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食人魔之王皮尔斯

2010年12月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影片范迪门斯地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在欧美享有盛誉,甚至有人将他与开膛手杰克和德州电锯杀人狂所媲美,以下为皮尔斯两次出逃食人直到最后被捕受到极刑处罚的真实经历。

之前写过一篇影评:范迪门斯地影评,食人王的故事

第一次出逃

作者:chrissie

1822年,TAS(当时称为VanDiemen’sLand)岛上的官员决定将累犯送往SarahIsland(位于TAS西岸的MacquarieHarbour),由于在SarahIsland的生活很苦,犯人吃不好穿不暖还要做苦工,Pearce和他那群工作小组决定脱逃,成员共8人以Greenhil为首,因为他曾为水手,会藉日月星辰辩识方向,而且逃亡的主意也是他提起的。这8个犯人分别为:
Greenhill(首领)
Travers(Greenhill的密友)
Brown
Kennerly
Dalton
Bodenham
Mather
Pearce

他们制服了管理员,搜括了一些食粮补给品之后,往西出发,打算越过TAS的西半部到有零星的牧场的中部地区。这一段路程从来也没有人走过,就连当地的原住民也只是分布在较靠近中部的地区。根据专家(国家公园与野生动物保护组织)表示,就算现今有高科技的仪器及充分的食粮与衣物,也不见得能走过这段路。

一行8人在湿冷的冬天慢慢往东摸索,好不容易地熬到第七天,食粮早已用尽,年纪较大的Brown,Kennerly和Dalton稍微落后。这时Greenhill终于忍不住向同行的Travers,Bodenham,Mather,Pearce提出以往航海的经验"thecustomofthesea"<附注一>,他还说人肉吃起来像猪肉。Mather指出这是谋杀行为,Greenhill说他会进行,但大家都要参与才可以。

到了第八天,他们决定杀害Dalton,因为Dalton曾经自愿担任鞭刑执行者<附注二>,于是清晨三点左右,Greenhill拿斧头往正酣睡中的Dalton脑袋重击,Dalton当场毙命,Travers用刀子割断的喉咙放血<附注三>。接着这五个人合力将尸体脱离现场,割开Dalton的衣服,剖开尸体并砍断头颅。Greenhill,Travers及Mather将Dalton的心脏与肝脏丢进火堆中烤熟之后吃掉,并将尸体肢解分成几等份,以便第九天带着继续赶路。Brown和Kennerly拒吃Dalton的尸体,也许是因为他们三人已培养了某种程度的友谊,而且Brown和Kennerly也担心他们会是下一个受害者,于是两人故意落后脱队,连袂逃回SarahIsland<附注四>。

剩下的五人继续往东走,Dalton的肉也吃光了,Greenhill,Travers和Mather又开始议论接下来要宰杀那个人,最后Mather和Pearce去捡柴生火时,Greenhill出手杀死Bodenham,而Travers则进行放血与肢解,Greenhill并换穿Bodenham的鞋。当天大家分用了Bodenham的心脏与肝脏以及一小部份的肉体,其它的则带着走。

很明显地Greenhill和Travers是同一阵线的密友,Mather由于有病在身,开始担心自己成为下一顿大餐。Greenhill曾试过一次进犯Mather,但Mather奋力抵抗所以逃过一劫。Mather于是试图拉拢Pearce以便相互警戒Greenhill和Travers的攻击,但Pearce只求自保,所以Greenhill第二次便成功地杀了Mather,大家也又饱餐了一顿外加takeaway。

Mather死后第四天,Travers被有剧毒的虎斑蛇(TigerSnake)咬伤,承受很大的痛苦及幻觉,Travers要他们先走,Greenhill不愿意丢下Travers,等了他5天后看Travers似乎好转,才搀扶着他继续走。但是走不到两天Travers伤势又恶化了,痛苦不堪的Travers要求结束他的生命,于是Pearce用斧头把Travers杀了(Greenhill对密友不忍下手吧!)。Pearce心理明白,若非Travers被蛇咬伤,自己早进了Greenhill和Travers的肚子里了!

