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中国人在海外

2011年6月3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闪电博客评:几个海外生活小片段,原文是在留学生论坛里的,有兴趣去留学的同学可以看看。

以前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出差海外。我还算运气好,除了印度之外,都是以欧美国家为主。我等来往过客行色匆匆,不过还是有一些生活的小乐趣在其中。

记得有一次在巴黎的戴高乐机场候机,我们一边看着机场内起起落落的航班,一边轻松地聊着天。这时,同行的Alex,要去WC,问我们需要付费的吗?我们说可定不要的,国内也不要。于是,Alex走过去向WC前面的工作人员询问,嘀嘀咕咕了好几分钟。等Alex回来,给我们讲了一个很经典的用法。

Alex:“进WC需要付费吗?”

清洁人员:“As you like(只要你喜欢)。”

Alex稀里糊涂地给了对方2欧,因为对方是两个人呢。他说,我以为是付小费呢。后来,我们告诉他欧洲并没有付小费的传统的,是可选的。

“As you like”后来经常被我们广为引用,一想到此情此景,大家都不禁莞尔。

这不,有人就用上了。有次在北美的一个法语区,忙过了一个礼拜的我们想出去散散心。从酒店索取的地图上,我们得知:北美最著名的大教堂就在附近。这次的Taxi司机是一个慈祥的老头,上车后自然会问想去哪里的,和我一起的David在地图上瞅了半天,发现有两个教堂呢。

Which one shall be our choice?

David嘴里马上就蹦了一句:“As you like.”那老头马上就傻了。我连忙说不是,我说去Saint Lawrence River(圣劳伦斯河,法语是法语:fleuve Saint-Laurent)旁边的那个。

其实,后来去另一个大教堂才发现也是很不错的,即:皇家山顶(Mont Royal)的圣约瑟大教堂(St.Joseph Oratory),只是当时已“惘”然啊。

结果发现到河边,其实走路也最多20几分钟。国外的大城市就是小啊。河边正在举办一个书市,而对面就是美国。一只小乐队就在河边,靠近大桥的地方,正在进行演奏,其中有一个小女孩大概10岁左右吧,是小提琴手,拉的像模像样的,颇有几分功底。突然想起来,真是巧啊,当时正是一年一度的国际Jazz音乐节的时候,主会场就在海逸酒店前面的广场。前几天只是路过,没有更多的时间逗留,反而有很多路人问我们,其中不乏很多华裔或华人。

河边有个较大的公园,半原生态的。大家都很悠闲地享受生活和时光。说了半天,忘了正题了,我们是来参观教堂来的。北美最大、最美丽的哥特式教堂”的诺特丹圣母大教堂(Basilique Notore-Dame),就在前面,其实河边这一带都属于旧城区,据说欧洲人就是从St. River里爬上来的,所以城堡就建在河边。圣母大教堂临街对面就是军人广场,这里有法国人建立的彰显军功的纪念碑,自然也没有落下对印第安人***的那一段历史。由于我们去的时间正是人迹稀少的时候,所以在教堂周围额里面逛了逛,很轻松的。似乎这里的静谧也让我们这两个东方的游者不再急吼吼的,也难得拍照。所有的疲累和神圣的庄严,在那一刻此消彼长。虽然,我们不是信徒,但是也感受到了心灵的安宁。

穿过了不同德文化和信仰以及时间的长廊,一座小街过去,居然也有很多卖souvenir(纪念品)的小商店,不过却鲜有“Made in China”的标签,多是来自诸如Honduras(洪都拉斯)、Mexico(墨西哥)等拉丁美洲国家的产品,在设计和做工的考究上比“Made in China”的还是要逊色很多,民族主义又不禁小涨了一会会儿。

在国外,经常是这样。经常会遇到捍卫国家和民族脸面,当然还有利益的时候,这样的感觉油然而生,特别是在和国外一些大公司的博弈中,甚至争吵中,尔虞我诈之中,体会到这一点。他们的阴险狡诈,还有无赖,都时时刻刻刺激着你的神经。拼体力、拼耐力和智慧,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有时自己经常半夜起床,继续工作,因为还有些神经细胞还没有休息,催你起床继续干。有次我的同事半夜三点起来,一直都没有睡觉。不知道地,还以为是梦游呢。白天照样精神饱满地去战斗,的确象打仗一样。即使我们在早餐时和对手谈笑风生,但是开始工作就是打仗,这跟舌战群儒的情景差不了很远,但是人的处境也都差不多。尤其是涉及重要的利益分歧,有可能一个疏漏,就会造成以后市场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的差距。我们虽然不是很资深,但是我们务求尽心尽力,一直到最后一刻。

呵呵,刚才说得有点沉重了。夜幕慢慢降临了,旧城区的夜越来越美,狭窄的街道上人越来越多。是吃完饭的时候了,这些地方都是很适合的,街边听着很多国内没见过的豪华跑车。我们正在沿街寻找,突然听到“Hello”的声音,会是谁呢?呵呵,原来是Orange的Boglia,是一位有着中东血统的法国人.

