱桃、西瓜。赌场角落里堆着几十箱矿泉水,部分被撕开取用。“参赌人员应该离开没多久。”民警及时调整策略,三人一组至套房检查。侦查员老沈在1208房门外,听到房内有走动的声音,摁响门铃后,房内一片死寂。老沈断定房内有“大鱼”,连忙让服务员用智能卡开门。房门打开后,室内无人,但卫生间门紧闭。将卫生间破门后,躲在里面的正是赌场头目邹松华。当天,侦查员抓获63名涉赌嫌疑人员,查获大量用于转账的网银证书和大量电脑,以及部分账单。

宝山公安分局张警副局长告诉记者,目前申城涉赌案逐渐向高档宾馆、旅游团、网银划账、地域化的方式转变与发展。这一动向的出现,无疑给警方的禁赌行动带来新的挑战。

张警表示,涉案酒店登记入住人员时存在漏洞,还默许违法行为的发生。目前,警方已对该酒店处以5万元罚款,并责令其整改。

揭秘温州赌博团运作方式和流程

设赌人每日入账上百万赌资全部采用网银划账

经审查,开设赌场的是个具有丰富反侦查经验的浙江温州籍赌博团伙,赌场头目邹松华、“阿宝”都是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的温州人,之前也做过些生意,收入还不错。他们看到周围人暴富,有些不甘,便在温州市区、瑞安等地以“温州牌九”方式经营赌场。今年5月以来,迫于当地警方的威慑力,两人来沪在闸北、普陀、宝山的高级酒店开设流动赌场,用包吃、包住、包交通费的“赌博旅游团”方式,吸引温州富商来沪巨额赌博。赌场采用公司化运作方式,成员分工明确,招了许多“小弟”负责发牌、抽头、发筹、网银划账、望风、勤杂等。据悉,单这些“小弟”的月收入就过万。

虽然赌场内没有现金赌资,但大量“网银证书”和银行卡揭示了赌资往来。原来,该团伙采用网上银行转账购买筹码的方式进行赌博,“大筹”代表一万元、“小筹”代表一千元,为防止作假,每场赌博都会使用不同的生肖图案筹码进行区别。设赌人可从“庄家”赢的赌资中抽取5%的资金作为报酬,每日可入账120万至200万元。

该团伙为逃避打击,每天定时开设四场赌局,每场约一小时左右,结束后参赌人迅速返回客房。参赌人员最多可达50人,最少也有20人,最惨的一名富商,在一小时里便输了1700万元。

目前,邹松华等7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宝山区检察院以开设赌场罪批准逮捕,十多名为赌博提供条件人员和三十多名参赌人员被处以行政拘留。

在温州地下赌场变迁过程中,逐渐演化为“上山、下水、进城、上网、出境”:

上山,指在偏僻的山上开设地下赌场,特别是省、县际交界的山头。

“与以往不一样的是,现在山上的赌场类似于‘快闪’,赌场组织者通过手机等通讯工具通知赌徒,指定到某一山上赌场,一两个小时就散。公安机关刚刚要组织警力出击,他们就闪了。”警方人士说。

下水,大约从2003年起开始规模化。是利用水网中的岛屿设立地下赌场,组织者用船将赌徒送进去,结束后接回到岸上。

进城,就是把地下赌场设立在高档宾馆,一般情况下,参与赌博的人数不会很多,但金额不会很少。6月16日被上海警方摧毁的“赌博旅游团”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上网,指的是网络赌博,近年来在年轻的赌博群体中非常流行。2009年,温州警方破获了一个网络赌博案,涉案金额高达100多亿元。今年4月,主犯朱晨曦被判刑8年并处罚金100万元。