剩下Greenhill和Pearce两人,Travers的肉也吃完了,目的地不知还有多远,情势开始紧张起来。两人开始保持高度警戒心,这游戏已成为谁能持续保持清醒的比赛了,两人经常装睡,真的睡着了也睡不好,于是Pearce决定先下手为强,一晚假睡后等Greenhill似乎真的睡了,蹑手蹑脚到他身边,抽取Greenhill睡在底下的斧头,将他一击毙命,割下了大腿及手臂的肉<附注五>,继续东行。

这时Pearce其实离现今的Ouse不远,但当时是什么也没有,可是周围的环境也没有像之前那么险恶了,所以Pearce吃完Greenhill的肉之后饿了好几天,却能捉到两只鸭子,故不得生火便生吃了起来。在Greenhill死后第7天,他无力地躺在地上时,突然听到羊咩咩,一时还以为是幻觉,后来好不容易围杀了一只羊,正要吃起来时突然一个人持枪出现,结果竟然是他以前在牧场服刑时的犯人朋友,于是加入这群弃保的山贼,为他这49天的丛林食人划下句点。

Pearce跟着这群人约两个月的时间,便被其它犯人出卖而遭到逮捕,1823年初又被遣返SarahIsland了,结束了Pearce第一次逃亡食人的故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注一>“thecustomofthesea”
起源于十七世纪,当发生船难时,船员抽短签决定谁要’牺牲’自己成为别人的食物,以下两件个案供大家参考:

个案A:1820年,一艘名为“Essex”的船在太平洋发生船难,全部21人经过90天的漂流来到智利海域,获救当时有两人还在啃蚀(人的)骨髓,此时全船只剩8人

个案B:1844年,一艘名为Mignoette的小船在非洲西岸发生船难,原本船上有4人,经过近两个星期的漂流,其中一人已奄奄一息,船长决定将他杀死以供其它船员食用,但他们终于回到英国后,船长被以谋杀罪名起诉

当然吃人这种事也不限于海难,1846-1847年在美国西部的87人山难,只剩约一半的生还者也是靠着食用同伴的尸体而存活,不同的是没有杀人。

<附注二>自愿鞭刑执行者
由于人事经费考虑,一些行政工作会交给犯人,而接受这些工作的犯人,也会有一些特别待遇。然而当犯人因过失而须施以鞭刑的惩罚,那些自愿执行鞭刑的其它犯人,当然会为同侪不耻吧!?是不是有点出卖或背叛的感觉呢?

<附注三>Travers放血与肢解
Travers在被送到SarahIsland前,是在牧场服刑,对屠宰羊只很熟练

<附注四>Brown和Kennerly逃回SarahIsland
由于身处蛮荒丛林,若不跟着往东走,唯一生存的希望便是返回SarahIsland。虽然Brown和Kennerly在脱队13天后,终于又回到SarahIsland(Oct。12th),但对发生的食人事件只字未提,而且不久便因虚脱又缺乏医疗设施而相继死亡:Brown死于Oct。15th1822;Kennerly死于Oct。19th1822。

<附注五>Greenhill的手臂肉
Pearce很具讽刺性地割下Greenhill的手臂肉,因为Greenhill曾说告诉他,人肉最好吃的部位是手臂

第二次出逃

作者:chrissie

1823年33岁的AlexanderPearce又被遣返SarahIsland之后,在约230个囚犯群中声名大噪,更由于他成功脱逃的事迹,为众犯带来一丝希望,但虽然大家蠢蠢欲动,在接下来的10年里真正行动的却没几个,这是后话,以后有机会再补述。

Pearce虽就第一次逃亡的过程做了详尽的口供与笔录,却不为官方采信,一致认为他只是为了要掩护其它队友的去向。更何况虽为罪犯,高尚的欧洲白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野蛮而残酷的行为呢?而囚犯之间也有耳闻,大部份的人半信半疑,Pearce在向其它犯人夸耀脱逃过程时,对吃人部份也是支吾反复。这其中有个年轻的小伙子Cox对Pearce很崇拜,他觉得Pearce很有本事才能逃亡成功,另一方面也没听说Pearce会对其他犯人性侵犯<附注一>,所以一直游说Pearce和他一起逃离SarahIsland,自己也长期私藏一些小工具:钓勾,小刀,火种。