Boglia问:“May I join in you?”.

“Of course, our pleasure. Maybe you can recommend sth. delicious to us.”

……

呵呵,这不,找到了一个美女。不过,每次出去呆了一段时间,都忍不住和别人唠嗑英语。结果发现那位美女,虽然没读很高的学位,可是四岁就从成都去了比利时,一直到10几岁才到加国的这个法语区。结果,最后演变成Boglia和她在那里PK外语,这两人在那里赛法语、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都过了过招。没办法,老外看了美女就是这样,虽然我知道博兄家里有一个怀胎几月的老婆,但是这丝毫没有妨碍对美女的热情,可我们还要填饱肚子啊,虽然我辈也喜欢和美女搭讪。晚餐自然吃得很有味道,一则是的确饿坏了,这几天不都在打仗嘛,吃东西都纯属囫囵吞枣,只要饿就吃,后来水果吃下去都麻木了。现在可好了,这才是有时间享受晚餐,终于可以不用吃牛排、意大利面了,还有点兴致喝了点红酒。

饭后的节目,自然不用多说,”International Jazz festival”想必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当中。穿过唐人街不远地地方就是,不过Montreal的唐人街还是很小的,不咋样。

后来,我在另一座大城市,走错路穿历了很多街区,甚至差点走到郊外。那里其实也不完全是唐人街,但是和贫民窟差不多吧,我遇见过贩毒的,那里西式吗啡是不犯罪的,等走过了街对面彩明白那家伙说的话;令人惊奇的是,沿着街道的许多低矮又略有点破旧的房子,居然看到了很多卖盗版碟的,呵呵,这可真是一大发现,老外嘴上也是说得好听;再走就是很多色情酒吧,不过这在国外很常见的。另一次在另一个洲的美丽的文化古城,我们的一同事,一起出去玩的时候,哪些招揽生意的家伙,一个劲地叫:“Girl is free”.我们都知道,羊毛出在羊身上^_^。还有一次奇遇,有个爱泡吧的哥们和另外一个出去,结果进去之后,始终觉得怪怪的。情侣很少啊,都是同性的成双成对,还有的当场激情狂打French Kiss.这两个家伙越做越不自在,心想:妈呀,这次刻真的Open Eyes了。终于,这两人深情地对望了一眼,手挽着手,狂奔出该酒吧。(旁白:开房,野战,也不用这么着急的啊。)最后,这两个家伙真的一口气跑到了酒店,不过这本就是他们住的。说到底,咱们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啊,的确又些差距哈。我们后聚餐时,此事也被作为饭后谈资反复演绎。

在广场上的高台各处,都有拥挤的人群在闪动,这在国外还真是不多见,尤其是在这个人口及其稀少的国家极为罕见的。人群攒动,激昂非常。台上的表演也几近疯狂。不过这在国内时极为正常的。说到这里,就该我们鄙视老外了。终于明白老外到中国后乐不思归了。的确,每次老外到中国来,都叫我们带他们出去泡吧。甚至有次,因为刚认识,我们出去的人有10几个吧,后来到一个比较好的酒吧,进去一看,怎么都认识啊,30几个呢。酒吧的BOSS笑坏了,本来冷冷清清的场面一下就活了。都好这一口,还不是压力给闹的。

扯远了哈,回过头来,说说这个Jazz节,音乐还是很不错的。乐手和歌手都很卖力。晚上美好的时光总是悄悄地飞速流逝,而我也忘了自己是一个身在异乡的过路客。

不过,国外令人留恋的还是他的自然风光,因为国外对这些资源保护得很好,所以无论是Mont. Alps,地中海长长的海滩,北美的Gross Mont.,都令人不能忘怀。我喜欢自然,喜欢游历,只有走过路过,你才没有空度你的时光,以及在孤独的旅途中你别样的思考都是一生的财富。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1062.html

分类: 励志文章 标签:
  1. 网球拍
    2013年9月11日19:40 | #1

    找资料百度搜索过来的,谢谢分享

  2. 淘宝羽绒服热卖
    2013年12月23日18:02 | #2

    呵呵 不错哇,博主换友情连接吗?期待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