出境,一般存在于企业老板群体中。一般先由温州人到境外承包下赌场房间,由“专业人士”将老板们带至境外赌博,还有人专门给参赌老板提供高利赌资,“一条龙服务”。

结算方式升级换代 银行卡转账、网上银行清赌资

地下赌场除了路径演变在“升级”,结算方式也在“升级换代”。

苍南县公安局一位民警说,2010年,他们捣毁了该县钱库镇的一个地下赌博点:赌场地上满是美金,警方花了1个多小时才把赌资清点好。据了解,赌徒之间用美金来结算赌资,“14张美金加200元人民币就等于1万元人民币”。

用美金和欧元等外币结算赌资,只是温州地下赌场的一种方式而已。为了避免被警方抓获留下证据,地下赌场的结算方式千奇百怪,有的甚至用一根火柴代表筹码。

通常的方法还有记账,在账面上增减“0”,如输赢10000元,减增两个“0”,账面上是100元,其实是10000元。一位民警说,如果没有有力证据,这类赌博案件很容易被归类为“小赌”范畴。

也有的直接用银行卡转账:在地下赌场输赢结算好之后,打电话出去,让人直接在银行里划转款项。

温州为什么赌博现象这么严重?地下赌场高暴利、低成本和相对低风险是主要原因。

近日,乐清市法院审结了一起涉赌案件:陈某在2009年3月至10月,仅7个月时间,就利用开设地下赌场和同伙获利1305万余元。一位一线检察官说,在开设地下赌场暴利的诱惑下,温州本土一些嘿二势力已不屑于从其他的违法犯罪中牟利。

有关人士表示,开设赌场成本很低,只要选中地点,提供赌具就行,管理非常简便,比其他合法生意赚钱来得快和多。

据介绍,开设地下赌场中,一般是以庄家赢额为标准,从中抽取5%左右作为管理费,俗称“头薪”。

除了“管理费”,还有赌场高利贷,在温州俗称“马刀钱”。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在赌场里,“马刀钱”的通常利率是非法借贷10000元钱,一天的利率是300—500元,“而且是当场就把‘利息’扣除。”

当然,放贷“马刀钱”的人,也基本上由开设地下赌场的人控制着。

在黑色暴利中,温州地下赌场呈现“公司化”运营。“以股份的方式来‘投资’开设地下赌场,按照股份来分配非法利润”。

相对于其他如贩卖毒品之类的违法犯罪,平阳县检察院一位检察官说,在实际操作中,因为取证难等原因,致使处罚力度普遍较轻,难以起到震慑作用。

对于地下赌博及开设地下赌场的“低风险”,一位长年在禁赌一线的民警说:“对于涉及的数额非常难取证,被查获的赌博案件金额,基本上都会因为种种客观原因而缩水。”

设立猎头寻赌员 “富太太”“富二代”是猎取对象

在疯狂的地下赌博中,衍生了一个与纵横全国的“太太炒房团”齐名的词语——“太太赌博团”。

2009年5月,苍南警方破获了一个赌博团伙。这个赌场由几个“大股东”组成“董事会”。让警方吃惊的是,在“董事会”的授权下,赌场还设立“猎头”,专门寻找赌博人员。

一名曾混迹于地下赌场的人士告诉记者,经营地下赌场的人特别喜欢老板的太太和子女,因为他们有钱,而且赌技比较差,容易“杀猪”(即设计赌博陷阱)。即使对方欠下赌债,也不怕拿不过来。

当然,将“富太太”和“富二代”引入地下赌场并没有那么赤裸裸。归纳起来的流程是:先通过对方的同学、朋友认识,让对方“小玩玩”,不一定让对方赢多少钱,而是让对方感到消遣和刺激,“培养”的时间不等。当然,这期间还需要投入个人感情。

该人士说,如果手上有那么几个“富太太”和“富二代”,生活就不用愁了。

相对于老板本人,该人士表示,做企业的人要么没有时间赌,要么心疼钱,而且相对见多识广;如果喜欢赌博,他们基本上会有固定的圈子“赌友”,“外人”一时半刻进不了那个圈子。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1322.html

分类: 财经资料 标签: ,
  1. 张扬扬
    2011年7月25日14:02 | #1

    那么多好车齐聚在此,不引起别人关注才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