1823年11月间,本来Pearce并不是很愿意再经历一次逃亡的折磨,后来看Cox准备充分,再加上他因衬衫被别人偷走,要遭受’未妥善保管公物’25下的鞭笞,于是当机立断与Cox趁伐木时逃走。不想再度横越第一次逃亡的险恶路线,Pearce这次决定往北走,沿路Cox不断与Pearce聊天,询问Pearce之前的事迹,到了第五天来到KingRiver。刚开始的前几天因为怕被追兵发现,他们并没有生火,钓到的鱼都生吃,晚上也依偎取暖,Pearce其中两晚对Cox性侵害,也许就此关系生变吧!Cox不再完全信任Pearce,但又必须依赖他在野地的生存技巧。

11月21日傍晚,当Pearce准备游到KingRiver的北岸,才发现Cox不会游泳。Pearce非常忿怒,质问Cox为什么没有告诉他,如果他早知道Cox不谙水性,就绝对不会和他一起逃走<附注二>。Pearce用浓厚的爱尔兰口音骂得Cox狗血淋头,Cox丝毫不敢出声,自顾自地生起火来取暖,并准备烤鱼吃。Pearce怒气未消,想到他的逃亡又要被像Cox这种人拖延<附注三>更加怒火中烧。

Pearce越想越生气,但下意识他其实也很想再尝人肉,Greenhill手臂的味道仍齿颊留香。盛怒下的Pearce想到他能对尸体为所欲为的快感,于是转身朝Cox走去。这时Cox正跪在火堆旁,俯身朝木柴吹气以助长火苗,完全没注意Pearce的动静。Pearce拾起已生钝的斧头朝Cox的头砍下,Cox痛得滚倒一旁双手抱头嚎叫,鲜血直流。Pearce又连续挥击两下,但不知道为什么Pearce突然心生厌倦,掉头离去,准备游泳过河。躺在血泊中哀号的Cox哭喊着要Pearce回来让他死个痛快以解除他的痛苦。于是Pearce再一次转身给Cox最后一击结束了他的性命,然后丢下斧头,继续生火,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随后Pearce开始处理Cox的尸体:Pearce先将Cox的衣服脱光,割断他的双掌,然后砍下被斧头攻击得血肉模糊的头颅,放在一旁的树上。接着Pearce开始肢解尸体,剖开躯干,割下一些肉块(当然不会错过美味的手臂与大腿),当晚也吃了一些人肉。

隔天清晨饱餐一顿后Pearce换穿了Cox的衣服(比较没那么破旧),打包了偷来的干粮,猪肉,自己钓到的鱼,以及Cox的肉,连口袋里也塞了一大块,然后游到KingRiver对岸继续沿着河口的MacquarieHarbour岸边往北前进,由于Pearce吃了丰盛的早餐精力旺盛,不一会儿便到达现今的Strahan附近。

当他转向西北方往海边的方向走,心中突然衍生复杂的莫名情绪,也许是因为身心交瘁,又要独自一人逃亡,前途未卜,很有可能遭到原住民的攻击,食粮也有用尽的一天,Pearce决定返回MacquarieHarbour区域,然后待在KingRiver流域生存,也许有一天又可加入另一群逃犯。于是Pearce又往回走,游回KingRiver南岸,最后在MacquarieHarbour岸边歇脚。

Pearce打了一会儿盹后睁眼,赫然看见一艘驶离SarahIsland的船“Waterloo”正要出海口,他毫不考虑地便急忙在海边生起一堆火,然后浇息以制造烟雾讯号,这艘船果然注意到他,并且认出是Pearce,于是派小船将他接上Waterloo号。

