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谢幕:北电以太网资产争夺战解析

2011年5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导读:围棋在收官阶段有一个术语叫“双先”,即是行棋序列讲究的是双方必争之要点。若为人所占,必将步步限于被动,既失先机,又损实地。北电的光纤和以太网资产就是这样的例子。电信巨人虽然垂垂老也,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相信我们都听过。

闪电博客评:本文发表在2009年6月份,如今看来仍然对我们有很大的启发。

在核心资产被甩卖之后,北电的空壳化是一个迟早的过程。

在诺西成功竞得北电CDMA和LTE的无线资产之后,北电手里还有一块资产是关于光纤和MEN的,这块资产在去年底出售时曾估价为20亿美金,目前报价约为7.5亿美金,据消息称将在一周内开始出售。据说有9大公司都有可能成为潜在的竞购者,华为、爱立信、思科、诺西、阿朗以及Radware都曾被传有染。除开PE等金融资本之外,我们从产业资本的角度来分析一下各家竞购的可能性和优劣势。

今年早期,Radware曾被爆出准备以3000~5000万美金收购北电以太网部门,但是随后有消息称华为准备出20亿美金。不过,华为的徐直军明确否定了这一消息。虽然,我们认为其否认的理由没有说服力,更像是外交辞令。从策略上讲,北电的这部分资产出售被搅黄,对后来的买家无疑是有利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资产均在较快的贬值。华为为了北美市场和避免被竞争对手购得,就是华为再次出手的理由。不过华为的障碍在于:是否能在四面出击的同时还有充足的现金支持,美国加拿大政府监管风险,尤其是在美国。据称,美国卡华为的脖子的事情频频发生。

诺西已经成功竞购到北电的无线资产,而且刚获得28亿欧元的贷款,诺西的现金应该不是问题,双方的合作关系也还不错。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诺西已于近日宣布和技术实力首屈一指的Junipper建立合资公司,是双方在电信级解决方案上合作的提升。显然,诺西有更好的选择。

作为行业老大的爱立信,手握有大量现金,而且爱立信在移动领域有着不可撼动的优势。在移动领域增长放缓的同时,爱立信也在不断丰富自己的产品线,特别是光纤和宽带接入方面,尤其是电信级的以太网领域。据消息称,爱立信在中国频频招人,甚至积极在光纤和宽带接入领域上进行专利布局,还紧密锣鼓地招聘这方面的标准经理和研究人员。这表明爱立信在这方面的中国战略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爱立信竞购北电相关的资产,也许是最有理由的,北电的这部分资产具有一定的吸引力之外,爱立信自身的实力并不十分出色。虽然,爱立信也曾购得马可尼的相关资产,但是也主要是获得马可尼的销售团队和渠道,以及竞争对手华为的出手,也是爱立信不得不阻击的原因。为了北美市场,爱立信有非常充分的理由这样做–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作为电信边缘人的思科,在以太网领域内无疑是综合实力最强的一家,思科的优势在于:高人一筹的整合能力、充沛的现金流和较低的监管风险。如果说,思科有什么劣势的话,也许就是其对电信网络和业务的理解可能不太深入。

光网络和以太网方面的领域方面,都是阿朗的拿手好戏。阿朗的这一优势正在被削弱,而且近况并不太好。好的一个方面是阿朗迎来了他们的新CEO韦华恩,此人曾是BT的前CTO。而BT是21CN网络的构建者和倡导者,相信作为CTO的韦华恩对于这个领域会有更深的理解。携其优势更增其强,这就是阿朗需要出手的理由。

所以,从战略的角度来看,迫切需要这块资产和市场的公司有:爱立信、思科、华为和阿朗。从现金流来看,爱立信和思科有很大的优势;从争夺市场的迫切心情来看,华为最有可能。从阻击的需求而言,爱立信、华为和阿朗的理由都较为充分。

不过,世事如旗局局新。现在的世界变得太快,尤其是在这个经济低潮阶段,逆势抄底的资金想必还有很多。一场暗战才刚刚开始,各方都在暗地里使劲也未可知。

对于中国公司而言,中铝收购力拓的变故希望不要重演。


转载请注明来自:[闪电博客]http://shandian.biz/1040.html

分类: 科技资讯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