Pearce很欣慰他不再孤单,也想好了借口,这样他回到SarahIsland顶多遭受100下的鞭刑吧!于是Pearce开口便说“Cox淹死在KingRiver了!”。船长下令为Pearce戴上脚镣手铐,并进行搜身,结果在Pearce的口袋里搜出Cox的肉块,并就此质问他,Pearce情急之下回答‘那是Cox的肉块,我带回来证明他死了!’ 听过Pearce吃人传言的船长,半信半疑,准备将Pearce遣返SarahIsland。

此时,在SarahIsland的官员也因注意到烟雾而派船前往调查,于是两船在中途相遇。SarahIsland的指挥官Cuthbertson登上Waterloo后,再一次就Cox的肉块以及Pearce身上的衣服加以质问,Pearce给予相同的回答,并说他换穿衣服是因为衣服对Cox已经没有用了。Cuthbertson对Pearce了如指掌,看出他在说谎,便单刀直入地问他‘你说,是不是你干的?’,Pearce也不加思索地回答‘对,我愿为此负责!’当晚大家都在Waterloo船上过夜。

隔天,Cuthbertson派人带着Pearce去KingRiver南岸找寻Cox残留的尸体,随行的官员做了以下的报告:
…‘现场找不到头颅;双手被切断;内脏肠肚被翻出;臀部与大腿肉都机几乎不见了,其它小腿及手臂有肉的部份也一样。…问Pearce”这种事你怎么做得出来?”他回说“谁知道一个饥饿状态中的人能做出什么事!”<附注四>;…问他“头颅在哪里?”Pearce说“留在尸体处”,找了一会儿才在几码外一棵倒下的树荫找到头颅;…地上捡起似乎是肝脏的部份以及一柄染有血迹的斧头,问Pearce这是否就是凶器,他说是;…问他“手在哪里?”Pearce说“放在船靠岸的树上”,但是经过搜索之后仍无法寻获’…

由于第二次逃亡吃人的证据累累,Pearce第一次与Greenhill等人逃亡食人事件才完全地被采信。Pearce于1864年6月20号在HobartTown被判绞刑以及死后解剖<附注五>,并于1864年7月19号在围观的镇民前走上绞刑台,于早上9点左右断气。当时的’科学家’相信人的头型与个性及犯罪倾向有关联,因此Pearce的尸体被卸下绳索后,马上有个官员指定的画家画了几张头像,后来解剖之后他的头颅也被医生助手私藏,最后辗转卖给了在美国的科学家,这也算是食人魔Pearce的报应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注一>犯人性行为
Cox曾被性侵犯多次。不论是两厢情愿的性行为或强行鸡奸,这在犯人间是很司空见惯的事,从英国押解囚犯到澳洲的船,通常也会将船舱分区以保护未成年的少男。在Part1故事里的Greenhill和Travers就很可能是”一对”。

<附注二>逃亡路线
在逃亡之前,Pearce与Cox并没有详细规划路线,只有Pearce一再强调不走山区内陆。而Cox不会游泳,则表示他们无法过河,而必须绕过河的上游(内陆)

<附注三>Cox不谙水性
第一次逃亡的8人中,Travers和Bodenham两人都不会游泳,所以渡河时大费周章,要伐木制绳等等手续,还得费力拉扶,因此担误了不少时间与精力,更何况第一次逃亡路线必须横渡好几条河:BraddonRiver,AndrewRiver,FranklinRiver,DerwentRiver。

<附注四>饥饿状态
证据指出,Pearce当时有充分的食粮,包括面包猪肉鱼肉等等,所以更证明了Pearce吃人肉的偏好

<附注五>死后解剖
这在当时是很严厉的惩罚,原来古今中外都有死后留全尸的观念呢!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106.html

分类: 生活 标签:
  1. 梦三秋
    2010年12月10日16:34 | #1

    额~食人魔你也研究呀~~呼呼~~真是厉害~~
    不过看 汉尼拔系列的电影,感觉还 不错~~那个男人很有魅力~~

  2. 闪电博客
    2010年12月10日18:27 | #2

    @梦三秋
    嗯,汉尼拔有空也去看看,我喜欢看恐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